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外交部與衛生署WHO案聯合記者會紀要

  • 發布時間:2003-05-15
  •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外交部長簡又新致詞內容
各位記者小姐先生,大家好:

  首先,我必須向國內及國際各大媒體的朋友說聲謝謝,謝謝透過你們的筆和鏡頭,傳達台灣人民的心聲,身為中華民國的外交部長,在WHO大會召開前夕,本來應該前往世界各國,向各國的衛生部長和外交部長說明台灣為何要爭取加入WHO的原因,並爭取國際社會的支持,但是台灣的國際空間和外交環境,長期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台灣單純地想走出去,但是步伐處處受阻。

  如果說九一一改變了美國,SARS也改變了台灣的想法。最大的改變就是改變了台灣對世界的觀點。談到經貿成就,台灣是世界第十六大貿易國,談到戰略地位,每年飛越台北飛航情報區的各國民航機高達三、四十萬架次,航經台灣海峽的船隻也多達二十萬艘,談到慈善捐助,台灣每年有超過三十個慈善團體,在世界五十多個國家進行醫療援助工作,然而台灣的地位卻未受到世界相同的重視。

  我們深切瞭解到因為台灣不是WHO的會員,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基本健康權益因而被忽視,也由於台灣不是世界防疫體系的一環,我們變成世界防疫體系上的可能漏洞,SARS疫情肆虐後,台灣人民現在最想加入WHO,與世界的衛生體系連結。

  中共當局一再宣稱要「寄望於台灣人民」,經過SARS疫情的肆虐,台灣人民都有一個共識,即維護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基本健康權益,不應該受到任何政治的阻礙,不應該以「一中原則」的觀點來破壞台灣人民應有的權益。中共當局如果還是這樣蠻橫阻止我國進入世界衛生組織,就如同在台灣人民心頭的傷口上撒鹽,令我們痛心不已。

  今年美國參、眾兩院及十幾個國家的國會已正式通過決議支持我國加入WHO,歐洲議會不久也將表態支持。日本厚生勞動大臣?口力日前表示日本支持台灣成為WHO觀察員,並樂意提供台灣衛生醫療上的援助,日本外相川口順子更向中共外交部次長表示日本支持台灣成為WHO觀察員。此外,日本及美國各主要報紙也以社論來支持我們的立場。

  本人謹代表中華民國政府和台灣人民,請求WHO和世界各國重視台灣的健康權利,也希望中共不要橫加阻撓,讓國際社會解除對台灣超過三十年的「居家隔離」。


※行政院衛生署長涂醒哲致詞內容
  加入世界衛生組織是攸關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的健康與基本人權的重要大事,今年的SARS大流行,更讓台灣深刻感受到自己是一個世界防疫的孤兒。在這孤軍奮鬥的過程,加深國人對爭取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期盼。我國更在這關鍵時刻,接獲鄰近國家表達提供援助與支持台灣以衛生實體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意願。因此,今年世界各國也比往昔有更多共識,亦更加了解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必要性。

  相對的中共也更加大火力圍堵台灣,對各國展開遊說,揚言中國已採取措施,協助台灣對抗SARS,並且強調只有中國能在WHO代表台灣同胞。這是一個關鍵時刻,迫使本署人員不得不暫時擱下台灣的SARS疫情,親自前往日內瓦,向全世界再次說明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的重要性,以及這次獨力防治SARS的艱辛,並揭穿中共主張已協助台灣對抗SARS的謊言。

  本署認清在中共的阻撓下,加入世界衛生組織是一條漫長的路。因此,從去年開始,我們有三位衛生駐外人員,分別派駐在美國、歐盟與非洲,務實地加強衛生外交與人道援助,從廣結衛生人脈、積極參與國際事務及發展國際衛生合作、培訓國際衛生人才與強化國際衛生文宣上,一步一腳印,奠定國際衛生的合作基礎,累積進入世界衛生組織的實力。努力至今,這個訴求已形成國際上受矚目的議題,且已有包括美國、日本、歐洲各國及歐洲議會,與許多友邦及許多國際NGO組織通過決議文表態支持。

  在此,我國亦要特別就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從三月中旬疫情發生時之第一時間即應本署之請求,派遣CDC人員來台,顯示美國對生命的關懷及對我國的友誼,我國對此舉深表感激;尤其是在和平醫院關閉後,美方專家直接參與最危險的第一線協助與防治工作,在台灣無法直接得到國際社會及組織的協助時,美國對台灣人民的幫助彌足珍貴,在此,再次表示謝意。

  另外,世界衛生組織在睽違三十年後,於今年五月二日派員來台,就我國疫情進行評估。這實在是世界民主體制的一大躍進,我國人民除感激外,亦希望世界衛生組織能繼續發揮領袖精神,摒除政治考量,真正落實Health for "all"的理念。

今年我們一樣以「健康醫療實體」 的名義申請加入世界衛生組織。雖然此次因為SARS關係,本署有許多工作同仁無法成行,但是許多先期的作業,駐外的人員都已事先規劃,並不影響工作的推動。這次前往日內瓦,只停留幾天。主要是接受各國媒體的採訪,與其他各國的衛生部長進行對談,爭取對台灣的支持並洽談合作計劃。我不敢預測今年入會的可能性,無論如何衛生署都會盡最大的努力去爭取。

  SARS風暴讓世界認清,疫病無國界,面對新興的疾病,即便台灣有不錯的醫療與公共衛生水準,依舊需要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在第一時間內,獲得最迅速的資訊,他國防疫經驗、治療檢驗技術與相關器材的援助,減少疫情的擴大與生命的傷亡,也避免讓台灣成為全球防疫的漏洞。

  世界是一個命運共同體,台灣無法獨善其身或孤立於外。SARS是最殘酷的例證。台灣人民應享有最基本健康權利,不應在中國政權的干預之下,繼續被犧牲。


※簡部長、涂署長及高次長答詢紀要
一、 目前我國推動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年會已成為政治事件,有鑒於中共副總理吳儀已率團抵達日內瓦,在出席者平等性考量下,署長是否會考慮在即使無法進入會場亦要在場外表達我國立場的情況下,率團前往日內瓦? (公共電視台蔣靜怡)

涂署長答:關於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一事,六年來我國一向由衛生署長率團參加,雖然無法直接參與會議,但均可進入會場觀察議事進行。但是今年情況較為特殊,由於SARS疫情擴大,一方面要照顧國人健康,避免疫情繼續擴大,另一方面對於加入世界衛生組織也要持續推動。經過評估,本人將以照顧國人健康為第一優先,但若國家有需要,本人也會義不容辭前往日內瓦。


二、 由於我國缺乏足夠的感染病專家,如高雄長庚SARS病患甚至須抽籤決定何人可分配到專業醫護人員,衛生署是否會要求WHO派遣更多專家來台協助防疫? (公共電視台蔣靜怡)

涂署長:關於要求世界衛生組織派遣更多專家來台乙事,我們已持續對該組織提出要求,而世界衛生組織主管傳染病防治的專家海曼(David L. Heymann)也表示如果台灣需要,世界衛生組織一定會提供相關協助。


三、 今天記者會主題是「解除對台灣的居家隔離」,請問台灣人民何時可以解除居家隔離? (中國時報劉永祥)

涂署長答:由於SARS是境外移入的新興傳染病,因此如果有任何一個可能個案入境,其家人就必須居家隔離。而進行居家隔離措施是因為SARS潛伏期從兩天到十天不等,居家隔離的本意便是要在隔離期間觀察隔離人是否真正感染,以避免將SARS再傳染給他人。至於何時可以解除居家隔離,在中國大陸疫情繼續擴大的情形下,即便我國像香港和新加坡一樣很快把疫情控制住,並恢復到四月廿二日以前的狀況,但對於自疫區入境的人員,仍必須進行隔離措施。


四、 如果台灣今年或未來真的加入世界衛生組織,究竟對台灣的防疫體系有何具體正面的幫助?(中國時報劉永祥)

涂署長答:以新加坡為例,新加坡於三月六日即獲世界衛生組織告知亞洲出現新興傳染病(時稱非典型肺炎)要新加坡提高警覺。在新加坡境內確定出現SARS病例後,世界衛生組織立即派遣專家協助。我國在三月十四日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個案要求協助,但等了七個多禮拜,至五月初世界衛生組織才派員來台調查。在疫情資訊方面,衛生署與一般民眾一樣,都是從網路上才得知消息。上述現象完全是因為我國不是世界衛生組織的會員,因而無法循正式管道獲得第一手資訊與即時協助。另外,當SARS在全球開始流行後,透過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合作平台,由各國專家共同研究,很短時間內便找出病源體,此對於全球防疫有很大的幫助。因此,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對我國的防疫體系,絕對有具體正面的幫助。


五、 請問我國基於何種考量僅申請成為WHA的觀察員而非WHO的會員?(中國時報劉永祥)

涂署長答:不管是加入世界衛生組織或是前往日內瓦參加本屆的世界衛生大會,都是與其他國家進行國際衛生合作的機會。我們以「衛生實體」這一政治性低的名稱申請加入,係基於功能性與實際上需要的考量,因為我國兩千三百萬人的健康需要被照顧,台灣也可以提供世界各國必要的協助。我們認為以觀察員的身分進入世界衛生大會,即使沒有投票權,但因可以與各國平起平坐,並獲得世界衛生組織的官方資料,此對於我國衛生體系而言將極有助益。


六、 中共官員指出其疾病管制中心曾寄藥品予台灣以進行醫療支援,請問有無此事?此外,中共將由副總理吳儀率團前往日內瓦,陳總統也投書華盛頓郵報呼籲世界衛生組織在五月十九日召開世界衛生大會(WHA)時,能夠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今WHA開會在即,我國將由誰坐鎮日內瓦統籌規劃?(公視蔣靜怡)

涂署長答:(一)我國絕無收到中共任何的藥品,中共官員此言過於離譜。(二)如本人無法親赴日內瓦,本署必會推派適當的代表。

高次長答:(一)中共聲稱持續支援我國的離譜說法不勝枚舉,若其確實派遣醫療衛生專家來台協助,在場諸位一定會有相關報導,怎會迄今仍無消息。中共在國際場合上不斷強調台灣的衛生醫療需要已受到照顧,但其整個國家預算並沒有涵蓋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再者,WHO的預算是按照各會員國的國民生產毛額(GDP)來評定,以台灣國民生產毛額約為中國大陸三分之一的情況看來,若台灣真屬於中共的一部份,中共在WHO應繳的會費至少須增加一倍。

(二)我國是以專業態度及功能取向來處理以觀察員身分申請加入WHA案,可惜北京政府仍不放棄在政治上的圍堵動作。由於我國人民目前深受SARS威脅,中共對此應拿出善意和良知來回應。

簡部長答:中共派吳儀前往日內瓦即可看出中共與台灣在處理WHO問題上的差異。我國是希望台灣兩千三百萬人的健康權益能受到照顧,我們視WHO問題為專業性、功能性、衛生性的問題。我們所要求的僅是台灣人民的生命能受到保障。吳儀現在是中共SARS防疫的總指揮官,但伊本身並非衛生專家。所以,她前往日內瓦只是凸顯出政治是中共最大的考量。


七、 目前SARS疫情狀況,我國第一線的醫療人員使用之口罩明顯不足,請問我有無尋求外國協助?(華視佟佑妤)

涂署長答:由於部份國人也使用醫護用N九五口罩,致市場上口罩數量發生不足現象,政府已請專家解釋N九五口罩之用途及使用時機,以使民眾了解,經宣導後情況已稍緩和。我國係經濟活絡國家,口罩皆有一定庫存量,然因突然的需求量增加,便會產生口罩不足的錯覺,造成民眾更大的需求,衛生署從未管控藥品及口罩,僅管制藥品安全與可否進口。由於藥品進口後是商人的問題,本署不得已乃一面教育民眾,一面掌控N九五醫療用口罩,經由積極掌控及熱心民眾捐贈,N九五口罩數量已足敷醫護人員使用,如果還有囤積口罩的人士,可能會開始賠本。在此呼籲一般民眾不要戴N九五口罩,亦請囤積口罩的人士將口罩拿出來,不然政府進口的口罩數量會越來越多,到最後囤積的口罩將沒有人要。

簡部長:世界衛生非單一國家即可主持,由於全球化的結果,任何一種疾病均會影響各國甚鉅。一個擁有良好衛生系統的國家,一定要使該國的衛生體系與世界衛生組織體系接軌,否則便會發生困難。此次新加坡與台灣皆在本年三月初同時發生SARS疫情,由於世界衛生組織的及時介入,使得新加坡損失較少,但臺灣卻因有七個禮拜的空檔,致使我們倍感辛苦。至於口罩不足則為事務層次的問題,也許需要再努力,以使工作更為順利。此外,我國正與日本及新加坡商議,一面接受新加坡防疫措施的經驗,另一面希望日本政府提供必要物資及材料協助。我國亦與德國、法國協商希望能共同進行研究,至於將我國醫療體系與世界衛生組織接軌,目前亦在進行中。


八、 目前美、日及歐盟此三大區塊中有無國家承諾支持我加入WHO?歐盟十五個會員國是否迄今仍因怕得罪中共而未有正面支持我加入WHO的發言? (Taipei Times朱明琴)

高次長:近來美、日均公開支持我國加入WHO,歐盟內部咸認將我國排除在WHO外是不公平的,歐盟十五國國情各有不同,至於政治上如何運作,本部刻正積極與各國磋商中。

簡部長答:總統府已正式宣佈今年我國參與WHO代表團團長為陳建仁院士,行政院SARS專家委員會召集人涂署長則因考量國內SARS疫情,不克參團。


九、 近來多位民代表示,美國高層曾表示將協助台灣參加於馬來西亞舉行的SARS防疫大會,外交部或衛生署曾否接獲相關訊息?倘能成行,我國會派何種層級人員與會?(台灣日報洪哲政)

高次長:馬來西亞SARS防疫大會,原先計畫由WHO主辦於六月十七及十八日在日內瓦召開,最近因SARS疫情皆發生於亞洲,乃決定改由馬來西亞舉辦。美國、日本及其他國家皆認為所有受SARS影響的地區皆應派員參加。SARS防疫大會的目的為經驗及學術交流,倘SARS疫情相當嚴重的台灣被排除而不能參加,實在非常不公道,此案我們正在努力中,盼國際社會能對此問題慎重考慮。


十、 目前全台灣醫院內感染危機層出不窮,預見未來疫情可能有再度爆發的危險,署長先前亦提到WHO曾表示將再度派遣技術人員來台協助,貴署並將正式向WHO提出請求,請問有關WHO再度派遣人員來台乙案,目前進展如何?人數多少?何時抵台? (英國金融時報駐台特派員席佳琳(Ms. Kathrin Hille))

涂署長答:我們感到SARS疫情已與政治混在一起,先前所提關於馬來西亞舉行SARS防疫大會我國派員參與乙事,外交部表示仍在努力中,此本為醫學及健康問題,且台灣早於四月廿及廿一日即曾舉辦全球首次的SARS研討會,此次馬來西亞的SARS防疫大會到目前為止我國竟然尚未受邀,故此案已摻雜相當多的政治因素。WHO來台官員事實上未曾與本人見面,因害怕與本人會面會沾染政治色彩,故該官員始終只與本署疾病管制局同仁會面。我們亟需再有兩至三名傳染病防治專家來台,倘有可能,最好由具社會學專長的專家指導如何動員全體民眾防疫,上述需求我們已向WHO提出,至於專家何時抵台,目前尚不知悉。


十一、 目前為止因SARS疫情關係,大家對於我國今年參與WHO案皆有較樂觀的看法與期待,過去因參與WHO的機率不高,故我國較不去觸及入會名稱問題,但在今年參與可能性增加情況下,目前我國曾否針對參與名稱做出政策決定?我國目前一直強調此案為衛生及專業議題,而不去談政治議題,倘未來中共因迫於整個國際上壓力無法阻擋我國參與WHO,而要求台灣須將名稱改為Taiwan, China或Taipei, China方式入會,對此目前是否做過評估?我國希望的名稱為何?(中國時報劉永祥)

高次長答:我國友邦所提提案中的正式名稱仍為台灣,此與我國目前政策避開從政治角度切入的做法有關,倘我們強調中華民國即涉及主權問題,那麼將會非常政治化,倘我們強調是台灣,那麼更進一步解釋為台灣是一衛生實體,此為大家所同意,因我國有衛生警示體制(Alert)、隔離體制(Quarantine)、健保體制及衛生醫療體制,故我國為一衛生實體係毫無疑問,代表衛生實體的公權力為台灣衛生當局,此亦具邏輯的一貫性。我國強調這些較不具政治性詞語,亦即我國強調人權、醫療衛生及專業問題,而非爭政治的承認或正式會員,此為我國政策性的決定。為了兩千三百萬人民福祉,我們必須先爭取參與,其餘的政治問題則留待日後慢慢解決,這是我們的切入及觀察的重點。


九、 依目前提案內容,在政策上我國僅接受台灣以衛生實體身分加入WHO,倘中共基於政治考量,企圖改變我入會名稱,我們是否會接受?(中國時報劉永祥)

高次長:目前我們仍維持基本立場,如果中共提出改變我入會名稱,使台灣成為Associated Member,變成如香港地位一般的中國屬區,基於我為民主國家,我們的國會和民意將會無法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