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中華民國政府宣佈中止與塞內加爾共和國外交關係」新聞說明會紀要
日期:2005/10/25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發言人呂大使慶龍報告(宣讀外交部第003號聲明):
中華民國外交部茲鄭重聲明:塞內加爾共和國政府在中國金錢利誘及壓力下,瓦德總統本(25)日致函我陳總統,宣佈與中國「復交」,而將僅與我維持經濟、商業暨文化關係,瓦德總統並在函中表明「國家間沒有朋友,只有利益」。中華民國政府對此至表遺憾,並基於維護國家尊嚴、主權及人民福祉,決定自即日起中止與塞內加爾共和國之外交關係,並停止一切援助計畫。
中華民國與塞內加爾共和國於1996年1月3日建立外交關係以來,積極協助塞國進行眾多促進經濟發展及改善國計民生之計畫,包括農漁業生產、改善基礎建設、水利、醫療衛生、教育,並積極協助青年就業、職業訓練,興建工業園區及非洲未來大學,提供農民及婦女微額貸款、救助殘障人士,以協助塞國加速發展並改善人民生活,已獲致塞國朝野共同稱許之具體成果。惟中國蠱惑利誘塞國瓦德總統及野心政客外交轉向,中華民國政府對瓦德總統罔顧與我友誼及國際正義,接受中國利誘之作法,尤其對中國挖我外交牆角,打壓我國際空間之舉,表示嚴重抗議及譴責。
中華民國政府與人民對繼續拓展國家生存空間及推動務實外交之立場,絕不動搖亦不改變,將持續以堅定的決心與務實的態度,繼續爭取國際間應有之地位,全力維護我國家尊嚴、主權及人民福祉。

※非洲司長李大使辰雄答詢:
一、根據新華社報導,塞內加爾外長本(25)日上午就已經在北京簽署建交公報,但我外交部卻在晚間10時30分才召開記者會對外說明,請問在塞國外長前往中國之前我們的駐館及外交部做了哪些努力?陳總統是先看到新華社的報導,還是瓦德總統的信函?(自由時報王平宇先生)
答:本部在今天傍晚正式獲得該訊息,選擇在這個時間才召開記者會,主要是因為我們必須先確認訊息的正確性,才能跟大家報告。塞國外長今天會在北京簽署建交公報,應該是以參加國際會議的方式借道前往北京。我駐塞內加爾大使館多年來一向戰戰兢兢,盡力掌握各項資訊,這也是台塞兩國長久以來得以維持良好關係的重要原因。

二、請問我駐塞內加爾大使館從頭到尾都不清楚塞國外長前往北京的事情嗎?何以外交部在本次斷交事件上顯得有些措手不及?另外,瓦德總統致函給陳總統時提到「國家間沒有朋友,只有利益」,這在外交措辭上十分強烈,請問我國在與塞國交往的過程中是否有摩擦之處,致使瓦德總統的用詞顯得有個人情緒在其中?(聯合報劉永祥先生)
答:關於第一個問題,外交部平日便十分重視資訊的掌握,至於塞國外長今天上午於北京簽署建交公報一事,外交部在事前並未獲得確實資訊。
塞國過去幾年來多多少少與中國有互動,本部一直高度關切,並採取相當多措施以維護台塞兩國的邦交。關於第二個問題,我國與塞國復交已有10年的時間,雙方合作的關係非常好,我們提供了塞國許多合作計畫,並簽訂五年雙邊合作計畫,時間直到2010年,同時,塞國政府在國際上一向支持我國。今天瓦德總統的強烈措辭,是他個人的引述,我們對於他的說法表示遺憾。我國過去以來一直以平等互惠原則和塞國交往,塞國也和我國維持相當友好關係,我們看不出雙方有中斷外交關係的跡象。本部對於維護所有邦交關係都是戰戰兢兢,秉持互惠的基礎來協助友邦,維護人民的福祉。

三、請問中國用了多少錢與塞內加爾建立外交關係?我國多年以來提供了多少錢或援助給塞國政府?(Taiwan News江穎俊小姐)
答:根據過去的資訊,曾經有中國的公司願意投資10億美元協助塞國開採鐵礦,但事實上塞國的鐵礦能否開採仍在評估當中;另外也有中國也透過設在南非的某些公司提供塞國政府長達15年的鉅額貸款。今年9月16號瓦德總統更公開表示中國願意替塞國修建一條河底隧道(連結甘比亞與塞內加爾),金額不明。據了解,本次中國方面提出2億美元的援助作為建交(復交)的條件。

四、您剛提及我國剛與塞內加爾簽訂了為期五年的雙邊合作計畫,雙方是否在簽署計畫的過程中無法就河底隧道的興建,以及開採鐵礦等問題達成協議?塞內加爾對於西非其他友邦有牽動效應,我政府該如何防範骨牌效應的發生?(中國時報江慧真小姐)
答:我國跟非洲友邦間的合作計畫,都是以每年固定額度內提供資金或技術的方式,協助友邦從事其國內基礎建設、教育、農業及醫療方面的工作。以塞國為例,台塞雙邊五年合作計畫第2期剛完成簽署,具體措施嚴格說來尚未推動。至於鐵礦的開發,本部在兩年前便組團前往塞國考察,結果發現需要投入大量資金,且礦區的蘊藏量尚待確定,離正式投資還有相當距離。
至於是否有骨牌效應產生,我國一向以務實的態度和非洲國家交往,希望能將援助送達民間。在非洲的7個邦交國中,塞內加爾是最大的一個,我國提供塞國的援助也是最多的。今天瓦德總統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我們感到相當遺憾。本部一向在政府編列的預算範圍內盡量維護邦交,在每個地區、國家都有相當的成就。以我國在聖多美普林西比所做的援助工作來講,長久一來該國一直是瘧疾疫區,但經過我駐外人員近3年來的努力,瘧疾可說受到相當大程度的控制。
我國的經濟狀況雖然不錯,但是援外的預算還是相當有限,政府總是在有限的範圍內盡最大的努力。個人認為兩國人民相互以誠相待,政府間彼此信任,會讓外交工作做得更好。

五、請問總統府何時收到瓦德總統的來函?中華民國目前是否貸款給塞國?金額多少?(中廣程嘉文先生)
答:瓦德總統的來函日期為塞內加爾時間本日上午9時30分(台北時間下午5時30分),由塞國總統府交給我駐塞內加爾大使,並立即以電傳方式報回國內,本部才正式確定塞國政府的決定。我國目前提供塞國政府多筆商業性貸款,用於其國內各項基礎建設,截至目前為止還款情形十分正常。至於確切貸款金額,由於包含相當多細項,目前無法提供;但我國援外金額均呈報行政院核定,可在送至立法院的公開預算中查到。
※發言人呂大使慶龍補充:
我國推動與邦交國合作計畫一切按合約進行,根據計畫或工程進度分段逐步撥款。

六、請問塞內加爾駐台大使剛剛來外交部向我國表達的立場為何?(自由時報王平宇先生)
答:本部在接到中國與塞內加爾建交的訊息後,陳部長在第一時間即召見塞國駐台大使,當面向塞國政府提出嚴正抗議,並陳述我政府多年來對塞國政府的協助,也將中國以大量金錢收買塞國的情形告知塞國駐台大使。陳部長並當面告知自即日起將中止與塞國的外交關係,對於將來雙方的民間交流,陳部長仍持樂觀態度。

七、歷次的斷交經驗中,外交部及駐外人員均能立即掌握動態,預作準備,但本次斷交事件中外交部給外界的感覺卻顯得突兀,請問您是否覺得前線人員有疏失?外交部接下來是否會追究相關人員責任?(聯合報劉永祥先生)
答:我並不認為本部在處理本次事件上有任何突兀之處,不然我們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提供外界正確翔實的資料。本部一直以來對於各項問題的發生均予以關切,並有因應之道。我駐塞內加爾大使館的同仁工作十分辛苦,其工作態度及成就深獲塞國人民的肯定。在駐館同仁的努力下,陳總統曾於2002年出訪塞國,瓦德總統也先後多次來台訪問,顯見我駐外人員從未掉以輕心。面對中國無時無刻的挖牆角作為,台灣人民一定要堅定走下去,莫因本次斷交事件而感挫折。至於懲處則言之過早,我們對於駐塞國黃大使、駐館及技術團同仁在當地的辛勤工作表示最大的鼓勵及感激。
※發言人呂大使慶龍總結:
各位都很清楚,今天我們跟塞內加爾關係生變,最主要的問題及壓力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但是,中華民國的政府及人民絕對不會就此屈服,我們會為維護我們的國家主權跟國家利益,還有爭取更大的國際生存空間繼續努力。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