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外交部說明處理與查德斷交情形及政府立場記者會
日期:2006/08/09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黃部長志芳: 各位媒體朋友、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外交部日前掌握到台查關係可能生變的訊息,立即透過各種不同管道向查國政府查證,要求澄清,並作全方面的瞭解。經向查德政府強烈抗議並一再要求澄清,查方最初否認,嗣在(台北時間)昨(5)日晚間10時許正式通知我方將中止與中華民國(台灣)的外交關係,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 北京當局在蘇院長即將代表陳總統出訪查德前夕,無所不用其極地壓迫查德中斷與我國外交關係,其目的不僅在使我國難堪、羞辱蘇院長,更意在羞辱台灣2,300萬人民,其用心跟手段可說十分兇狠,但我們並沒有上當,並沒有讓北京得逞。本人在此代表政府說明這段期間處理台、查關係的經過,並表達政府的嚴正立場。 我想大家都知道,近年來北京政府在國際間無所不用其極地執行所謂「三光」政策,想要把台灣的邦交國挖光;北京政府在國際間對台灣的打壓從不手軟,近年來更是變本加厲。本人接任外長後,曾數度向媒體提及,在所有邦交國當中查德是一個最不讓人放心的國家;因為查國內部有嚴重的叛軍問題,中國當局透過蘇丹支持查國叛軍,對查國政府的生存構成嚴重威脅。本(95)年4月間本人赴查國首都主持我駐非洲地區工作會報,在結束訪問離開查京的隔天,查國叛軍前哨部隊已推進到我下榻的旅館附近,當時情況嚴重可見一斑。 另外,查國自2003年發現並開始生產石油,加上中國近年來基於其能源需求,在全球瘋狂蒐購原油,因此積極拉攏、爭取查國。外交部對於這些發展已有所察覺,我們也瞭解查國內部叛軍問題的嚴重性,預判查國政府面臨生存危機時會考慮與中國妥協,交換中國不支持查國叛軍,以求釜底抽薪。對於這些狀況,我們始終保持高度關注與警覺。 我們政府可說用盡一切手段及方法,力圖鞏固與查德的外交關係,本人就任外長後,曾先後於本年4月及7月兩度訪問查德,兩次訪問我都曾晉見德比義諾總統並會晤查國其他政要,就如何加強關係交換意見。在此期間,我們曾盡一切可能協助查德穩定其國內經濟秩序,並協助推動查國基礎建設,過去10年我們對查國提供過醫療、農業、資訊教育、水利等援助計畫。 今年5月德比義諾總統連任成功後,為了表達我政府對台查關係的重視,陳總統特別指派行政院蘇院長擔任特使,出席預定8月8日舉行的德比總統連任就職典禮。我們也希望藉由院長此行訪查,進一步磋商強化台查關係,包括在可能範圍內進一步協助查國穩定其國內局勢。7月27日(蘇院長出發前10天)陳總統還特別親自與德比義諾總統通電話,表達對其連任就職典禮的重視。通話過程中德比義諾總統對於陳總統指派蘇院長擔任特使表達高度歡迎,並表示屆時當親自接待蘇院長,期盼就雙邊關係進一步磋商。德比義諾總統在電話中也向陳總統重申對台灣的信諾不變,兩國邦誼也不會改變。所以,過去半年來,我政府各階層從總統以下到外交部,可說已盡一切心力維護台查邦交。 在本人元月25日接任外長後,第一時間就指示外交部派駐所有邦交國大使館建立兩套機制:「邦交預警機制」以及「搶救邦交機制」。在過去這段時間裡,我們從大使館及其他各種管道陸續接獲若干警訊,掌握到查德最高領導人曾在巴黎與中國方面的代表接觸,也掌握到查外長阿拉米月前到聯合國曾就查國控訴蘇丹支持查叛軍問題與中國駐聯合國常任代表王光亞密會長達一個鐘頭。對於這些警訊,外交部不敢掉以輕心。 這次蘇院長出訪查德,外交部更是全面警戒,絕不容許院長的訪問出現任何狀況。過去這段時間我們對於台查關係的評估,本人也曾忠實呈報,院長在台查關係疑慮不定的情況下,仍表示為了國家的外交願意全力一拼。在這樣的情況下,外交部更不能讓院長出訪有任何差錯。在幾天前具體情資顯示台查關係近日內可能生變,上週四、週五我們更進一步掌握到查德外長前往巴黎,表面說詞是要到摩洛哥開會,但進一步蒐證後確定查外長將在8月5日飛往北京。我們立即透過正式外交管道向查國政府要求查證、說明,同時透過在查德各項人脈關係作進一步評估、查證與瞭解。查國外交部及總統府在我方初步查證時均表示兩國關係並無改變跡象,查國外長應該是要到非洲其他國家去開會。我方鑒於局勢並非樂觀,立即啟動「搶救邦交機制」。除了我駐查德大使館積極對查交涉外,我們也動用其他相當多人脈,希望穩住台查邦交。陳總統也曾希望跟德比義諾總統親自通電話瞭解情形,作最後的努力。昨(5)日下午本人要求駐查德宋子正大使向查方提出嚴重交涉,告以據我方掌握訊息,查國外長刻在巴黎且已訂好前往北京機位,要求說明,倘查方不能明確保證,我們會立即取消蘇院長往訪;同時本部也請宋大使向查國外交部代理部長要求與查外長通電話,並請查方安排陳總統與德比義諾總統通話。本人也同時指示非洲司李司長在昨天下午六點鐘約見查國駐台大使,表達同樣嚴重的關切與抗議,要求查國駐台大使立即向查國政府求證並回報。在我方提出強硬且嚴重的抗議交涉後,查國外交部代理部長在台北時間昨日晚間10時許以節略正式照會我方,查德將中止與我外交關係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 查國外交部代理部長另轉交德比義諾總統致陳總統函,信函首段開宗明義指出過去10年台灣協助查德從事各項建設,使查國獲益良多,他要代表查國向我政府及人民表達由衷謝意;查國基於國家生存利益必須作此決定,但仍希望跟台灣繼續維持民間友好往來與合作關係。我方接獲查方節略後,立即指示駐查德大使館及技術團立刻做好撤館撤團應有準備。這段時間邦交預警機制曾發揮作用,但在中共空前壓力下,搶救邦交功敗垂成,令人非常遺憾。本人過去這段期間數度面報總統及院長並隨時以電話向總統跟院長報告相關處理進度,雖然最後還是沒有辦法挽回台查邦交,但我政府高層首長、外交部同仁可以說已竭盡全力。對於未能維護台查外交關係,本人已向總統及院長表達歉意,本人在此也要代表外交部就此向全國同胞表示歉意。 國人同胞們,北京當局近年來口口聲聲「寄希望於台灣同胞」,實際上卻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我國際空間,最近更變本加厲,其目的已不只是在打壓台灣外交空間,更要進一步羞辱台灣2,300萬人民,這次院長出訪受阻以及台查邦交生變便是最好的例證。過去這幾年,北京一再炮製類似手法:2002年7月陳總統接任執政黨主席當天,北京以重金挖走邦交國諾魯並且選擇就職當天宣布;去(94)年10月25日光復節,北京以同樣手法挖走塞內加爾;今年5月蘇院長要到海地參加海地新任總統就職大典,北京運用其在聯合國地位及對維和部隊的影響力向海地政府施壓,使院長無法順利成行。 此次北京選擇在院長出訪前向查德施壓,迫使查德與我斷交,讓我們難堪,希望達到羞辱我們之目的,我雖不斷釋出善意,希望能改善兩岸關係,但北京這種刻意作為,目的已經不只是要羞辱蘇院長,更是要羞辱我們2,300萬國人。不過,我們並沒有上當,也沒有讓北京得逞,從這事件國人應可清楚認知對中國不能再存有任何幻想,中國對台灣的打壓不分藍綠,各界(包括在野黨)對我們外交工作的批評與指教我們都虛心接受,但最重要的是,全國同胞們應該不分黨派共同對抗強權欺凌。外交部遭此挫折絕不會灰心喪志,我們會沈著因應、奮戰到底。我們也要正告北京當局:你們共產黨人常常講的一句話:「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會有反抗」,北京當局打壓台灣國際空間的作法,不但嚴重傷害台灣2.300萬人民的感情,對兩岸關係更有負面的影響;你可以打壓台灣於一時,但你不能打壓台灣於永遠,你可以打壓台灣的外交空間,但是你不能打壓台灣人民爭自由、爭民主、維護台灣國家主權與尊嚴的意志跟決心。 我的說明到此,不知道各位有沒有其他問題? ※部長答詢: 一、陳總統昨晚是否曾和德比總統通電話了解整個情形?(蘋果日報吳詠航) 答:過去兩天我們一直透過各種管道希望安排陳總統親自與德比總統通話,但都無辦法達成,顯示查方在中國的壓力之下,事實上已作成決定。 二、這次事件跟查德石油輸出、中共透過蘇丹支持查德叛軍等節是否有連帶關係?查德政府近來曾否向台灣請求援助以鞏固國內情勢?(Taiwan News安德毅) 答:關於世界銀行和查德之間有關石油收益分配款爭議,雖然中國是世銀會員,但中國所扮演的角色有限,這件事對台查關係應只有間接影響。至於查方近來是否向我們請援,查國政府為穩定內部情勢,最近確實曾經向我們提出若干請求。原本的規劃是利用院長這次訪問與查方進進一步磋商。我們也願意在能力範圍內儘量協助。當然,現在這整個關係已全部停止。 三、這十年來我金援查德總額多少?(TVBS莊雪屏) 答:過去十年我在查德執行的各項援助計畫在查德有口皆碑,包括:台灣大道、團結大橋、農田水利設施、醫療團隊等等。我們提供的援助全部用來改善查德國計民生,提昇人民生活水準。詳細合作計畫(金額)基於外交實務考量,不便透露。 四、經過一天的了解,我們目前能否確知查方原擬宣布並告知我方的時間點?(中國時報江慧真) 答:查國外交部代理部長轉交德比義諾總統致陳總統信函日期是今天(8月6日),依此判斷,可能的時間點,有可能是今天。雖然我們還是無法完全確定,但相信對方必定承受中國極大的壓力。 五、報載陳總統前兩天得知相關情勢緊張,一度曾想親自前往,實情如何?(自由時報王平宇) 答:沒有。總統出訪牽涉甚廣,此一傳言並不確實。過去這幾天,我們曾嘗試經由管道安排陳總統與德比總統通話,查方沒有回應顯示其已有定見。 六、適才部長代表政府發表嚴正聲明,對於兩岸關係亦有所著墨,是否可解讀為政府兩岸政策會有所調整?此外,媒體報導我今年將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請問這是我面對中共打壓的一種反制嗎?(聯合報劉永祥) 答:本人僅代表政府向各位說明過去這段時間處理台查關係的過程,包括總統與院長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並就台查關係生變提出政府立場,至於兩岸政策,本人並無授權。 七、部長七月間訪問查德時,是否已察覺邦交危急各種跡象?(中天電視張知萱小姐) 答:各位媒體朋友記得的話,本人七月間啟程訪問查德前向各位的簡報中,媒體朋友要我評估與六個非洲友邦關係,當時本人即坦言最擔心的就是查德,因為查國內有叛軍問題,而叛軍問題與中國因素緊密結合,因此個人評估台查雙邊關係並不穩定。面對當時同行的兩位立法委員(吳松柏、周守訓),本人均坦誠以告;過去這段時間查方各階層相關首長雖然一再保證台查關係不變,但對查德我們始終不敢掉以輕心,一直將查德列為需要高度關注的邦交國。 八、台查斷交是否會引發骨牌效應,例如在巴拿馬是否可能生變,部長先前提到的預警機制在其他邦交國是否已經啟動?(Taipei Times張紜萍小姐) 答:本部已通電各駐外館處全面提高警覺,您所提到可能的骨牌效應我們也會特別注意。各國國情不同,我們會盡全力鞏固現有的邦交國。本人也要強調,邦交國數目多寡只是對外關係指標之一,國人應對我們國家的實力應有信心,不必因邦交國數目的增減而受影響。 九、據傳此次邦交生變的情況是由中油駐地人員發現並通知外交部。請部長說明。(蘋果日報吳詠航) 答:我在查德是透過多重的管道獲取資訊。官方管道蒐集的資訊應屬最權威亦最可靠,但我們對於這段期間所有相關情資皆未掉以輕心。 ※呂發言人慶龍宣布部長記者會結束,謝謝媒體朋友們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