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三月十八日 ─ 立法院第三屆第五會期

 立法院第三屆第五會期 外交及僑政委員會



報 告 人:胡 志 強
中華民國八十七年三月十八日



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今天是本人奉命負責外交工作四個多月來,第二度承邀到 貴委員會就當前外交施政提出報告,並接受指教,深感榮幸。上個會期間,承蒙 貴委員會對本部的各項重大施政提供寶貴建言,並給予積極支持,特地藉此機會向各位委員表達由衷的謝意。

壹、面對挑戰,責任艱鉅
近半年來,國際局勢與我國外交情勢均有若干重大變化,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加強與美國、日本及俄羅斯等鄰近國家的交往,建立所謂的「戰略夥伴關係」,以及近數月來席捲亞洲的金融風暴,使亞洲相關各國的經濟受到極大打擊,凸顯了我國經濟的相對穩健,以及國際社會和衷共濟、互助合作的重要性。

  在兩岸的國際互動方面,中共挖我外交牆腳的動作,可說是無所不用其極,並未因兩岸會談氣氛的提昇而稍緩,除分別與南非及中非「建交」,打壓我國際空間外,並頻頻向國際社會施壓,封殺我高層出訪,不論是官方或非官方的活動,或政治、經貿、文化性質的交流,一概強力反對,其加強謀我的意圖隨處可見。

  尤其中共近年來對我邦交國的拉攏,由「抓大放小」演進成「大小通吃」,特別在非洲及中南美洲我邦交國最多的地區,更砸下鉅額金錢,發動「外交、外貿、外援」三者聯合攻勢,以期在本世紀末將我所有外交關係破壞殆盡。僅去年一年,中共在非洲地區即投注高達八億四千萬美元的贈、貸款金額,並成立「對非經濟領導小組」,預備在非洲推動成立十個「商務推廣中心」,冀圖透過經貿力量,加深對非洲地區的工作。本人上任四個多月以來,三度訪問非洲友邦,對中共的圖謀,感受特別深刻。

  相較於中共龐大的金援數字,我國上年度援外預算僅佔我國「國民生產毛額」(GNP)的百分之零點零七四,距「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會員國平均援外經費佔GNP百分之零點四的比例,以及聯合國希望已開發國家援外經費佔GNP百分之零點七的目標,均相去甚遠,根本無力、也絕不會從事「金錢外交」。面對中共加強運用其經貿籌碼,我們應積極研議增加外交預算,強化部會合作,引介民間力量,並就有限的外交資源,謀求最大能度之效益,以期突破中共對我的封鎖,進而爭取台海的穩定與安全,確保中華民國的生存與發展。

今天本人擬就當前外交工作的內涵及未來努力的方向提出簡要報告,敬請各位委員指教。

貳、維護權益,鞏固邦誼
本人在上個會期向 貴委員會提出的報告中曾公開表示,面對廿一世紀即將來臨的嶄新階段,外交政策的首要目標應在於維護國家尊嚴基本利益、塑造經貿發展有利環境及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同時在國際上,我們要發展總體力量、致力區域合作;善盡國際責任、貢獻國際社會。
為達成上述目標,近半年來我們積極鞏固邦誼,加強區域合作;增強互惠,提升實質關係,同時積極擴大參與國際活動,並獲致具體進展。以下謹分別就亞太、亞西、非洲、歐洲、北美、中南美等地區以及國際組織等七部分,扼要報告本部推動相關工作的現況:

一、亞太地區
亞太地區幅員遼闊,天然資源豐富,活動力強,是我們密不可分的近鄰。我國與亞太地區大多數國家均維持密切友好的實質關係。

  首先在中日關係方面,兩國的經貿實質關係基礎深厚,具有極大的共同利益,但是鉅額的貿易逆差,仍是我們必須積極設法縮減的問題。有關兩國間尚待解決的釣魚台主權爭議,本人必須重申我對釣魚台列嶼主權無可置疑的立場,希望能在理性、尊嚴的原則下,透過協商方式解決。至於漁民權益問題,中日兩國歷經三度磋商,我政府確保漁民在傳統漁區捕魚權益之立場,已為日方充分瞭解。我們也一再強調絕不接受日本與中共所簽署的漁業協定中,任何侵犯我主權或損害我漁民權益的部份。我們將在堅守主權、尊嚴的原則下,繼續與日本政府進行磋商,維護漁民利益。此外,中日兩國已於上年十一月就航權修約問題達成協議,日方同意我增加飛往日本的班次與航點。整體而言,兩國間的實質關係繼續在穩定中成長。

  在中韓關係方面,南韓「新政治國民會議」總裁金大中先生於上年十二月當選為南韓第十五任總統,已於二月廿五日宣誓就職。新政府的成立,或可視為中韓兩國改善關係的契機。本年二月十六日,與金大中關係密切的南韓國會議員孫世一訪華,曾向我表達南韓新政府對於改善中韓兩國關係的誠意。大院「中韓國會議員聯誼會」會長李必賢等七位委員以及執政黨章秘書長,曾應邀於二月下旬前往漢城,參加金大中總統的就職典禮,對兩國關係的開展,具有正面意義。

  我們對於改善中韓關係相當重視,倘南韓在與我交往上,能秉持誠意,並尊重我國立場,我們也願基於平等互惠、相互尊重的原則增進雙方關係。

  在東南亞方面,自上年七月泰國爆發金融危機並逐漸擴散至鄰近國家,演變為東亞金融風暴後,我國雖然也遭波及,但由於經濟體質健全,使我們在此次金融風暴中受害較小,引起世界各國的注意。鑒於我國與東南亞經貿關係密切,以及禍福與共的體認,我們應該積極掌握時機,透過區域性金融合作機制,與相關鄰近國家共同協力渡過難關,以善盡國際社會成員的義務。此種「睦鄰」原則,可自經貿關係著手推動,也不一定要帶有政治意涵,畢竟在當前強調合作協商的國際潮流下,唯有以和衷共濟的信念,積極參與,攜手合作,才能與我們的鄰邦彼此互利,共存共榮。連副總統訪問新加坡及馬來西亞、行政院蕭院長訪問菲律賓與印尼,以及經建會江主委率團考察東南亞四國等高層官員的出訪,對我國與東南亞各國實質關係的發展有極大助益。鑒於去年一年內中共與亞洲地區國家部長級以上政要互訪高達一百二十餘人次,足證其在亞洲地區所下功夫之深,我們實在無法掉以輕心。

二、亞西地區
自從蘇聯瓦解後,發展與俄羅斯、白俄羅斯及烏克蘭等國的關係為本部對獨立國協的政策重點;另為確保我原油長期穩定供應,加強與產油國家如沙烏地阿拉伯、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曼、科威特、卡達及伊朗等國關係也是我們優先工作之一。

  在俄羅斯方面,除中俄雙方已互設代表處並順利運作外,兩國間的空運及海運也相繼通航。延宕已久的中俄民航協定已於上年九月三日正式生效,我方指定的華航也期望在解決後續性的技術問題後,首航台北|莫斯科航線。在海運方面,「中俄海運通航議事錄」於本年元月廿日生效,俄羅斯遠東航運公司的貨輪於二月十日首航高雄港。中俄空運及海運的通航將有助於雙方經貿、科技及文化等各層面的交流與合作,本部樂觀其成。

  在中東方面,我與沙烏地阿拉伯、巴林、卡達、以色列、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國家的實質關係持續增進。連副總統夫婦甫於本月初完成約旦、巴林與杜拜的訪問,即為我積極加強與該等國家友好關係的例證。上年七月二日,我與巴林簽署航權協定,該協定為巴林與中共建交後,首次與我國以我正式國名簽署的協定,具有高度的政治意義。此外,針對因伊拉克拒絕聯合國生化武器檢查而引起的波灣軍事危機,雖在聯合國秘書長安南斡旋下,展現和平解決的曙光,但本部及相關駐外單位仍密切注意情勢的發展,並與當地僑胞保持密切聯繫,積極準備各項緊急應變措施,以備不時之需。

三、非洲地區
非洲地區幅員廣大,資源豐富,中共在非洲地區所下的功夫既深且廣。前年江澤民曾至非洲六國訪問,去年李鵬亦曾訪問非洲七國,中共與非洲地區國家部長級以上人員的互訪,去年也高達七十人次。此種情勢,使我們不得不嚴陣以對。

  本部對我國與南非新關係架構所達成的協議並不滿意,但經衡量各項客觀情勢後,勉予接受。根據雙方協議,我在南非設置駐南非共和國台北聯絡代表處,及在約翰尼斯堡、開普敦、德班等地設聯絡辦事處;南非則在我國設置南非代表處。雙方為維持互惠、實質關係,同意相互賦予新機構應有的功能,給予新機構人員執行公務時應有的待遇與便利,目前運作情況尚稱順利。我政府未來對斐主要工作將朝向賡續加強兩國實質關係,加強保僑、護僑工作,以確保我在斐合法權益。

  本人自上年十月上任以來,已三度前往非洲,遍訪塞內加爾、史瓦濟蘭、馬拉威、查德、幾內亞比索、甘比亞、賴比瑞亞、聖多美普林西比,及布吉納法索等九個友邦,並分別與各該國政府首長就雙邊及區域性共同關切的問題,及非洲地區政經發展事項交換意見,希望藉由密切的聯繫與適切的合作計畫,鞏固及提升邦誼。本人深切體認非洲地區發展的空間甚大,值得我政府及民間前往考察、投資,以便在互補互利的基礎上,建構一個「進步雙贏的櫥窗」,供其他鄰近國家借鏡。深信只要我們多投注點心力,必能突破中共的封鎖,打開另一扇天空。

四、歐洲地區
歐洲已成為我國僅次於美、日之後的第三大貿易夥伴,雙方在經貿、科技、學術、航權、文化、教育及觀光等領域的交流合作日益蓬勃。目前我國在英、法、德等廿一個歐洲國家共設有廿六個代表處及辦事處,歐洲國家也有十七國在我國設有十八個代表機構。雙方互設的代表機構,大多具有核發簽證等領務功能,已成為雙方聯繫的有效管道。

  近年來由於我國加強推動政治民主化、經濟自由化,及落實人權保障的各項措施,與歐洲重視民主、自由與人權價值的理念相契合,更強化了歐洲國家對我國的認同與支持。近年來,歐洲議會多次通過友我議案,如支持我加入國際組織,並促請歐聯來華設處及與我發展政治、文化、經貿關係等,均為我發展經驗受到歐洲各國肯定的證明。最近我跨世紀重大建設工程「高鐵案」甫由使用歐洲系統的「台灣高鐵聯盟」取得優先議約權,倘能順利進行,亦應可促進我與歐洲的合作,使關係更形密切。

  在與教廷的邦交方面,近年來雙方高層互訪頻繁。上年元月,連副總統以李總統特使身分訪問教廷,晉見教宗聖座,成為我與教廷建交五十六年來層級最高的訪賓,進一步鞏固雙方的邦誼。雖然中共不斷企圖拉攏教廷,但教廷對中共所提必須與中華民國斷交,及不得以宗教事務為名干涉「中國」內政等條件,一直表示不能接受。本年元月,我天主教高雄教區單國璽主教獲教宗晉升為樞機主教,此為于斌樞機主教逝世近廿年以來,我國籍主教再度受教廷冊封為樞機主教,顯示教廷對中華民國政治民主、宗教自由及兩國關係的重視。政府為進一步提升中梵關係,未來將以積極的態度與具體的行動響應教宗對人道援助的呼籲,為回饋國際社會多盡一份心力。

  有關促請歐洲國家簡化我國人赴歐洲簽證手續方面,目前歐洲各國駐華機構大多直接在華核發簽證。屬於「申根公約」會員國的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德國、法國、西班牙、葡萄牙、義大利與奧地利等國,已對我實施共同簽證,對我國人赴歐經商、旅遊提供許多便利。

  未來我將全面加強我與歐聯及歐洲議會的關係,開展與歐聯執委會既有的經貿及工業合作關係,並將積極參與執委會所推動的各項計畫,及早促成歐聯來華設處,並爭取歐洲國家對我參與國際組織、拓展對外關係的支持。

五、北美地區
鑒於美國是冷戰後的唯一超強,以及中美兩國間的傳統深厚友誼,中美關係的持續穩定發展是本部極其重要的任務之一。

  美國雖然基於全球戰略利益考量,與中共展開積極交往,柯林頓總統也可能在年內訪問中國大陸,但美國高層已再三向我保証與我關係不變,美國與中共交往亦不會損及我方利益。上年十月底,江澤民訪美,美國總統柯林頓於「柯江會談」後召開的記者會中特別強調,美、我及大陸間的「三套雙邊關係」均應共榮發展。美方此項原則與我國的一貫主張相符,我們將持續與美國保持密切溝通,籲請美方平行加強與我的關係。

  本年元月十六日,美國前國防部長裴利、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夏里、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史考克羅,以及前美軍太平洋總司令海斯等重量級人士組成「戰略安全事務考察團」來華訪問四天,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雷克也於本月初應邀訪華,均顯示美國各界人士對台海情勢的關切。美國防部長柯恩本年元月訪問中國大陸時,曾向中共表示,美國將繼續協助提供台灣合法防禦武器,美國國防部亦於元月中宣布將售予我國價值三億美元的軍備,其中包括三艘諾克斯級巡防艦,以強化我國的防潛作戰能力,亦表示美方以具體行動履行「台灣關係法」對我的安全承諾。

  美國政界重要人士來訪,對於增進美國對我之認識,至為重要。一年多以來,除前述人士外,來華訪問的美國政要還包括前總統候選人杜爾、前副總統奎爾、前副總統候選人班森、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鮑威爾將軍及多位國會議員、州長、重要城市市長等,足見中美實質關係之密切。

  此外,中美在貿易方面也呈穩定成長。根據美國的統計,我國目前是美國第六大進口來源、第七大出口市場,整體而言是美國的第七大貿易夥伴,我們對削減中美貿易順差的成就,有目共睹。一九九七年我國對美貿易順差成長率為百分之六點九,是美國與所有亞洲貿易夥伴中的最低者,而美國對我出口之成長率為百分之十,居美國所有亞洲貿易夥伴國家之冠。中共的人口為我國五十八倍,面積為我們的二百五十倍,但是我自美進口額仍年年在中共之上,一九九六年及一九九七年平均為中共的一點六倍,顯見我對美經貿具有相當的重要性。

  目前我對美工作重點在加強與美國行政、立法、學術、媒體與企業各界的聯繫溝通,以利美方體認中美兩國具有相同的價值理念及廣大的共同利益,並瞭解我政治民主、尊重人權、經濟繁榮的情形,以及我在戰略地位與經貿利益方面的重要性,從而爭取美方更堅定的支持。

  在我與加拿大關係方面,雙方實質關係穩定成長。江澤民曾於上年十一月間對加國進行「國是訪問」,我們於事前向加方表達希望江某之行勿損及我國利益或中加關係的立場,加方則多次向我表示加國對與我及與中共的關係一向分開處理。加方並於江某結束訪問後,即對我作簡報。  加拿大國會之「中加國會議員友好協會」訪問團於本年元月中旬訪華。該訪問團於返國後向加國國會提出報告,盛讚我國各方面的發展,獲得良好迴響,顯示加國國會對我日益重視。

六、中南美地區
我國在中南美洲地區共有十四個邦交國,為我國的外交重鎮,面對中共對本地區我友邦施展一波波威逼利誘的攻勢,如何鞏固及提昇我與本地區邦交國的邦誼,進一步擴大邦交領域,為我外交上一大挑戰。

  為加強我與中南美地區各國友好關係,並提高我在國際間的能見度,繼李總統於上年九月間,應邀參加巴拿馬運河國際會議,並訪問宏都拉斯、薩爾瓦多及巴拉圭等友邦,順利完成「太平之旅」後,國民大會錢議長復於本年一月廿四日,以總統特使身分前往宏都拉斯,祝賀宏國總統佛洛瑞斯就職,並與中美洲各國元首進行雙邊會談。此種高層互訪對雙邊關係的鞏固與提升,頗有助益。

  近年來,中共對我中南美洲及加勒比海友邦的滲透拉攏極為積極,中共「駐聯合國常任代表」秦華孫曾多次假藉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身分走訪中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以顛覆破壞我與該地區友邦的關係,本部均予以密切注意,審慎防範,並繼續積極推動與友邦的各項經濟、技術、文化合作交流計劃,針對各國不同的需求,提供中小企業輔導及技術協助,以強化我與各該國之策略聯盟關係。

七、國際組織
積極擴大參與國際組織與活動,是我們重新整建國際地位不可或缺的一步。

  在參與國際組織方面,我們除賡續推動參與聯合國外,並積極爭取參與聯合國週邊的功能性國際組織。我國上年首度推動的重返「世界衛生組織」案,以及連續第五年推動的參與聯合國案,雖然在中共的阻撓下,均未能成案,但此二案皆引起與會各國激烈辯論,普遍引起各國對我在國際上所受不公平待遇的關注與瞭解。

  目前亞太經濟合作體(APEC)為我國退出聯合國後,參與層級最高的國際組織。我們切盼能透過此一組織加強開拓亞太市場,另一方面則更希望藉此多邊組織,加強與各會員體的雙邊及多邊關係,以積極參與國際社會。

  鑒於全球大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貿易是在「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架構下進行,我國的經濟既以外貿導向為主,自不能自外於WTO多邊貿易體系。加入WTO不但可以確保各國授予我最惠國及國民待遇,享有參與制訂國際經貿規範的權利,WTO也是解決貿易糾紛的合法機制,因此積極推動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係政府現階段多邊外交工作的重要目標之一。

  我入會議定書已進入草擬階段,我並已與廿六個要求與我進行雙邊諮商的世貿組織會員陸續達成協議。中美雙邊入會諮商歷經十七次雙邊會談,已於上月獲致協議,我與歐聯亦已完成諮商草簽協議,迄今僅剩瑞士尚待完成諮商。對於我入會的時機,雖然中共堅稱必須先我入會,但我們堅決認為,入會應依各自的經貿條件為準,不應涉及政治因素,並已努力說服各國將我與中共的入會案分開處理,使我案不因中共的入會案而受耽延。

參、整合力量,追求雙贏
綜觀當前國際情勢及我國面對的艱鉅挑戰,本人認為未來我外交工作應以下列四項為重點:

一、協調政府部門,提升對外工作成效:
(當前國際情勢詭譎多變,涉外關係錯綜複雜,政府各部門的涉外業務日益增加,各部會的協調合作,對外交工作能否收事半功倍之效極其重要。尤其負責外交、經貿與國際新聞工作的行政單位,更須「三位一體」,密切合作,始能發揮最大功效。未來本部將加強爭取各部會支持,增進彼此的溝通,以期充分發揮政府對外工作之統合戰力。

二、擴大全民合作,發揮總體外交力量:
面對中共積極採行「經貿、金錢外交」,資源龐大,而我援外經費有限的情況下,我國對外工作更需要民間各層級的充分支援,以期發揮總體外交力量。我們將研究如何加強聯繫企業界的力量,致力於結合龐大的民間資源,沿用經營管理學上的「BOT」(build/operate/transfer)理念於外交工作上,透過政府及民間的總體力量,共同為改善我國的國際處境而努力。所謂「民間資源」實具多樣性,並非僅止於經貿力量,例如我國民間團體在國際慈善事業上均有極大貢獻,我國「世界展望基金會」在全世界收養兒童的數目是全球第四,「慈濟功德會」及「中華兒童福利基金會」在國際人道救援及賑災工作上,均極為活躍,成就斐然,使我國成為一個「愛心輸出國」。如此龐大的民間資源,若能加以協調整合,擴大國際效應,對我外交工作將是一種極大助力。

三、廣結國際善緣,擴大生存發展空間
面對當前合作發展、唇齒相依的國際體系,我們必須採取「全方位」的外交策略,在不影響國家安全及全民利益的大前提下「廣結善緣」,無論是先進國家或是開發中國家,只要在國際間願意以平等、互惠原則與中華民國交往的,都是我們的朋友。近年來,由於我國在政、經方面的卓越成就,使我們普獲國際社會重視,有助於我積極參與國際事務。

  在國際社會對我多方肯定與支持的同時,身為國際社會的一員,我們也有責任貢獻一己之力,回饋國際社會,對需要援助的國家伸出援手,以共同建構和平穩定的國際環境。我們針對當前亞洲金融危機,適時提出「新睦鄰政策」,透過經濟合作與援助,扶持東南亞鄰邦從金融風暴中站起來,進而達到互惠雙贏的目標,即為「廣結善緣」的具體作為。

四、加強兩岸溝通,追求和平互惠雙贏:
推動務實外交,一方面是基於我們生存與發展之所需,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創造有利兩岸未來統一的國際環境,因此我拓展國際活動空間的作為,與政府追求中國未來統一於自由、民主、均富制度的基本國策,並不衝突。今後,本人認為,我們應透過各種適當管道,在對等、互利、理性、尊嚴的原則下,加強與中共溝通,使他們確切瞭解,我們推動務實外交之目的不在造成中國的永久分裂,而是在維護台澎金馬地區人民基本的生存權益。此種合情合理的訴求,倘中共能以務實、理性的態度看待,對兩岸關係的長遠良性發展與國家未來的和平統一,將產生正面作用。

  本人願藉此機會再度強調,兩岸「隔海分治、各為對等政治實體」是無可否認的事實。我們無意在國際間與中共對立,但基於我們生存與發展的需要,我們也絕不接受中共的排擠打壓。中共如果誤認為在外交上對我施壓可以逼我屈服,而蠻橫地干預我國際生存空間,不但無法得逞,對兩岸的對談與互動也必無助益。中共十五屆「二中全會」甫於上月底召開,會中曾就中共中央人事作部份改組,我們切盼中共當局新的領導班子對兩岸關係能採務實的態度,接受台海兩岸隔海分治的事實,在此基礎上進行溝通對話,才能對國家未來的統一走出第一步。

肆、積極主動,全力以赴
本年二月四日美國華盛頓時報在報導中盛讚我國為「亞洲動亂中的中流砥柱」(Island of Stability amid Asian Turmoil) ,指出我國在此次亞洲經濟危機中得以倖免的原因,在於高度尊重民主、法治及經濟自由。美國的「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在上年對世界各國政治自由度的評量報告中,也首度肯定我國為「自由國家」,而將中共歸類為「最不自由」的國家。此外,根據美國喬治亞大學經濟學教授洛威爾(Knox Lovell)的研究,與美、日、紐、澳等十二個亞太地區國家相比,我國總體經濟決策品質居亞洲之冠。我國的經濟成就及政治民主化為我國在國際社會贏得許多掌聲,實為我提升國際地位及推展對外關係的最大資產,值得我們大家妥善珍惜與運用。

  外交工作需要全民的參與,拓展國際活動空間更需要政府與民間的通力合作。面對中共在國際間對我們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我們唯有全力爭取國際社會的支持,才能突破外交困境。

  本人自負責外交工作以來,所秉持的一貫理念是「全力以赴、盡其在我」,並要求我全體外交工作人員「個個動起來、人人走出去」。惟當前我國家處境異常艱難,亟需朝野各階層通力合作、和衷共濟,方克有成。面對日趨多元的國際社會,本部將繼續採取「積極主動、靈活務實」之作法,有原則、有權變,以為國家拓展更寬廣的國際活動空間。希望各位委員繼續給予本部同仁鼎力支持,並隨時指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