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第六屆第四會期外交施政報告(2006/10/02)

 壹、前言

  本人今天應 貴委員會邀請前來報告當前外交施政,至感榮幸。 大院王院長、鍾副院長及各位委員在上一會期中經常接見本部外賓,對強化邀訪效果助益甚多,同時各位委員長期以來鼎力支持外交工作推動,對本部施政提供諸多寶貴建言,亦經常參與各項國會外交活動,總計上個會期,本部共協助 大院委員47團共183人次訪問29個國家,對增進我國與各國雙邊交流具有重要意義,本人謹在此表達由衷感謝。
國際情勢瞬息多變,其中充滿機會,亦多有挑戰。本人及外交部全體同仁在與政府其他機關及民間團體的共同努力下,把握機會、克服挑戰,積極加強對外工作,以維護國家主權、保障國家安全、增進國家利益、促進國家發展。以下謹就「當前國際情勢演變」、「我國外交施政方針」、「對外關係發展」及「未來努力方向」提出報告,敬請各位委員多予指教。

貳、當前國際情勢演變
縱觀當前國際情勢,「全球化」與「中國崛起」兩大趨勢對既有國際秩序帶來極大衝擊,亦係目前我國對外關係所面臨的兩個最大的挑戰。
一、全球化浪潮
全球化效應帶來經濟、社會與人文環境的全面變遷,我國為全球第19大經濟體、第16大貿易國,與世界各主要國家均維持密切的經貿、文化與科技交流,受到全球化浪潮的衝擊尤深。當前全球化發展已撼動傳統國際社會既有藩籬,催化新時代的多元化面貌:
(一)國際權力結構與議題趨向多元化
傳統上軍事力量決定了一國在國際事務的發言分量。冷戰結束後,國際社會強調經貿甚於軍事、合作甚於對抗、對話甚於戰爭,以主權為分界的國際格局固然依舊存在,卻趨於模糊,單一的國際結構趨於多元。國家已不再是國際關係唯一的主角,國際組織、非政府組織、跨國企業、甚至個人等各種「非國家行為者」開始在國際舞台上扮演日形重要的角色,甚至經常取代各國政府,發揮「議題導入」與「問題解決」的功能。
也就是說,在這個全球化的新時代,除了傳統軍事力量外,經貿、民主、人權、文化、教育、科技、資訊等「柔性國力」亦是國家在國際事務上散播影響力的重要資源。展望未來,「硬性國力」雖仍將是國際政治的關鍵要素,但「柔性國力」的重要性亦將與時俱增,進而重塑各國外交風貌。
過去10年來,隨著歐盟的誕生、俄羅斯的復興、中國的崛起以及印度的急起直追,美國固仍不失其超強地位,但其所受到的挑戰愈來愈大。在此同時,與軍事超強國家擁有共同價值理念,或與經濟大國保有密切經貿往來,及在跨國議題上能夠積極參與並作出適當貢獻的所謂「小國」,也可以在國際社會中扮演活躍而主動的角色,台灣便是一例。
在全球化的衝擊下,很顯然地全球性議題的範疇不再侷限於傳統的政治、軍事領域,而廣及人們生活各個面向:環保、勞工、婦女、醫療、貧窮、貿易等議題逐漸受到重視,乃至既有的國際政治規範也面臨須以新思維重新檢視與定義的情況。國際間為謀求共同解決隨之而來的各種問題,無形中亦促使政府、國際組織、非政府組織、跨國企業及個人等國際行為者相互聯結。
(二)全球化進程的挫折
然而在全球化的過程中,仍有若干步調不一的發展。在大院上一會期期間,下述國際事件頗值我們關注:
1. 世界貿易組織(WTO)杜哈回合談判暫停
做為經貿全球化整合平台的WTO於本(95)年7月27日正式暫停已進行近5年的「杜哈發展議程」(DohaDevelopment Agenda, DDA),主因係美國、歐盟、澳洲、日本、巴西及印度等六方經密集會商,仍無法解開關鍵的「三角議題」(即農產品關稅調降、農業國內補貼削減及工業與漁產品關稅調降三者相互牽制問題)。
杜哈回合談判暫停象徵多邊貿易協定的重大挫敗,短期可能造成目前已相當活絡的區域或雙邊貿易協定更加盛行;長期而言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恐將重燃,本即脆弱的小型經濟體國家將遭受更大衝擊。
WTO為我國享有正式地位的多邊經貿國際組織,由於我國國際處境特殊,為免於因無法參與雙邊及區域貿易協定而被「經貿邊緣化」,我國將持續參與全球貿易自由化進程列為推動對外經貿的首要目標,不因杜哈回合談判暫停而有所改變。
2. 東亞整合備受矚目
在國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