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部長答覆媒體提問紀要

  • 發布時間:2003-04-21
  •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簡部長說明內容
  美國聯邦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費利斯特參議員率團來訪可謂非常成功,他在機場所發表的談話,清楚展現對我國的關懷與支持。渠等此行來訪基本主軸,係表達美國政府堅定支持並承諾維護此間區域安全與和平,且對我國自由民主蓬勃發展甚感欣慰。此外渠等對於台美經貿關係十分關心,希望兩國貿易繼續增長。費利斯特參議員乙行來到本部時,本人曾向全團詳細簡報,並以美國國務卿鮑爾表示「台灣是一個成功的故事」為引言,說明自一九四五年迄今台灣何以成功發展的故事。我們特別強調美國與台灣擁有共同的基本信仰、理念與價值觀,因此關係非常友好,台美在民主政治、自由經濟與安全和平等發展上,彼此有共同利益,因此大家溝通非常愉快。這兩天報上刊登費利斯特參議員一行來訪,曾提及軍售潛艦價格問題,然而就本人所知,他們並未談及此項問題,媒體所載可能係誤傳。渠等來訪十分客氣,主要想瞭解我們的發展狀況、需求與雙方共同關切的議題,而不是特別來推銷東西。

※簡部長答詢紀要
一、 菲利斯特參議員一團拜會立法院長王金平時確曾談及軍售案,該團有無反應美方對我採購軍事武器的想法?

答: 該團在拜會王院長時並未特別談到某項軍品,而是關切台灣海峽是否安全和平以及我們所需要的軍品是否足以應付大陸的威脅,尤其他們十分清楚大陸沿海部署四百枚飛彈的問題;基本上,他們來訪是從大層面來了解台灣,而非來此商談細節。


二、 美方從公開或私下是否質疑台灣採買軍備及台灣防衛自己的決心?美方對採購軍品似乎是越來越強勢,實際狀況為何?

答: 台灣政權輪替後,在民主化發展中,我軍事採購程序與過去大不相同。從開始評估武器項目、作預算規劃、再送至立法通過,目前至少需十八個月時間,這是過去所沒有的。因為過程時間拉長,致讓美方質疑我方政策與過去有差異,這點我們已在各種機會向美方解釋,是由於預算制度的不同,造成採購上的延誤,並不是我們自我防衛的決心有任何變化,美方也了解到此情況。


三、 美方到目前為止有無要求我方趕快採買那些軍品?去年美方通過我購買軍品案,因金額龐大,我方並未每項編列預算,也未完成立法程序,美方對我採購軍品是否有意見?例如紀德艦,是否認為我方拖延太久?

答: 布希總統上台後曾將我所需要的戰備武器列出清單,但因數量及總值很大,我方已向美方說明,倘在短時間內如數編列預算採購,我方將無法負擔,美方也了解這種情況;因此國防部已向美方說明我們採購的優先次序,且正按此優先次序辦理中。


四、 我國防部所理解及所需要先後順序與美方所期待的先後順序是否一致?

答: 本人不適宜談論此問題,且本人未參與任何相關談判或會議,故無法回答。


五、 今年世界衛生大會(WHA)將於五月中旬揭幕,由於SARS疫情關係,我們政府高層對於我國成為世界衛生組織(WHO)觀察員機率,有較樂觀之看法,過去幾年來我們皆盼美國在WHA會議中發言支持我國成為WHO觀察員,去年我們本來很樂觀,但後來發展美國仍選擇在正式會議以外的場合發言支持我們,今年我國與美方溝通情況如何?我方是否較樂觀認為美方將在會議中正式為我發言?

答: 關於推動我國參與WHO案,去年成果應該是比前年進步很多,特別是日本與美國均曾公開表態支持,歐洲議會亦首次通過決議案,不過去年因為大家期望過高,所以造成令人失望的結果,外交事務本來就要非常低調小心,今年在整個WHA案進行上仍比去年有某程度上的進展與進步,因為WHO為全世界國際性組織,我們非常感謝美國政府的協助,但我們也瞭解到不可能僅靠單一國家,還需要其他更多國家一起幫忙。今年我們在爭取其他國家方面有相當程度的進步,本人先前已強調,外交事務要低調進行,我們只能在看到成果時才向各位報告,但相信今年情況應比去年要好。


六、美伊戰後的整個局勢走向及其後續影響是否會與台灣地區有所關係?

答: 美伊戰爭快要結束,但並未完全結束,世界各國皆開始重新評估戰後美國及聯合國在世界上的角色與各國間互動的關係,而我們較關心的是美伊戰後下一個可能成為焦點的北韓問題,特別北韓前陣子多次發表引起東北亞情勢緊張的談話,還有飛彈試射造成日本或南韓的困擾,我想韓半島問題未來會持續發展,我國立場則是盼望朝鮮半島非核化,並透過多邊組織來解決爭議,倘若我們可以參與,我們也非常樂意擔任積極角色,然而此須視多邊發展的情況而定。


七、 美國是否曾向我國提出參與伊拉克的重建工作,而我國的著力點又是如何﹖

答: 截至目前為止,美國並未向我提出具體計畫。一般而言,美方希望我國從事人道救援及部份醫院的重建工作,惟迄今尚未有具體內容提出。


八、 我國是否將透過民主基金會進行對伊拉克的政治改造暨重建工作﹖

答: 本人希望民主基金會能在今年六月底前成立,目前尚待確認地點及人選後,方能對外公布。民主基金會有興趣推動全世界的民主化,至於是否參與伊拉克的重建工作,須待其董事會成立後方能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