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九十年度田部長新春記者會談話紀錄(2001/01/15)

 標題:九十年度新春記者會談話紀錄



時間:90/01/15

部長:
各位媒體朋友大家早安

首先,對於各位媒體朋友在過去七、八個月期間對外交部及我個人在外交工作上的勉勵與支持,特別向大家表示感謝之意,並且祝福各位朋友及家人新年愉快。
在開始說明新一年外交工作展望之前,我想大家最關心的一個問題,就是發生在我邦交國薩爾瓦多的強烈地震。這一次薩爾瓦多的大地震,事實上在其鄰近國家如宏都拉斯、瓜地馬拉也受到一些災害,但並沒有像薩爾瓦多這麼嚴重。我們在接到消息之後,立即與外館取得聯繫,目前駐館同仁、眷屬以及當地的僑民都平安,並沒有任何有關他們受到波及或傷害的消息,但是大使館確有一點龜裂的現象,其他都很好。

本部針對此次薩爾瓦多地震災情,已成立專案小組,由邱次長榮男主持,今天早上十一點將召開第一次會議。外交部已將總統、副總統、行政院張院長以及我本人致薩爾瓦多總統佛洛瑞斯、副總統金達尼亞及外長阿畢拉夫人的慰問信經由我駐館轉達。各位都知道,薩爾瓦多與我國邦誼非常久遠,尤其現在在位的三位領導人:總統、副總統及阿畢拉外長,是我們非常好的朋友。對這一次地震所產生的災情,我們特別感到難過,我們會盡做朋友的道義責任,做一些必須的、因應的工作。

各位在媒體的報導上已經看到,昨天晚上,我們已經有一個卅人的救難隊出發了,在此特別要感謝內政部消防署以及台北市政府消防局,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組成這個救難隊。這裡面有一個插曲,昨天救難隊要出發的時候本來是下午四點多,但是飛機沒有座位,後來改成晚上九點多的華航班機;由於當時只有十六個空位,而當華航宣佈尚缺十四個座位時,許多旅客踴躍的讓出座位。其中有一個美國人家庭乙行四人原本要搭機前往舊金山,立刻把他們的座位讓出來,非常令人感動。雖然這是一個小事,但是含意很大,我特別提出來。

另外我們透過駐日內瓦辦事處,向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處說明我國援助薩爾瓦多震災之最新狀況。在民間方面,我們國內亦有很多義舉。例如此次華航免費提供卅個座位給救難隊員及運送龐大的救難器材;其他如第一銀行也表示願提供救助金;中華救援總會、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慈濟功德會、世界展望會及厚生會等機構,都很積極地提供援助。對於國內各界所提供的救援工作,我們希望能夠經由外交部統籌辦理。以上是有關薩爾瓦多地震以及我們初步所做的一些因應措施,將來薩爾瓦多政府還會向我們提出一些援助要求,屆時我們會以最大的愛心來處理。

有關本部的業務,各位都知道,新政府自去(八十九)年五月二十日上任至今,本部認為很有需要讓我們的邦交國及國際友人對新政府(尤其是政黨輪替之後不同政黨的政府),不要抱持有任何的疑慮。我們花了很多的時間,也做了一些工作,讓他們對我們新政府能夠感到安心。我們部內同仁第一次經歷政黨輪替這樣的變化,所以在部內也盡量安定部內同仁的人心跟士氣。幾個月下來,基本上外交部同仁已經都安定下來了,我們從去年秋天開始也進行了必要的人事異動,預期人事異動在最近一、兩個月內還會持續。在人事異動結束之後,各位會發現我們基本上是在落實原先我所提出的一個理念:要讓我們駐外館的館長,不管是大使也好,代表也好,往年輕化、專業化發展。所以這一次的更動可以說幅度相當大,希望今年在人事更動之後,推動更積極的外交工作。

對於今年要做的外交工作,基本上大目標跟往年並沒有很大的差異。就總的方向來講,第一,當然希望鞏固我們與邦交國的關係,如果有任何機會,我們也不排除建立新的邦交關係,但是與廿九個邦交國,我們會盡最大的力量穩住與他們的關係。第二,跟很多與我們沒有正式外交關係的國家,包括:美國、日本、澳大利亞、東協國家、歐洲各國等等,我們希望進一步充實並提升所謂實質的關係,包括官員互訪、經貿文化的關係,我們都希望加強。第三,我們也會盡力積極推動參與國際活動。這裡面可能要做兩大項目:怎麼樣來協調及動員國內民間組織更積極的、更有計劃的、更有系統的協助政府進行國際活動;並透過外館與所有國家政府,有邦交的、沒有邦交的,爭取他們支持我們參與國際活動,這個我們會更積極地來做。

今年我們在進行這些外交工作的時候,面對的一些國際客觀的情勢,要特別注意的,有下列幾點,我想特別提出來向各位做一個報告。

第一.今年要特別重視與美國的關係,布希先生在就任總統之後,共和黨政府必然會重新檢討對華及對兩岸的政策,很可能對整個亞洲政策跟他的戰略及全球上一些戰略的構想都有檢討、修正的機會。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希望與美國政府行政部門、國會之間,保持非常密切、溝通的管道。我們希望與美國政府建立高度的互信及互動,在現有的良好基礎上,進一步推展與美國政府的關係,使兩國、兩個政府之間,針對兩岸以及其他相關議題,相互之間不要有任何質疑,盡量做到互相信賴、互相溝通。

第二.加強對歐盟的工作,基本上我們希望在李次長就任駐比利時代表之後,同時主導我與歐盟的關係,希望今後與歐盟的關係,能夠全面加強。對其他歐洲國家,我們也希望能夠進一步提升實質關係。對一些還沒有任何關係,沒有建立任何辦事處或其他關係的國家,在南歐或東歐,我們也會積極尋求建立關係的可能性。

第三.我們今年要準備好好去做的,就是有關元首外交,元首出訪的事情,我們仍然會妥善來規劃。

第四.關於APEC,APEC今年會在中國大陸這個經濟體舉行,我們在參加大陸一連串APEC會議時,可能會面對一些敏感的議題,我們希望事先做好準備,與大陸做好溝通。今年透過到大陸參加所有官方活動,希望能夠利用這個機會建立、加強與大陸之間的良好互動關係。
第五,WTO,我們預期今年應該有機會加入。我們必須從事有關因應的措施,除了外交部之外,我們希望協調其他部會,為將來進入WTO後做好準備工作。
另外一點,我們今年也要去做的,我順便提出來,就是落實外交學院,我們希望行政院近期能正式批准。我們認為這件事要積極來做,外交學院建築物的規劃已經開始了,在以後的這幾個月,我也會把這個事情實現。

還有是有關對友邦國家及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援助,援外工作過去有一部分受到社會各界的質疑,我們希望能更進一步往透明化、法制化方向從事對外援助的工作。因此,目前我們正在準備一個「國際合作發展法」草案,將在近期內提到行政院批准,希望透過立法院立法,在今年春天完成。

媒體最近所關心的無任所大使任命,在春節前後應該會發表。在時間上有一些拖延,最主要是無任所大使被聘任的條件必須是無雙重國籍、無外國籍的,必須是目前沒有擔任政府公職的,我們要確定所聘任的大使符合這些條件,所以在時間上有些耽擱,但最近就會發表。

最後我要提一下,今年我們也要落實外交替代役,讓一些年輕人可以把外交工作當做服役的一種替代,在今年年底之前要落實這項工作。其它還有一些比較具體的、點點滴滴的工作、目標和內容,因為時間的關係,就不一一列舉,等一下各位有什麼問題,我會盡力來答覆。

在推動這些外交工作的時候,我們也面對一些客觀的情勢,我很簡單地提出四點,這些客觀情勢會影響我們今年推動外交工作的方向與內涵。
第一,希望目前國內所發生的轉型的政治僵局與經濟調整,所產生的經濟問題,不會影響到我們外交的工作。
第二,北京方面已經把統戰做到我們國內來,已經做到海外的僑社,可以預期大陸方面愈來愈自信,對我們外交工作的壓力也會加強,面對這種情況,我們充分瞭解大陸打壓我外交空間將絕不手軟,所以我們必須嚴肅以待,我們自信有能力來面對這個挑戰。
第三、今年整個外交工作的大環境,尤其在亞洲方面,將受到美國新政府對外交工作的調整及檢討,對此我們必須非常審慎的因應,並且積極小心與美方溝通。第四、今年的外交工作,我們當然會在現有基礎上,不只求安定而已--去年我們是以穩定為主--更希望在穩定的基礎上進一步推展工作。尤其是在人事方面,比較重要的駐外館處人事佈局近期內將會完成,人事佈局完成後,希望追求發展,進一步開展雙邊關係及國際活動空間。

以上很簡單的,把今年我們想要做的工作,向各位同胞、各位媒體朋友作一陳述。接下來各位有什麼意見或問題,我很樂意來回答,謝謝各位。

陳司長銘政:
謝謝部長的說明,現在開始提問。提問之前請先報所屬媒體及姓名,為讓在場所有媒體朋友均有發問機會,原則上,每人以一個問題為原則,現在請各位發問。

中央社呂怡青:
謝謝陳司長,我是中央通訊社記者呂怡青,部長剛才提到元首外交,我就這方面的問題,請教部長。中共領導人李鵬、胡錦濤、唐家璇等人近期頻頻出訪,從事大國外交。部長您過去也曾提及,對我國而言,從事元首外交有助於打開我國國際能見度,爭取國際社會之支持與認同。您去年上任後也分別推動元首及副元首出訪中美洲邦交國的計畫,您的評估成效如何?外交部今年有無規劃正副元首甚至行政院長出訪計畫,其方向大致為何?在現今國內經濟不太景氣情況下,外交部如何以最少的資源來打一場最有效的仗?最後,我想請教的是,過去您在擔任學者的時候曾在一篇文章中提及,李前總統及連前副總統從事元首外交的優勢,當中您提到這兩位具有知識淵博,儀表談吐等國際政治人物的水準等優勢。就您來看,我們的正副元首的人格特質及其優勢為何?

部長:
我想元首外交的工作必須要做的道理,正如妳剛才提到,中共高層領導人不只是最近而且是經常頻頻出訪,我們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國領導人不可能關在自己家裡完全不出門,尤其在新政府成立後,新政府領導人在適當時機到外國出訪,可讓友邦國家領導人及其所有國民有機會與我國領導人接觸、認識;我認為這種人與人的直接關係非常重要,而且我們很多友邦國家,也要求我新政府領導人,尤其是總統、副總統,有的也提到行政院長,希望他們有機會到訪,與友邦領導人建立私誼,實地去了解我們所提供的各項合作援助計畫,我覺得非常重要。像上次陳總統到非洲去訪問,受到非常熱烈的歡迎,這次甘比亞總統來訪,特別又提到這件事,我想這些活動對加深友邦國家鞏固邦交是非常重要的。

今年希望有機會規劃我政府領導人出訪,對象當然以有邦交國家為主要對象,我們也會考慮到國內財經情況比往年差的事實,外交部的預算也受到一些影響,我們會量力而為,不會鋪張,不會刻意用很多經費來作這些工作。行政院長去年沒有安排出訪,不是外交部不願規劃,去年唐院長身體健康狀況不是很理想,不適宜出訪。今年我們希望行政院長能有機會,而且不只一次,能到友邦或鄰近國家進行訪問,我們會積極規劃。我個人認為,除了總統、副總統之外,其他的高層官員,一有機會就應該走出去,中華民國是一個以經貿關係為主體的國家,與外國的關係必須非常密切,政府官員如不出訪,人家也不認識你,那也不行。我們必須累積這種到國外參訪及參加開會的經驗,以進一步開闊我們官員的國際觀,今年我們會特別重視這些事情。不只是妳剛才提到的這三位,我想包括我個人在內,一有機會就要走出去,只要我們立法院的朋友讓我走的話,我會很希望到各國推動邦誼。

剛才妳提到,李前總統及連前副總統在學術上的地位,到了外國會得到正面的回應。但我想我們目前的領導人,包括總統在內,他們到國外,也會得到國際社會正面的肯定,包括像陳總統這麼年輕,充滿活力,對很多事都充滿好奇,反應非常靈敏等等,很多友邦國家的元首與他接觸後,都對他印象深刻。如果我們的官員出訪,負面比較多的話,我們會儘量少做,但目前看起來,都是正面比較多。我希望這樣的一個評價,包括我個人在內,如果我出訪,負面太多的話,我也不會出去。

中時徐孝慈:部長好!我是中國時報徐孝慈。您剛才特別提到今年將加強對美關係,您也提及美國新政府上任後其東亞戰略會強調與日本之安全合作;駐日代表羅福全於上週返國時,也在此一概念下提出未來加強駐日代表處與駐美代表處之間制度性對話的建議。請問部長,從組織變革角度來看,您是否曾考慮建立各駐外館處間直接對話管道;從此角度來思考,未來為推展對歐盟之工作,駐比利時代表處有無可能成為駐歐各館處對歐工作政策彙報中心,以有效的運用整合資源,謝謝。

部長:
謝謝妳,徐小姐這個問題很好。目前現有的機制是各駐外館處之間的協調工作透過部內次長來做,我們的次長有功能上的區分,例如有一位次長的主管範圍包括北美洲,就由他來協調,過去是這種做法。不過,剛才孝慈提到駐日羅代表福全提出,希望駐日及駐美代表處,尤其是代表之間能有機會,也許是定期性地針對相關的外交戰略及議題進行意見交換。我想這是一種新的思維,我們會認真來考慮,應該如何來作才好,我想總是一個好的建議,我們不會隨意忽視。對歐工作,我們有對歐工作區域會報,由部長或次長定期來主持;駐比利時代表處是兼管對歐洲聯盟的工作,而不是同時來協調所有駐歐的工作,它是對比利時的工作,同時兼管對歐洲聯盟的聯繫,光是就對歐盟的聯繫工作來說,也夠忙碌了,因為將來我們想做的事情非常多,我想在這個基礎上,你就可以了解,為什麼我們會請李次長到歐洲擔任此一工作。
中視記者王晴玲:
部長您好,我是中視記者王晴玲。世界自由民主聯盟是我國一個非常重要的民間組織,是代表我國參加聯合國非政府組織的一個重要單位,今年該組織好像鬧了一個雙胞,各自要舉辦年會,不曉得外交部未來將如何協調?關於經費補助方面又要如何進行?

部長:
世界自由民主聯盟這個團體的確是非常重要,是我們國內所有的民間機構?,目前唯一可以參加聯合國活動的一個組織。這個機構正如您所提到的,目前有所謂「鬧雙胞」的情況,是有兩個人同時認為他是總會的會長,背後有兩組人參加他們的活動。這件事情,過去兩個多月我們也仔細思考,如何協助他們整合起來。到目前為止,我們的結論是,這個問題恐怕不是外交部或外交部長的能力所及。所以我們就決定不直接涉入,我們還是從旁協調,也希望他們之間以及一些相關的政治人物,能出面協調,讓他們之間能整合,如此則外交部的工作會簡單許多。

目前世盟有一項預算列在外交部之下,這個預算是由立法院透過外交部直接撥錢給世盟,金額也不是外交部可以控制的,立法時已經講明了是給世盟的。外交部作為一個監督機構,只能在經費的運作上進行監督。至於他們之間要不要整合?如何整合?我們希望在最短時間內能有一個答案,我們在幕後也做了一些協調、聯繫的工作等等。但是,目前看起來還很難,不過目前看起來很難的事情,並不表示在短期間內就一定達不到,我們希望在今年,尤其是在未來幾個月,這個問題可以解決。除此之外,其他部分,我們不適合進一步答覆。

美國之音記者張楠:
陳總統在今年的元旦文告中提出「統合論」,請問對外交工作意味著什麼?會有什麼影響?外交部在這方面是不是有什麼配合措施或調整?謝謝!

部長:
第一、陳總統提出統合論,政策的意涵以及具體的內容是什麼,目前還在討論階段,我想要經由陳總統進一步說明之後,才能判斷對外交工作的影響為何。第二、以目前討論的方向以及內容來看,我不認為對外交工作有直接的影響。所以,我基本上的態度是,談統合論是為了處理兩岸的關係,我們外交工作仍然按照既定的計畫來做,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統合論的觀念,因事涉敏感的兩岸問題,外交部長通常不發言也不應該發言,不過統合論原來不是中文的名詞,是從英文翻譯過來的。我在唸研究所的時候曾經以一個學期三學分的時間研究統合論,對統合論的基本理論及範例有一些研究。我的瞭解是「統合」(integration),是一個過程,邦聯、聯邦或國協則是institutional structure,是一種體制的架構,這兩者可以相干、也可以不相干。我想就這麼提一下,在觀念上我瞭解的方向是這樣子 。

聯合報記者陳英姿:
部長您好!我是聯合報記者陳英姿,陳水扁總統日前在接見我國駐亞太各國使節時曾經表示,外交跟兩岸是分不開的,所以他會致力於改善兩岸關係,讓台灣爭取更大的國際舞台。因此在兩岸關係方面,台灣可能在今年中隨中共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成為WTO會員。有部分的觀察家表示,中共在加入後內部可能會產生很大的變化,可能是政治上的和經濟上的,而且恰巧又很快面臨他們內部的權力改組,所以在政治上跟經濟上會有不穩定的情況發生。因應兩岸關係可能會有的變化,部長認為未來兩、三年的外交政策,您會怎樣來推演?謝謝!

部長:
我想大陸在參加WTO之後,經濟、貿易跟投資等各方面,對國際社會更進一步的開放、接觸,對它內部社會各方面可能會有一些影響,這是一般人觀察的一種論斷,一種可能發展的趨勢。到底這種影響的內容是什麼,老實說現在沒有人能夠講的清楚,而且也不是那麼立即,也不是說它如果六月份加入,七月份馬上發生事情,所以我們今天來談這件事情、來觀察,在時間點上,不能放的太短,入會之後是會有影響!之後是幾年?影響的內涵是什麼?方向是怎麼樣?這個是很值得我們去評估的,但我們相信是會有影響的。

至於他們內部的權力結構,會做相當程度的調整,這已經是公認的、公開的秘密,等於說在二○○二年中共第十六屆黨代表大會召開之前,他必須把高層的人事佈局完成,等於說從現在到明年的十月間,或者更早一點,在第十六大召開之前的夏天,在北戴河開會的時候,要把這個佈局完成。等於說現在算起來,只有一年半的時間要完成這個工作。政治局的常委裡面,七位常委有五位到了明年是逾齡,超過七十歲!照中共內部目前存在的規則,應該退到第二線,或者是退休。至於他們要不要修訂這個規則,我們不曉得。總而言之,它的內部權力結構會有相當大的調整,這個調整的本身,對大陸政局是否產生動盪,對兩岸的關係有沒有很大的衝擊,這個我們要心理上做準備,但是很難講得很明確!

其他方面,中共內部的社會跟整個的政局是否會有很大的不穩定、動盪,目前媒體以及很多的學者專家,談這些問題,都只是一些猜測,我看過的資料,沒有人能夠講的很具體。我們相信有一些社會跟政治方面的動態已經產生,近幾年來比方說有很多的下崗的工人在抗議等等,這種事情是有的。像法輪功受到鎮壓,表示大陸的領導階層對這些活動是存有戒心的!我們是知道這些的事情,但是現在沒有辦法作一個完整的預估。就外交部來講,我們所關心的其實並不是大陸內部在政治社會經濟方面產生什麼變化的問題,而是在未來的兩三年,中共對外工作對我們的外交工作會採取什麼作法,這個我們比較關心,其他的問題讓別的部會來處理。那麼,在這方面我剛才跟各位做報告時,已經簡單的談到,我們預期中共會加深對我們外交空間的打壓。我想基本上,就概念的思考方向來說呢,我們看看他們對台灣內部的統戰工作,以及在僑社的統戰工作可看出來,他們的活動是在強化而不是在弱化!我們從外館報回來的資料可看出,他們在外交上讓我們更孤立,壓力會持續再加深!每天晚上,我帶著一大堆外館報回來的資料、報告,仔細的看,一個國家一個國家的看。我的感覺是持續在加深,不是在減弱。中共對我們的壓力,這一點我想部內的同仁都有感覺,我們今年對這件事情會很用心的來處理。

國聲廣播電台廖悅佑:
部長您好,我是廖悅佑。想請問部長,剛才部長所說薩爾瓦多的地震我們目前已成立專案小組,也已經致電慰問,不知是否有進一步部會首長組成的慰問團赴薩國慰問?如果有民間機構要與外交部聯絡,是否有電話專線可以進一步與外交部聯絡?對於大陸六四真相的公開對其內部是否會有所影響?請問部長您的看法如何?

部長:
有關薩爾瓦多的震災及救援因應問題,我已提過我們現在已成立專案小組,這個專案小組因為今天十一點才會開第一次會議,所以到底要採取那一個專線電話我現在還沒有確定,如果外界或民間想要與外交部聯繫,可以透過外交部的總機,一定會轉到專案小組,至少是專案小組的負責人邱榮男次長,他會負責,我們希望能夠統籌來做。

民間方面這些救援的心意包括個人與團體,我們希望能夠經由一個統籌的規劃,比較能夠發生效益。你剛才又問到我們的部會首長要不要派團去,我現在還沒辦法答覆,這是總統跟院長才能作的決定,今天早上總統也召見薩爾瓦多駐中華民國大使,等一下午餐之後行政院長將召集並接見救難隊,那個時候也許會有什麼想法,我現在不敢講。但是我個人初步的反應是,目前整個薩爾瓦多的政府及整個社會均投入救援工作,除非我們派去的人能夠直接參與救援工作,否則不要增加對方接待的麻煩,我想這是主要的原則,表示我們的慰問與致意是很好,但希望任何措施不要在對方忙碌時增加他們的負擔,這是我初步可以回答的。
另外有關大陸六四所謂真相的公布,最近在媒體有很多報導,到底會對大陸內部的政局或權力結構的調整帶來什麼樣的衝擊或影響還很難說,很難講得確切。但是很顯然的,這些資訊初步看來有相當的真實性,要假也不會假得如此真、也不會假的那麼細節化(detail),編造故事要編的如此完整也不是那麼容易,的確是對內部的情況要非常瞭解,何況國際上被認為是比較權威的學者也都認為這些文件內容應該有它的真實性,就這些真實性的內容報導看起來,有一部份的中共領導人會受到影響,但是有一部分是安然無恙,不會有什麼事情,所以有不同的衝擊(impact)、有不同的影響,至於誰是怎麼樣,這個由你們自己去猜就好了,我想如果由我講出來就不太好,變成大標題了。

明日報楊瑞蘋:
部長您好!您在一月廿日就即將任滿八個月,您是否可以替您自己在這近八個月的施政表現打一個成績?您認為這樣的施政表現您還滿意嗎?另外,未來如果行政院面臨改組時,您認為以您這八個月的施政成績您是不是有把握繼續留在內閣當中?謝謝!

部長:
謝謝。我想我當教授當了廿幾年,在大學裡擔任過七年的系主任,我看很多教授同僚對學生打分數的標準不一,有些是比較嚴厲,有些是比較寬鬆,所以你要我自己打分數的話,我不曉得這算不算客觀?我個人覺得我在這八個月來的成績怎樣由你們來公評,但我的確盡了力,我想我要把事情做好的心意是百分之百存在的,至於我的能力是不是能像我的心意這樣發揮出來我不敢講,但是我已盡了力。到底在這樣一個基礎上,各位或者我們的長官是不是覺得我做的怎麼樣,萬一未來行政院有什麼更動,要不要留我,這個事情我不是很在意,瞭解我的人都會知道我對這個事情不是很在意,我如果有機會繼續在外交部服務,我一樣會盡心盡力來做,我不考慮其他任何政治因素,至於,我們的長官要不要我繼續留任,這個事情我不做評論。

自由時報蘇永耀:
我是自由時報蘇永耀。想請教部長剛才提到統合部分,雖說這部分是屬於陸委會的層面,不過因為國際社會也相當關心總統確實的意涵,不曉得元旦文告快出來之前,部長是不是有參與這樣的一個決策及討論?第二個問題是,部長過去在立法院有曾經提到,希望跟府裡頭的決策溝通可以再加強,不曉得經過這八個月下來之後,這樣的一個決策溝通是不是更加地完整?以及對於外交工作的授權是不是有更大?謝謝!

部長:
我想先談決策的問題,我必須要先澄清,陳總統跟我之間的溝通幾個月來一直都非常的順暢,一有機會只要有任何外交方面的議題要談的話,我們只要提出要求,總統府都會把足夠的時間很快的安排出來,而且陳總統也常常主動地來召見我們談這些外交方面的議題,所以這方面完全沒有問題。

另外有關陳總統周邊體制上的決策方面的幕僚,這些機制是不是運作的非常順暢?這些幕僚機制跟外交部之間的協調是不是有待改善等等?這是另一個方面的問題,的確新手上路之後總統周邊的幕僚機制跟外交部之間的協調在早期一段時間內並不是特別的順暢,但是經過時間方面的因素,慢慢地相互之間的協調也改善很多,比方說,目前的情況比五個月前要好太多,至於說總統他周邊的決策幕僚、這種機制的運作是不是最理想、最好等等這些,我想不是我個人在這裡應該做評論的。你另外的問題是…..,元旦文告這個問題,我想基本上被定位為兩岸的議題,所以很直率的回答你的問題,我事先沒有參加討論。謝謝各位!

陳司長銘政:
謝謝各位!因為今天時間的關係,沒有辦法讓每一位記者朋友們都有發問的機會,在這邊也跟各位致歉,謝謝各位光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