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我宣佈與賴比瑞亞斷交記者會紀要
日期:2003/10/12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 新聞文化司石司長兼發言人瑞琦宣讀斷交聲明
  中華民國外交部茲鄭重聲明:賴比瑞亞臨時政府在中共威脅利誘下,擬與中共「復交」而與我斷交,中華民國政府至表遺憾。中華民國政府為維護國家尊嚴與利益,決定自即日起中止與賴比瑞亞共和國之外交關係,並停止一切援助計畫。
  
中華民國與賴比瑞亞共和國於一九八九年恢復正式外交關係以來,積極協助賴國進行戰後重建及攸關賴國國計民生之計畫。本(九十二)年中賴國爆發嚴重內戰,前總統泰勒於本年八月十一日下野後,我政府已與賴國臨時政府商定新合作計畫,除緊急糧食及醫藥援助外,包括水稻及蔬菜生產,改善醫療衛生、水、電、教育及交通,並擬積極協助職業訓練,改善賴國人民生活及協助國家發展。惟中共頃以擬阻撓聯合國安理會通過駐賴維和部隊預算二億五千萬美元為要脅,蠱惑賴國野心政客外交轉向,中華民國政府對賴國臨時政府野心政客上述短視作法,尤其對中共利用聯合國挖我外交牆角打壓我國際空間之舉,表示嚴重抗議
及譴責。

  中華民國政府與人民對繼續推動務實外交之立場,不會動搖,將續以堅定的決心與務實的態度,繼續拓展國際空間,維護我國家權益及人民福祉。


※非洲司李司長宗儒說明內容
一、 我駐賴比瑞亞陳大使永綽於本(十二)日當地時間早上八時十分接獲賴比瑞亞外交部通知前往該部,賴國外交部由代理部長Tambakai Jangaba於八時三十分接見陳大使表示,賴國受到鄰近國家、非洲聯盟、聯合國之派駐代表以及相關周邊國家的強大壓力,決定自當地時間十月十二日起恢復與中共之外交關係,隨後將於九時整於賴國外交部正式宣布。陳大使當時立即向賴國抗議,除表示遺憾至極外,並強調我國多年來援助賴國民生建設,如今遭受此種待遇。當時J代理部長則強調,本案乃承賴國臨時總統命令,渠深信賴國人民與渠本人一樣,對於中華民國對賴國之貢獻都非常感念,爰對此事亦表遺憾。這是本日在賴比瑞亞的情形。

二、 據瞭解,在當地時間九時許,中共駐獅子山國大使與賴方簽署建交公報,在場者有賴國新聞部長、參議院代理議長、司法部副部長等,其中聯合國駐賴比瑞亞代表Jack Klein以及獅子山駐賴比瑞亞大使亦出席。中共駐獅子山大使於十月七日率兩名秘書前往賴比瑞亞進行復交活動,駐館於第一時間自賴國友我官員處取得中共與賴國所簽公報及相關備忘錄草稿報回本部。據分析,賴方轉向因素有三:

(一) 聯合國介入:聯合國安理會於本年九月十九日通過一五○九號決議,成立聯合國維和部隊,並於十月一日起接替西非多國部隊擔任為期一年的維和工作,該部隊未來將增員至一萬五千人,同時亦有為數一、一一五人之警察部隊,整個作業時間預計為期一年。據友我賴方人士指出,該筆經費高達兩億五千萬美元。眾所周知,聯合國維和部隊主要任務為監督八月十八日在迦納首府所簽訂協議之執行,包括未來將協助賴比瑞亞交戰團體卸除武裝、復原及國內派系整合,確保賴國政府之重要設施如機場、港口等,確保聯合國派駐當地工作人員之安全,同時協助人道救援工作、保障人權,協助重建賴國軍隊、警政、法治、司法及獄政等,上述工作皆由維和部隊來推動,最終目標是希望賴國能在二○○五年十月間舉行總統大選。

昨晚本人及賴國駐華大使康明斯先生在本部三樓非洲司與賴方下議院議長聯繫時,議長特別強調,由於中共對於聯合國維和計畫作了相當強勢的壓力,造成聯合國在此方面對賴國政府亦多所施壓;另由於未來許多措施均須有中共的配合與妥協,故雙方在電話交談時皆表示強烈不滿;記得當時康明斯大使與代理議長通話時,代理議長表示,參議院的立場是非常希望與我國維持友好關係,惟賴方就聯合國維和部隊事面臨極大壓力,特別是中共駐獅子山大使透過聯合國駐賴比瑞亞代表直接暨間接向賴方施壓。

(二) 中共以貸款及加碼援贈金錢及物資等方式利誘賴國。

(三) 中共曾在不同情況下私下賄賂賴國官員。

三、 在維繫與賴方的外交關係上,本部在上(九十一)年十二月及本年五月,曾基於人道考量,先後兩次各提供賴方五千噸白米之援助,泰勒總統下野後,我國立即與賴國過渡政府主席及臨時政府主席布拉簽署新合作協定,其中包括許多對於賴國緊急人道援助,故我政府在雙邊企畫下作了許多努力,過去幾個月中,更於該地成立台灣與賴比瑞亞之救難基金,我國與十個賴國知名非政府組織進行援助計畫,募集五十萬美金購買六百多噸之嬰兒食品救濟六萬四千名賴國受難兒童,當時賴方亦相當感念。

在鞏固邦交部份,陳大使及林秘書在第一時間回到賴比瑞亞,跟所有過渡政府首長,包括總統、副總統、相關部會首長、參眾議院議員等不斷保持聯繫,本日早晨七時陳大使與本部聯繫時,仍表示正在盡最大的努力,但同時也表示須作最壞的打算。


※李司長宗儒及石司長瑞琦答詢紀要
一、 李司長曾提到,中共利用貸款及援助等方式利誘賴比瑞亞,請教貸款額度及援助計畫內容? (自由時報黃忠榮)

答: 我方確實掌握具體的證據,然而資料內容及來源不便對外透露。


二、(一) 若我國斷絕與賴比瑞亞關係已成定局,我國駐賴國大使陳永綽及該館館員何時回國?何時撤館?
(二) 我國自與賴國復交以來,我提供與賴國的雙邊合作計畫及援助金額大概多少? (蘋果日報陳幼臻)

答:
(一) 我國駐賴國大使館館員安置妥當後,始進行撤館事宜。賴國駐台大使表示,渠雖已接到賴國政府通知,但仍在等待最後的確認,始能決定其下一步動作。

(二) 關於我對賴提供之援贈金額方面,由於細節相當複雜,本部會在日後在對外說明。


三、(一) 外交部是在得悉賴國將與中共復交並研議與賴國斷交時,曾否在第一時間向陳總統報告?(二) 賴比瑞亞新任總統布拉對於我方與臨時政府關係的維繫上似乎有些微詞,司長可否說明我方和布拉總統的溝通經過?(東森新聞李燕南)

答:
(一) 本部在處理與賴比瑞亞新政府關係過程中,一直與總統府、行政院保持聯繫。在記者會舉行前的一個小時,本部已向總統府、行政院報告。

(二) 賴比瑞亞新任總統布拉與我國的溝通管道相當通暢,渠在九日召見陳大使時,曾表示渠與陳大使是像兄弟一樣的老朋友。然而渠當時亦特別強調,賴國發生內戰後,我國與賴國關係受到聯合國與中共的影響非常大,由於賴國已有相當長一段時間發不出公務員及國會議員的薪餉,為此,中共允諾給予兩百萬美元的援助。由此可見,在我國與賴國關係的轉變過程中,中共介入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