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簡部長與行政院衛生署李署長聯合中外記者會答詢紀要

  • 發布時間:2002-05-06
  •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壹、簡部長致詞
透過媒體強力介紹,國內及國際社會已經瞭解到我們爭取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並不是要跟中共對抗,而是要追求台灣全體人民衛生健康的基本權利與福祉。世界衛生組織章程開宗明義指出,「享受最高且能達至之健康標準為個人之基本權利之一,不因種族、宗教、政治、信仰、經濟、或社會條件而有所差別」。有些國家雖然在政治上不承認我國,但是卻無法否認我們有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的權利。從民國八十六年我們就展開推動加入WHO的工作,雖然一開始時不太受重視,但是在我們持續努力下,最近半年陸續顯現成果,包括美國國會及歐洲議會都通過決議文支持我成為世界衛生大會(WHA)的觀察員,美國總統布希更於四月四日簽署法案,協助我成為世界衛生組織觀察員。雖然美國國務院表示,台灣今年加入WHO需要尋求九十幾國的支持,有相當的困難度,但是我們還是會全力以赴。我相信事在人為,我們先從大部分國家應該可以接受的道德訴求著手,再進一步追求政治上的支持。

 
貳、李署長明亮致詞
本人明天要出發前往日內瓦,預計停留一個星期。這段時間本人將與來自全球各國的衛生部長進行對談,洽談內容包括簽署多邊合作計劃。在推動加入WHO工作上,衛生署從衛生醫療專業著手,經過不斷的努力,終於在今年陸續有了成果,包括歐洲及世界醫師學會都已經表示支持我成為世界衛生組織觀察員,各國藥學、護理界也給予我們支持。我們希望透過各國衛生、醫療界人士的支持影響各國國內政策的制定。剛才簡部長已經說明,我們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可以獲益良多,國際社會也可以因而得益。就如同我們對國際社會的宣傳 「Taiwan needs WHO,WHO needs Taiwan. 」。至於今年我們加入WHO的策略有些不同,今年我們以﹃健康醫療實體﹄(Health Entity) 的名義加入,把主權放在一邊,但這並不是說我們否定我們國家的主權。

 
參、答詢紀要
一、 目前距世界衛生大會開會為期不遠,台灣在這一次大會中成為觀察員的勝算有多少? (亞洲自由電台吳小瑾)

簡部長答:今年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的整個運作過程還未到最後階段,我們還在作最後的努力和衝刺,目前還無法對勝算多少作最後說明。
 

二、李署長剛才提到Health Entity,可否請高次長詳細說明? (美聯社黃明)

高次長答:今年我們從一個專業醫療衛生健康的新思維來切入,理由是過去我們洽請友邦支持的時候,他們都遇到三個問題,第一是他們都有「一個中國」政策的問題;第二是他們對於在 WHO的架構下進行主權之爭,並不以為然;第三是如果支持我們,會受到中共的壓力。我們希望得到他們的支持,就要想辦法避免這些困擾。從國際法和國際組織發展的趨勢來看,功能性的發揮是國際組織存在最重要的原因,WTO處理關稅的問題,APEC處理經貿的議題,漁業協定處理漁業有關的議題,換言之,國際組織應該強調其功能性,與功能有關的國家都應該歡迎參加。我們在WTO是以關稅實體的身分參加,在APEC是以經濟實體的身分參加,參與漁業組織或協定,就是以漁業實體的角度來簽署。在這些組織和場合中,我們都與對岸和平共存,完成這些國際組織的使命。因此,我們參與世界衛生組織是從功能性、專業性的角度切入,強調我們的參與和「一個中國」的問題沒有關係,與主權之爭沒有關聯,中共既然在某些國際組織和我們共同參與,一起奉獻,理論上沒有反對我們的理由。

  我們參與國際組織當然最好使用中華民國,但中共實際上不能接受,因此我們強調從醫療衛生的功能性角度切入,在邏輯上可行,我們使用「台灣」名稱,也正好符合我們所管轄獨立自主的衛生區域。我們在這理論架構下,同時也考慮政治的現實,以「台灣」名稱加入有特別功能性的理由,這與衛生實體的說法是分開來的,一個是背景說明,一個是我們參與的名稱。
 

三、 我國此次加入WHO採取的作法頗見創意,然礙於國際組織早有既定規則存在,此次我國成為WHO觀察員的勝算如何? (Taipei Times朱明琴)

高次長答:
(一)天下事,事在人為,此端看台灣二千三百萬同胞有多大決心去追求目標的實現。

(二)國際社會的規章、組織及原則不斷在變,過去所沒有的觀念,我們可以創造新的觀念。假如我們可以創造出新觀念並得到國際社會的接受,這將是台灣對世界的重要貢獻。

(三)WHO的觀察員,他們的身分有些是國家、有些是準國家、更有些完全沒有國家身分,WHO天天在創造自己的慣例和前例。既然WHO自己都在創造前例,那我們就想辦法進去。我們可以很務實、很彈性。我們稱自己為﹃Health Entity﹄,你可說我們是國家、也可說我們是準國家。就我們自己而言,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這是毫無疑問的。我們要取得國際的認同,就要發揮彈性、務實的想法。
 

四、 台灣可以是﹃衛生實體﹄或﹃醫療實體﹄、也可以是一個國家,可是由於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案的存在,屆時我們要如何向WHO訴求,才能避免二七五八號決議案的魔咒?(聯合報林少予)

高次長:我們的提法是對中國放出善意,我們與中國大陸在國際組織上可以合作,為全世界的健康、醫療發揮合作的功能,這是很好的現象。同時假如海峽兩邊都能在WHO架構下互動,這也是很好的現象。我希望北京能夠採取開放、彈性及務實的做法,我想一旦如此,他們一定可以得到全世界的肯定。我個人曾與全世界許多國家的衛生部長或外交部長見面談過此事,從道義的觀點而言,我們加入WHO完全沒有問題,各國絕對可以支持,然而就是因為中共不肯採取比較彈性的作法,因此他們無法支持我們加入WHO,而此點正是我們必須克服的地方。我希望我們的媒體能夠向北京大聲喊出我們的訴求,希望北京能夠合作。其實這是一個政治現實,我們希望從正面的觀點,發展正面的關係,希望北京對此能夠回應我們的善意。

李署長答:自衛生醫療及流行病學專業角度而言,目前兩岸交通頻繁,大陸爆發流行病,隨時可能散播到台灣,而台灣發生流行病疫情亦可能傳至大陸。倘兩岸有良好互動,對雙方皆有益處,因此自兩岸人民健康著眼,我方的訴求應獲得接受。     
 

五、如果台灣不能以「台灣」或「中華民國」的名稱被接受成為觀察員,是否不願意加入WHO?如果以奧會「Chinese Taiepi」的模式來加入,台灣政府願意嗎?另外,台灣已做了很多努力和衝刺想要加入WHO,您在下週WHA開始之前,還有什麼樣的最後衝刺辦法? (CNN謝雅如)

高次長答:陳總統、游院長都曾經公開地說,既然「中華民國」的名稱有主權的涵意在內不能得到肯定、接受,所以我們可以用「台灣」的名義來加入。我個人的想法是,我們最重要的是要從人道、醫療、衛生、健康的觀點,來發揮最大的彈性來參與,我們要避開主權之爭。至於名稱的問題,我個人願意發揮更大的彈性,作為中華民國政府的官員,我一定要維護國家的主權,但也要為台灣的衛生、健康著想,從這個角度切入,我個人覺得應該儘量發揮彈性。我們的彈性就是我們的善意,跟中國大陸要儘量地合作。

簡部長答:關於最後的衝刺,明天李署長就要出發,後天高次長就出發,所有衝刺的內容都在他們腦筋裡面,等到結束的時候再跟各位報告。


六、 爭取加入WHO這個行動本身就值得國人給予喝采。但現在有一個顧慮,用「台灣」這個名稱在不同的地區、階層都有不同的解釋,這個問題蠻困擾的。剛才高次長提到台灣是一個實體,也是一個準國家。我們的重點是要加入,加入就是最大的實質收獲,不論中共怎麼稱呼我們,能夠加入就是收獲。但現在有所謂「台灣正名」的運動,是台獨的觀念、思想,如果我們要加入WHO,此一台獨觀念讓中共誤會的話,對整個大局的影響是什麼?我們的決策是否做過考慮?(香港星島日報嵇春生)

高次長答:所謂「台灣正名」是政治層次的問題,我們參與WHO是一個專業、人道的議題,我們希望能夠把它們分開。如果能夠避開政治性的敏感問題,兩岸間的互動會比較正面。至於台灣是否為一個最適合的名稱,如果大家能發揮彈性及務實的精神,名稱的問題應該還有很大的討論空間。
 

七、我用﹃衛生實體﹄彈性思維的名稱加入,友邦的支持度如何? (中央社周慧盈)

高次長答:基本上我們要做好準備工作,我們外館已經與當地政府接觸,希望他們能夠支持我們新的構想,我們所收到的回應都是相當正面的鼓舞。至於明確的支持國家數目,我們還在作最後的努力與評估。謝謝。
 

八、 外交部評估今年的成績會比去年如何?會進步還是退步? (聯合報林少予)

簡部長答:從去年到現在為止,從客觀的大環境來看,已經比去年進步很多,譬如說歐洲議會的決議案、美國參眾議會通過的法案並經布希總統簽署等。會場的部分,我們相信會比去年進步,至於進步多少,仍然要看最後的努力,才能跟各位報告。

高次長答:WHA議事規則非常嚴謹,我們已經請友邦仗義執言主持正義,但是議事規則規定正反雙方事先只能安排兩位發言。如果將來PARLIAMENTARY DYNAMIC是這個樣子,我希望媒體能了解不是只有兩個友邦替我們講話,而是議事規則的安排。WHA五天的會議有幾百件議題要談,我們也不能佔用一百九十一個國家開會的時間,所以這一點請各位了解,報導上要給我們JUSTICE AND FAIRNESS。另外我們製作了十八分鐘的VCD,我個人看了非常感動,等下臨時版會先送給外國記者朋友,另外完整版明天製作好後會送給各位媒體及衛生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