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中華民國八十八年十一月四日 ─ 立法院第四屆第二會期

 立法院第四屆第二會期 外交及僑務委員會



報 告 人:胡 志 強
中華民國八十八年十一月四日


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本人今天承邀到 貴委員會就當前外交施政提出總體報告並接受指教,至感榮幸。各位委員平日關切外交事務,經常提供建言,積極參與國會外交工作,多次組團前往國外訪問,推動成立各國國會「友華小組」等交流機制,彰顯我國民主自由的國際形象,成效良好。本人要藉此機會,向諸位委員表達由衷的敬意與謝意。

壹、以人權為訴求的多元化國際局勢
一九九九年是別具時代意義的一年,不但適逢兩岸分治五十週年、「台灣關係法」實施廿週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十週年及澳門主權移轉,也充分彰顯了「人權高於主權」、「人道超越國界」的新國際政治思維。本年上半年,「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以捍衛科索沃地區人權為由,出兵南斯拉夫,寫下了「民主主義」重於「民族主義」國際潮流的歷史新頁。本年九月廿一日,我國發生嚴重震災,一週之內即有九十九個國家、地區及國際組織透過各種管道向我表達關切慰問,並有多國主動派遣救援團前來協助救災工作,足見國際社會的真誠關切,以及我國多年來積極參與國際人道救援活動的正面效應[註一]。

在國際情勢方面,以美國為主的「一超多強」基本架構雖已形成,部分地區仍因種族、宗教及領土主權紛爭等因素而持續爆發間歇性之衝突。鑑於南亞次大陸、朝鮮半島、台海地區、南海主權、中東、東歐以及前蘇聯等地區都是潛伏的「熱點」,「集體安全」與「預防外交」便成為化解區域性衝突的主要手段。我國身處亞太區域和平的重要戰略位置,如何發揮自身影響力,結合國際集體安全思潮走向,確保國家安全,實為跨世紀外交工作的重要課題。

在世局發展中,尤其值得吾人注意者,是中共近來除持續進行「大國外交」外,並以「周邊外交」為新一輪的外交重點,密集加強與亞洲國家的高層互訪與「夥伴關係」。此外,中共並大幅擴張軍備,一再以不當言行衝擊台海安全及亞太地區和平與穩定,使美、日等國不得不重新釐訂「安保體制新防衛指針」,及推動建設「戰區飛彈防禦系統」(TMD)。本年八月,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出席與俄羅斯及中亞三國共同召開的「五國高峰會」[註二],九月出席「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並與美國總統柯林頓舉行高峰會,十月則與俄羅斯總理葉爾欽召開「葉江高峰會」;而「全國人大委員長」李鵬及「總理」朱鎔基亦分別於十月、十一月訪問北韓,及出席「東協領袖會議」,在在顯示中共正逐步增強「周邊外交」活動,以確保其大國地位之區域影響力。

  中共從未放鬆其所謂的「對台外交鬥爭」。自本年初迄今,除在聯合國動用否決權阻止聯合國維和部隊留駐馬其頓,唆使古巴等國杯葛我加入世貿組織,及利用諾魯加入聯合國之機會,企圖破壞我與諾魯邦誼之外,亦利用政府將兩岸關係明確定位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之機會,加強散播我為「麻煩製造者」之負面形象。

  我們一再強調:務實外交是為了我們的生存與發展,而不是要與中共進行零和鬥爭。中共在最近也坦承「台灣政要」出訪中共邦交國,製造「很大的麻煩」,並使中共外交部及駐外人員「疲於奔命」。但是他們並沒有重新思考對台之孤立與打壓,研議兩岸在國際社會良性互動合作之可能性與可行性,反而進一步地提出所謂「對台外交鬥爭」的「三個堅決」,也就是要對我們的外交活動「堅決打掉、堅決封殺、堅決堵住」。中共並且強調:要「絕不手軟的搞﹃三光﹄政策...絕不能讓台灣走出去」!

  「九二一大地震」後,中共一方面要求聯合國、紅十字會及世界各國對我提供協助須先徵得其同意,另一方面又妄自代表我國人民向各援助國致謝,並多方延誤外國救援團體來台進行救難工作之時效。此種違反國際人道原則之言行,不但為我二千二百萬同胞所斷然不能接受,廣大國際社會成員也同感遺憾或不齒。

  其後,外界媒體雖曾報導中共領導階層因慮及台灣民眾之反感,而在言辭方面略有調適,但在外交事務上,中共之強硬蠻橫並無「手軟」之跡象。當然,我們仍然期望中共能基於兩岸人民的特殊情感,開展理性思維,與我在國際社會平等共存,互利合作。但在中共沒有顯示善意之前,我們自應積極整合資源,提昇實力,加強務實外交作為,確保國家利益。

貳、以務實為理念的全方位外交作為
以下謹就本部推動相關工作的現況,依亞太、亞西、非洲、歐洲、北美、中南美等地區以及國際組織等七部分,扼要報告如次:

一、亞太地區
我國與馬紹爾群島共和國自上年十一月建交後,馬國總統卡布亞曾於本年二月來訪,本部也曾三度往訪,以期鞏固邦誼。此外,吐瓦魯總督布阿布阿、諾魯國會議長科克,及索羅門群島外交暨貿易關係部長歐悌等友邦政要亦相繼於本年應邀來訪,與我維持密切友好的互動關係。

  日本為我國第二大貿易夥伴,與我關係一向密切。為了改善我對日本持續貿易逆差之現象,以促進中日經貿交流為宗旨的「三三會」於本年七月正式成立,兩國實質關係可望更進一步提升[註三]。此外,鑒於中日交流極為頻密,民間往來每年超過一百五十萬人次,日本政府繼上年宣布給予我國人七十二小時過境免簽證後,自本年九月起,再度將我國人赴日簽證放寬為有效期間五年、每次最長可停留九十天的多次簽證,及前往琉球簽證免費等措施。

  繼上年十一月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訪日後,日本首相小淵惠三亦於本年七月往訪中國大陸,惟在高層互動之間,日方始終未在中共所謂「台灣問題」上讓步。基於中日兩國在區域安全議題上的共同利益,今後我將續促日本與我建立安全事務對話,在國際事務上加強合作,以促進亞太地區之和平與穩定。

  東南亞地區在歷經金融風暴後,景氣已逐漸復甦,政治情勢及社會動盪亦有所緩和。我國在此地區之投資高達四百億美元,自宜採取積極措施,一方面全力保障台商權益,另一方面適當強化與該地區之實質關係,謀取利我情勢。我們並不願意見到中菲停航,且自始即以理性務實態度,持續與菲方協商航權,然而菲方為了其國內航空公司之私利,悍然不顧中菲整體利益,無視於雙方正式協定航約之精神,再三提出我方絕對無法接受的不合理條件。針對菲方一意孤行之作法,我方乃自十月一日起,斷然中止兩國航空公司飛航定期航線。至於未來航線是否恢復,端視菲方有無解決問題之誠意而定。對於停航後造成雙方交通不便及企業營運成本增加,因而影響國人赴菲旅遊及投資意願,理由菲國承擔責任。

  東帝汶的統獨紛爭於本年八月舉行自治投票,我對於該項投票過程表示讚揚,並希望該項投票結果能受到尊重。目前該地情勢仍未穩定,外交部正協調我民間慈善團體提供緊急物資救援,未來在確保和平安全之狀況下,我們會研議更積極有效之協助措施,善盡區域義務。

  印尼於本年十月舉行總統選舉,由回教領袖暨「民族覺醒黨」黨魁瓦希德當選新任總統,並由「民主奮鬥黨」梅嘉瓦蒂當選副總統。該選舉係印尼自一九四五年獨立以來,首次舉行之多黨民主競選,意義重大。我除已致電祝賀外,今後亦將持續加強與印尼在農業、經濟及中小企業等各領域之合作,以致力提昇兩國實質關係。

二、亞西地區
亞西地區包括獨立國協與中東地區二部分,獨立國協新興國家眾多,對我而言,極具拓展外交空間的潛力,而中東地區向為我重要能源供應來源,兩者均極重要。

  由中俄兩國國會議員所組成的「俄羅斯與中華民國友好協會」及「中俄國會議員聯誼會」分別於本年二月及八月成立,大院目前有八十餘位委員加入該聯誼會,貴會委員亦已於八月底組團前往考察。今後我將積極透過國會聯誼組織,增進雙方瞭解與合作,並促成中、俄早日通航。

  本年八月,土耳其遭受震災,傷亡與損失十分慘重。本部獲悉後,即刻致電土國駐華辦事處,表達慰問之意,並隨即協助民間組織提供救援。在我國「九二一大地震」發生後,土國亦即派遣三個救援團來台。兩國之間並無邦交,然而透過國際人道救援,仍體現了「愛心無國界」的精神。

  本年二月,約旦新王阿不都拉登基。中、約兩國雖無正式外交關係,但新王過去曾三度訪華,極為重視與我發展合作關係。「九二一震災」後,該國亦派遣專機運來救援物資,盛情可感。

三、非洲地區
中共在非洲地區所下的工夫既深且廣,去年贈、貸款約達五億美元,本年上半年高層訪非活動高達廿次,其圍堵我對非發展關係及破壞我與非洲友邦邦誼之意圖,至為明顯。

  為了全力鞏固與非洲國家之邦誼,繼經建會江主委於本年一月訪問甘比亞及塞內加爾後,本年六月,監察院錢院長也以總統特使身分率團前往馬拉威,參加新任總統莫魯士的就職典禮。本部李次長亦於本年三月及六月分別前往史瓦濟蘭、馬拉威、布吉納法索及聖多美普林西比訪問。

  非洲地區資源豐富,人力充沛,相當具有經貿發展潛力。近年來,歐美各國已逐漸改變對非經貿策略,積極加強與非洲國家之經貿交流。邇來我亦積極推動對非經貿外交,鼓勵民間業者赴非投資設廠。本部近已編撰完成我非洲八友邦之「投資環境簡介」,並分送我國內十七個相關產業的九千餘家公司參用,期使我民間業者深入瞭解各友邦之政經環境與投資機會,積極赴非投資。

  為了充分落實醫療合作,推動「醫療外交」,我國目前在查德、布吉納法索及聖多美普林西比等三個友邦已派駐醫療團,並邀請友邦醫護人員來華受訓。自本年五月起,本部首辦「徵求現代史懷哲」活動,獲得熱烈迴響,將即甄選醫事人員前往非洲服務,以期協助友邦提升醫療水準[註四]。整體而言,目前我與非洲八友邦之關係,持續在穩定中成長。

四、歐洲地區
自我與馬其頓共和國於本年元月建交以來,雙方關係進展迅速。本人曾於本年三月率團往訪,四月間本部亦組成難民救援團前往捐贈救濟物資,提供醫療支援。繼 大院王院長本年七月應馬國之邀率團前往訪問後,行政院蕭院長亦於八月前往馬國,與馬國總理喬傑夫斯基舉行高層會談,並簽訂多項雙邊合作計畫,以進一步鞏固中、馬兩國邦誼。

  基於維護人權及人道關懷之精神,李總統特於本年六月發表聲明,對科索沃及巴爾幹亟待重建地區,提供相當三億美元的援助。此為我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對國際社會所作最重要的宣示之一。此一宣示不僅廣獲國際社會高度肯定,也適足展現我參與國際事務之意願與能力。截至年底為止,我對科索沃地區將提供大約六百五十萬美元人道援助,未來亦將視主客觀狀況妥慎研酌。

  「歐聯執委會」已將「來華設處」列為優先辦理事項,「歐洲議會」也曾多次通過友我議案,支持我加入國際組織,並在該會本年二月與中共「建立廣泛夥伴關係」決議案中,強調對中共武器禁運立場,關切台海和平,及要求中共尊重人權與從事政治改革等。鑒於本年「歐聯執委會」及「歐洲議會」已相繼改組,我將積極加強對歐聯及其會員國的總體工作,以早日促成我與歐聯關係法制化。

五、北美地區
本年適逢「台灣關係法」實施廿週年,故自四月起,中、美著名學術機構即分別於台北及美國舉辦多項研討會,邀集中美雙方官員、國會議員及學者專家與會討論,以增進各界人士對中美關係及「台灣關係法」的重視,並促請美方進一步落實「台灣關係法」各項條文的精神與內涵。

  本年迄今,美方已三度宣布對我軍售,顯示對我安全的關切與支持。我政府將在此基礎上,持續與美國行政部門溝通,使美方瞭解柯林頓總統有關對台「三不政策」言論對我造成之傷害,促請美方切實履行「台灣關係法」、一九八二年「六大保證」及一九九四年「對華政策檢討」中對我各項承諾。

  自本年初迄今,美國國會陸續通過包括支持我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重申「台灣關係法」對我承諾、支持我儘速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及關切我震災重建工作等決議案,並就「國防暨外交授權法案」及「撥款法案」提出修正案,一方面要求美國防部長應就台海安全情勢或台海兩岸軍力差距向國會提出報告、美國務卿須就助我參與國際組織事向國會提出報告,及美國於決定對我軍售前須先與國會諮商;另一方面也要求美國政府促請中共公開放棄對台使用武力,並在台灣遭受中共威脅或武力攻擊時協防台灣。此外,「台灣安全加強法」草案在眾院國際關係委員會通過後,雖仍面臨美國行政部門的若干保留態度,但仍受到許多參眾議員的堅定支持。我們對美國國會關切台海安全的盛意,一向至為肯定,也期盼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能在此一重要課題上,達成利我共識。

  美國與中共不論在人權、貿易及科索沃議題上,均存有極大歧見,而政治獻金案及核武竊密案更在美國引發強烈爭議。中共總理朱鎔基雖於本年四月訪美,意圖改善彼此關係,其後爆發的中共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事件,卻使美國與中共關係陷入低潮。本年七月,中共對於我國將兩岸關係定位為「特殊國與國關係」反應強烈,並試圖透過美方向我施壓,包括要求美國減少乃至停止對我軍售,及排除將我納入「戰區飛彈防禦系統」等。柯林頓總統面對中共的強大壓力,仍再三強調信守「台灣關係法」對我的安全承諾,提出其兩岸政策的「三項支柱」,並派遣「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來華,完整重申美國對華政策不變之立場。此外,第四屆「中美次長級經濟對話」已於本年七月順利召開,而柯林頓總統於九月我國發生嚴重震災後,亦立即發表聲明,向我表達慰問之意,並強調美方將直接與我聯繫,以提供必要之協助。足見美方雖基於全球戰略利益考量加強與中共交往,且經常面對中共強大蠻橫壓力,尚不致動搖對我一貫政策之基礎。不過,我們所關切的自然不僅限於美國對我政策之「基礎」,對於整個政策之內涵、延伸及未來走向,都不能稍有輕忽。

  本年九月,美國與中共於紐西蘭「亞太經濟合作」(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期間舉行「柯江高峰會」,其結果似未超出我方預期範圍,然我方仍在積極瞭解查證中。鑑於兩岸良性互動須在雙方對等的基礎上才能進行,我將持續籲請美方在與中共交往時,不損及我方利益,不向中共傾斜,且不排除平行加強與我關係,如此方有可能促成我與美國、中共「三套雙邊關係」的「三贏」發展。不過,我們也要指出,即便是台北與華府都樂見「三贏」理念付諸實現,中共是否有此期盼,顯然令人置疑!

六、中南美地區
中南美洲與加勒比海地區是我邦交國最集中的地區,在國際場合對我支持甚力。我於本年六月正式成為「中美洲議會」的永久觀察員,目前並積極推動加入「中美洲統合體」,以期進一步強化與該地區的雙邊與多邊關係。

  本年迄今,我國在中南美洲地區的友邦中,計有三個國家先後經歷政權移轉,包括薩爾瓦多、巴拉圭及巴拿馬。為了加強與各新政府間的關係,行政院蕭院長繼本年元月出訪貝里斯、海地及多明尼加等三國後,復於五月率團前往薩爾瓦多,出席新任總統佛洛瑞斯之就職典禮,並順道前往瓜地馬拉及聖克里斯多福訪問。本年九月一日,巴拿馬新總統莫絲柯索女士宣示就職,蕭院長亦再度以總統特使身分前往致賀,巴國表示期望與我加強合作,並肯定兩國維持密切邦誼的重要性。為持續推動我國與巴拿馬新政府的往來,本人也在十月下旬往訪,親身體驗了巴國領袖落實兩國友好關係的誠意與期許。

  本年五月,我與東加勒比海四國總理高峰會議於聖克里斯多福舉行,會中曾檢討我各項援贈計畫的成效,並研議如何強化雙邊經貿投資關係。同年八月,本人亦先後前往哥斯大黎加與多米尼克,分別參加我與中美洲及東加勒比海友邦的「外長會議」,與會各國外長一致重申加強區域經濟合作,及支持我國參與聯合國等國際組織之立場。本年九月,「第二屆中華民國與中美洲元首高峰會議」在台北舉行,此係我國首次舉辦的大型國際高峰會議,不但深受國際社會重視,對於增進我與中美洲國家的合作關係,亦極有助益。

七、國際組織
我國現以參加功能性國際組織為優先目標,並積極協助民間社團及相關人士參加各種國際組織。目前我國參加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共十六個,非政府間國際組織則達九百五十五個之多,並為「世界貿易組織」(WTO)、「美洲開發銀行」及「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等國際組織之觀察員。

  本年係我連續第七年推動參與聯合國案,我在提案方式及內容上均有所調整。鑒於國際社會對聯大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所造成的不合理現象已有所瞭解,本年我已不再直接要求聯大撤銷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中有關排我部分,而改採理性訴求,要求聯大設立「工作小組」,審視我國特殊國際處境,並尊重我兩千兩百萬人民參與聯合國的基本權利。此外,本年提案內容特別凸顯兩岸對等地位,並以南、北韓及前東、西德各自在聯合國中擁有代表權為先例,將「中華民國在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對等並列,俾使國際社會瞭解台海兩岸自一九四九年以來分治共存的事實。本年共有十三個友邦向聯合國提案或連署,而且在總務委員會及大會總辯論中,也分別有廿個及廿五個友邦與無邦交國家代表強力發言支持我案。針對美、英、法等國在總務委員會發言之事實,我們已經具體表示不滿,並將加強溝通,期盼各國體察我推動務實外交之立場,尊重我參與國際組織之意願。本案雖因中共的政治干預,仍未能列入聯大常會正式議程,然而在會中造成激烈辯論,已再度引起國際社會關注。

  「九二一震災」後,聯合國發言人雖向我致意,卻稱呼我為「中國台灣省」。本人即以中華民國外交部長身分致函安南秘書長,表達我方之強烈抗議。此外,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處」官員穆勒(R. Mueller)曾表示,聯合國對於台灣之震災所能做之事不多,因為聯合國並不承認台灣為正式政府,我對此相關言論亦不接受。在當前「人權高於主權」的國際潮流下,我國雖非聯合國之會員國,卻同為地球村之一員,聯合國實不應以政治因素干預人道救援工作,忽視我國之人權。

  在「世界衛生組織」(WHO)方面,本年四月及五月間,我友邦索羅門群島、宏都拉斯、聖文森、賴比瑞亞及塞內加爾等五國分別向「世界衛生組織」提出「邀請中華民國以觀察員身分,參加世界衛生大會」之提案。雖然該項提案在中共阻撓下,未獲列入本屆大會議程,但本案在推動過程中,經過我國民間組織及國會朝野力量之積極努力,已有愈來愈多的無邦交國家對我所遭受的不合理待遇表示同情,美國參、眾兩院分別通過支持我之相關決議,若干國際醫界人士也熱心建議「世界衛生組織」接納我國參與,顯示我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訴求,逐漸在國際間獲得認同。

  在「世界貿易組織」(WTO)方面,審查我國入會案的工作小組迄今已舉行過十次正式會議及三次非正式會議。目前我國已與所有要求與我進行諮商的廿六個世貿組織會員完成雙邊談判,僅餘香港尚待與我簽署協議。本年七月,中共為阻撓我入會進程,唆使古巴、孟加拉、巴基斯坦及斯里蘭卡等國公開反對審查我入會申請案,所幸美、加及歐盟等主要會員國均發言支持我國,使該杯葛行動無法得逞。目前政府正致力於儘速完成多邊諮商程序,以期早日達成入會目標。

  我國一向積極參與「亞太經濟合作」(APEC),並極力爭取在台主辦相關會議。在本年九月紐西蘭會議召開之前,我國即再三呼籲,「亞太經濟合作」係一經濟性國際組織,期望各國勿於該場合談論政治性議題,惟中共顯然毫無此想,尤其是在會後聯合記者會中,對我大肆打壓,連地主國外長亦失去了擔任主席的分寸。我們一方面要注意因應APEC是否可能在今後漸趨「政治化」,另一方面也要有效防制中共在台海兩岸皆出席的國際場合中,持續以兩岸議題影響會議正常進行,並企圖移責予我的可能性。此類狀況,果不可免,勢將成為我們積極參與國際組織與國際活動之嚴苛挑戰,我們也必須未雨綢繆,及早研議,以期因勢利導,掌握機先,有效反制。

參、「跨世紀外交」的三項原則
展望未來,本部將掌握時代脈動,以持續推動「政治外交」、積極開展「經貿外交」及雙向進行「全民外交」等三項原則,全力落實我國跨世紀務實外交的工作。

一、持續推動「政治外交」

(一) 維護主權,拓展雙邊正式外交關係
與邦交國的正式外交關係,是國家主權的表徵,更是我國際法人地位的基礎。鑑於中共在我提出「特殊國與國關係」後,全力加強「大國外交」、「周邊外交」以及「三光」策略之力度,企圖進一步在國際社會孤立我國。我友邦國家能在此際代表我國在重要的國際組織內傳達訊息,對於確保我國際地位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為了維護國家主權,並進一步廣結國際善緣,舉凡邦交國、無邦交國、先進國家或發展中國家,均為我積極交往之對象。今後我將持續強化與各國行政及國會部門之互動,透過高層互訪,落實「以經貿為主軸」的務實外交,以及各項實質關係之強化,以「質」、「量」並重的原則,鞏固既有邦誼,並主動對世界各國伸出友誼之手,使其願意基於平等互惠之原則,與我發展各項友好合作關係,進而建立正式外交關係。

(二) 促進區域和平,倡導多邊安全對話機制
鞏固國家安全,促進國際和平,是外交工作的重要使命。國家主權之維護,實質往來之提昇,在在皆與國家安全密不可分。此外,面對當前重視「協商合作」的國際環境,多邊安全對話機制亦為維持區域和平穩定,以及地區成員互利共存的基礎。我國位居「美日安保體制」的要衝,以及美國對中共「交往政策」的最前線,在亞太安全架構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而台海和平更關係著西太平洋國際航道的安全與亞太經濟發展的前景。為了增進國際社會對台海和平之瞭解與重視,我正積極舉辦各項研討交流,研議推動「台海和平區」理念,及構建「亞太安全對話機制」共識,並同步爭取成為「東協區域論壇」(ARF)對話夥伴,及提昇參與「亞太安全合作會議」(CSCAP)層級,以期透過對話及參與,維護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進而鞏固國家安全。

二、積極開展「經貿外交」

(一) 鞏固邦誼,發揮台灣經驗國際效應
與友邦建立雙贏的合作關係,是鞏固邦交的基礎。為了反制中共「金錢外交」,並與邦交國維持可長可久的友誼,我已開始推動「以經貿為主軸」的外交政策,結合政府及民間總體力量,包括沿用「BOT」理念,結合市場機制與外交利益,構建真正互利互惠的雙邊關係。目前政府已制定「鼓勵民間業者赴有邦交國家投資補助辦法」等優惠措施,為有意投資廠商提供多方協助。本部自上年迄今,亦陸續舉辦「中小企業貿易及投資機會說明會」、「台北國際友邦商品暨旅遊展」,以及「中美洲咖啡嘉年華」等活動,主動增進國人對友邦之認識。未來,我將在尊重自由市場機制之原則下,秉持「為企業找出路」及「為台商找市場」之精神,使友邦成為「友誼與進步的櫥窗」,供鄰近國家借鏡,發揮「台灣經驗」國際效應,進而開展與其他無邦交國家之實質交流。

(二) 整合資源,達到重點地區外交突破
我國強大的經貿實力,是推動務實外交最有力的開路先鋒,尤其足跡遍佈全球的台商,更是我拓展經貿網脈的最大力量。在當前重視經貿利益的國際環境中,無邦交國家雖與我無正式外交關係,然而卻不可能排除或避免與我發生經貿互動。目前我已與一百八十餘個國家及地區發展經貿關係,足見「經貿外交」實為我突破中共封鎖的最佳利器。尤其絕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對於「台灣奇蹟」的過程與成果,極為注意並希望能夠進一步瞭解,更盼得到我們的協助與合作。更何況我國已是極具實力的對外投資國家,以我國對東南亞國家的投資為例,目前已高居越南、馬來西亞外資來源的第二位,泰國的第四位、菲律賓的第五位,以及印尼的第六位。此外,政府亦曾於本年六月舉辦「新歐洲商品及旅遊展」,以期增進與中、東歐地區國家之實質關係。今後我將持續整合經貿資源與外交運作,釐定重點地區,才能達到外交突破的效果。

三、雙向進行「全民外交」

(一) 擴大全民參與,反制中共統戰
外交工作是屬於全體國人的,不但外交人員要全力以赴,政府同仁要全面動員,社會各界也必須全民參與。為了結合全民力量,提高民眾對外交事務之參與感,並確保我國及友邦的人民能因邦誼而真正受惠,我國的跨世紀全民外交,不僅將植基於國人與僑民的需要與感受,也將體察友邦人民的需要與感受,以追求真正具有民意基礎的外交作為。因此,外交工作今後更要加強與民溝通,沒有民眾的瞭解,就沒有民眾的支持;不能滿足民眾的期許,外交工作也失去了意義。舉例而言,政府為了鼓勵年輕人參加海外志願服務,已訂定「中華民國青年參與海外地區志願服務實施要點」,除了可開拓青年國際視野,並可藉此增進我國與其他國家人民之間的相互瞭解[註五]。此外,鑑於中共近來積極利用其建政五十週年、改革開放廿週年及澳門即將回歸之際,訴諸「民族主義」,加強對我國人及僑胞進行統戰活動,我將本著「以民主來吸引僑心,以服務來爭取支持」之精神,致力凝聚共識,與海內外國人共創外交新局。

(二) 回饋國際社會,建立援外體制
我國自一九五○年至一九六五年,接受美國在各方面的援助共計約四十億美元,奠定了經濟發展及社會安定的基礎。今日,我已從「受援國」中站起來,積極從事國際人道救援工作。我們從未在國際社會需要援助時缺席,而此次我國因震災受創之際,國際社會亦未在我國亟需援助時缺席。由此可見,對開發中國家提供援助,不僅得以回饋國際社會,亦符合我國家利益。

為了推動我援外工作法制化及透明化,本部已研擬「國際合作發展法」草案,並參考世界各國援外的比例數據,使國人瞭解外交預算的運用情形。我國八十七年度援外金額僅約佔我「國民生產毛額」(GNP)的百分之零點一,平均每人每年只花費新台幣四百元在援外經費上,距「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會員國平均援外經費佔GNP百分之零點三五的比例(即平均每人每年需花費約新台幣一千四百元),以及聯合國希望已開發國家援外經費佔GNP百分之零點七的目標(即平均每人每年需花費約新台幣二千八百元),均相去甚遠。此外,在八十九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中,外交支出僅佔百分之一點九五。相較於中共一九九七年對非洲地區投注八億四千萬美元及一九九八年在亞太地區投注十五億八千萬美元的贈、貸款金額,我政府經費實屬有限。當然,在我國遭受「九二一大地震」之後,重建工作需要許多預算,援外資源的分配也必然要有更審慎負責的思考,但是援外工作的重要性以及建立一個更務實而靈活援外體系的需要,仍然不容忽視。

(三) 宣揚政經成就,提高友我聲浪
重視民主人權,是當前國際社會的主流價值。我國近年來在政治民主化、經濟自由化及社會多元化等方面的成就,正好與這個國際趨勢深相契合。如此良好的形象,值得國際社會廣為週知。為了爭取國際社會對我之支持,提高國際輿論友我聲浪,我將積極透過國會互訪、文化交流及網際網路等多元管道,將我國的政經成就呈現給國際社會,使各國人民瞭解我們,進而支持我們。針對近來我國將兩岸關係明確定位為「特殊國與國關係」而引起國際高度關切事,本部亦即刻採取因應措施,多次通電全球館處、籌組宣達團,並透過網際網路等方式,向各國政府、媒體、學界、智庫及重要意見領袖等人士妥為說明,以增進國際社會對我國立場之瞭解。

肆、以通管為目的的況世紀外交展望
外交是我國生存發展之所繫。李總統在「台灣的主張」一書中曾經提及,我國外交工作的首要課題,在於堅持「存在就有希望」、「生存才能發展」的信念,因為「如果外交推展失敗,國家和人民的生存必將無以為繼」。唯有確保台灣的存在,才有台灣民主化和經濟發展可言。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的統計,我國為全球第四位最具競爭力的國家,預計未來八年的平均每年每人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率高居世界第二。如此的經濟實力,當然有資格爭取適當國際空間,參與更多國際活動。此次震災後,來自世界各國元首、政要及人道救援的慰問與援助,更使我深切瞭解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並不孤獨,今後我全體國人更須「個個站起來,人人走出去」,追求更寬廣的國際生存空間,並善盡地球村成員的本分。

  繼「六四天安門事件」後,「九二一大地震」使世界各國再一次認清中共蔑視人權的真面目。當各國紛紛忙於協助我國賑災時,中共卻忙於宣示對我之主權,利用各種國際場合,強調我為其地方政府,極盡矮化及打壓我之能事,這種「人道擺一邊,霸道擺中間」的作法,完全與當前「人權高於主權」的世界潮流背道而馳,相對於台灣在華南水患時捐贈逾四千萬美元之善舉,實有天壤之別。

  最近,英國「衛報」曾形容中共對於兩岸關係的霸權心態為「接受我的條件,否則免談」[註六],而美國多位參、眾議員也同聲譴責中共利用我國此次震災謀取政治利益的行徑。面對中共種種不理性的作為,本人願在此呼籲國際社會,尊重我國有「向共產制度說不」的權利,並在台海之間,「給和平一個機會」!(Give peace a chance!) 我們始終認為,兩岸關係不應是「零和」的生存遊戲,而應是台灣、大陸、美國及日、韓、東協等亞太國家,甚至整個國際社會「通贏」(everybody wins)的良性關係。然而,如果中共拒絕接受兩岸對等分治的歷史事實,致使台海失去和平,則必將演變為所有相關國家「均輸」的局面。「特殊國與國關係」所表達「對等」的理念,將有助於兩岸和平穩定機制的建立,對亞太地區而言,更是持續安全與繁榮的保障。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本年六月公布之「一九九九年人權報告」指出,中國大陸過去一年的人權狀況毫無改善。然而,中共不但不思政治改革,反而利用「大國外交」及「周邊外交」對我夾殺,企圖實現「三光」計畫。在此之際,我全體國人更須運用智慧,團結一致,堅守對自由、民主、人權的信仰,才能「以小搏大」,確保國家「存在」的事實。最近民調結果顯示,有近九成民眾反對「一國兩制」,近八成民眾支持兩岸關係為「特殊國與國關係」,並認為即使因為拓展外交而造成兩岸關係緊張,我國仍應繼續發展外交關係。我們從來都不希望為自己爭取生存發展權益的務實外交造成兩岸緊張與對立,但也不會忽視民眾對外交工作的支持與期許。反觀中共在國際社會對我的持續打壓,不但傷害兩岸人民的特殊情感,無助於未來中國民主統一的進程,更有害於國際和平與穩定。

  本人到外交部服務兩年以來,曾廿二度前往各地訪問,並時時以「維護國家主權」、「鞏固國家安全」、「確保全民福祉」為念,竭盡所能,奮力前進。承蒙各位委員長久以來的支持,使我外交工作得以在困境中力爭上游,今後本部同仁更將以民主為號召,以民意為依歸,以民利為目標,以全民為後盾,持續為「提高國家的能見度,擴展我國的知名度,增進國際的參與度」而努力。盼望各位委員隨時不吝賜教,並繼續給予本部同仁支持與鼓勵。謝謝!


--------------------------------------------------------------------------------

(註一)
在九月廿一日至九月廿八日之間,共有九十九個國家、地區及國際組織向我表達關切慰問之意。至十月十五日,則計有一百三十二個國家、地區及國際組織向我致意。至於派遣救援團的國家,自九月廿一日至九月卅日,共有二十二個國家、地區及國際組織派遣四十一個救援團、七六七名團員、九十九隻搜救犬來台(請參見附表)。

(註二)
這三個中亞國家係哈薩克、塔吉克與吉爾吉斯。

(註三)
根據經濟部國貿局統計,上(八十七)年我與日本貿易逆差為一百七十六億九千萬美元。

(註四)
本部自本年五月起舉辦「徵求現代史懷哲」活動,業已有超過百位各類醫事人員應徵,經委請「中華民國醫院協會」進行甄審作業,已於十月十九日遴定十五名醫事人員,將於明年二月下旬派赴馬拉威,協助馬國姆祖祖市中央醫院之初期營運。

(註五)
外交部刻正積極爭取在社會役中列入海外服務役,徵召學外語之大專畢業生,利用兵役時間在海外從事服務性工作,一方面參與援外工作,另一方面開拓青年人的國際觀及處理國際事務之能力,對國家發展將至有助益。

(註六)
參見英國「衛報」(The Guardian)一九九九年九月廿三日社論「援助可以,修好免談」(Aid-but not Am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