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簡部長就美國總統布希訪問亞洲乙事召開記者會

  • 發布時間:2002-02-18
  •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簡部長說明內容:
張司長、高司長、各位媒體朋友早安:
今天大家最關切的問題就是布希總統到亞洲訪問乙事,其中對我們最重要的是布希總統到中國大陸的訪問。布希於二月十七日至二十二日首站訪問日本、然後是南韓,最後到中國大陸,這是布希總統去年十月參加上海亞太經合非正式經濟領袖會議後,首度正式訪問亞太地區國家。大家都非常關心布希總統在中國大陸的訪問,以及將來美國與中共關係的發展,是否會影響到中華民國的權益。外交部對此高度關心,也密切注意,一開始就成立應變小組,該小組由高政務次長主持,已經召開過多次會議,對於布希總統訪問大陸的行程與議題等重要訊息,有充分的掌握,也有信心能因應各種突發狀況。

美方不只一次向我方簡報布希總統大陸之行,也一再保證絕不會損及台灣利益,我方相信布希總統此行,應該不會有令人意外之舉,又新希望全國同胞都能以平常心看待,不必憂慮。美方透過各種方式表現其態度,其中最明顯正面的是,布希總統本人於本月十六日啟程前,在電視及廣播演說中再次表示:「橫跨北太平洋的飛行雖然漫長,但是北太平洋國家以其友誼與合作的精神,彼此已經更為接近。環繞著這個偉大的海洋,我們看到許多好友,如加拿大、澳洲、紐西蘭、泰國、菲律賓和台灣,他們將會發現美國有決心有耐心致力於達成使世界更和平、更安全和更繁榮的偉大目標。」

對於布希總統堅持台海問題和平解決,並將台灣視為美國的「好友」,我們誠摯的表示歡迎與感謝,也希望美國在兩岸問題上積極扮演穩定者、促進者及平衡者角色,利用這次訪問大陸的機會,敦促中共在兩岸問題上多經濟、少政治;多接觸、少誤會;多信任、少打壓。

布希總統此行訪問的三個國家,國情不盡相同,以下我們將由兩方面解讀布希亞洲行的意義:
第一是共同目標方面;第二是個別議題方面。
在共同目標方面:美國的共同目標十分清楚,即以和平安全為主軸、加強反恐合作、加強反毀滅性武器擴散、共同致力剷除恐怖主義。

在個別議題方面:美日高峰會談中,美國將提及:一、確認強化美日安保同盟,促進雙方安全合作;二、支持小泉首相經濟改革計畫,敦促日本加速振興經濟;三、討論如何支援阿富汗重建等重要議題。

美國與韓國方面會談則有以下重點:一、協調美韓對北韓政策的歧異;二、因應北韓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威脅;三、加強美韓安全同盟關係;四、關於韓國採購美國軍備問題。布希此行訪韓的主要目的是加強與南韓間的溝通及信任,以穩定東北亞情勢。

有關美國與中共方面的會談,除剛才提及的共同主題外,另著重討論:一、中共加入WTO後,開放農產品市場等貿易問題,促進中國大陸的自由貿易;二、討論宗教自由與人權問題,布希總統會利用各種場合說明美國的價值觀;三、美國向中共說明美國的飛彈防禦計畫;四、中共當然也會向美國提出台海問題,美國的目標是希望繼續推動與中共間坦誠合作與建設性關係,促使中共在政治、經濟、社會等方面保持改革開放的方向,也爭取中共在反恐及亞太區域安全事務上的合作,以避免中共成為亞太區域安全的不安定因素。

布希總統亞洲行的議題充分顯示「民主人權、經濟共榮、和平安全」是美國及全世界的主流趨勢。由於美國對亞洲民主盟邦及友人的重視,我們將積極推動與亞洲民主國家的對話與合作機制,在推動民主人權、促進經濟共榮、維持和平安全等各方面,作出適切的貢獻。
 

※簡部長答詢紀要
一、布希總統此次亞洲行選擇了日本、南韓和中國大陸,可否請部長分析其戰略目標和意涵? (東森新聞張又仁)

答:美國選擇這三個國家,對其在亞洲國家整個安全平衡角色有重大意義,就布希訪問的時間順序及長短,更可以了解到美國在亞太地區安全的考量。美國在亞太地區安全的考量,是以美日安保為主軸,換言之,美日同盟是促成亞太安全合作最主要的因素,布希訪問亞洲首站是日本,共停留四十八小時,接下來訪問南韓三十六小時,中國大陸三十六小時,相較於柯林頓前次訪問中國大陸將近七天,卻過亞洲不入日本之門,造成日本相當大的反彈,布希此行明顯地是基於亞太地區安全的考量,把美國政治盟邦、軍事同盟擺在第一位。

第二,最近美國宣布了「邪惡軸心」後,在韓國造成相當反彈,布希總統也希望藉此機會,向韓國表達美國對亞太地區,特別是東北亞和平安全的重視。中國大陸方面,則希望其繼續加強改革開放的步調,能共同參與反恐、反擴散,以保障區域的安全。
 

二、布希目前在日本訪問,我方最關切的是布希訪問大陸,外交部在今天召開記者會是否有特殊考量,是府院方面的指示?還是我們從美方得到特殊的訊息?第二個問題是,您剛提到美國希望與中國大陸討論反恐、反擴散的問題,但中國大陸與美國所謂的「邪惡軸心」國家都有往來,中國大陸是否會藉此機會,希望美國在台灣議題的立場有所妥協?(中時晚報劉永祥)

答:我們在開春第一天召開記者會,主要是希望外交工作是透明的,全民能夠參與,讓國人了解當前國際局勢的發展和對我們的影響,希望國人了解政府是非常積極地努力促進我們國家的和平和安全,所以將我們所掌握的資訊在第一時間讓國人知道。

美國、台灣和中共的關係非常複雜,九一一事件後,美國非常有技巧地重新開啟了一個新的全球戰略情勢,冷戰後的世界是「一超多強」,九一一事件後,美國所處的地位其實比過去還要有利,因此,以美國的國力而言,並不需要因為反恐或反擴散,在台灣問題上有任何讓步或犧牲,這是我們多次與美國溝通所得的印象和結果,實際上狀況也是如此。
 

三 、(一)美國將布希訪問大陸定位為工作訪問,而非國是訪問,外交部如何看待布希此行?(二)外交部會不會透過任何管道,與中共十六大後所謂第二梯次的接班人接觸?(TVBS張維銘)

答:大陸問題隸屬大陸委員會執掌,外交部會透過各種資訊管道了解大陸新領導人的作風、思想和觀念,至於能否接觸,基本上不在外交部工作範疇之內。

工作訪問時間通常比較短,國是訪問較長,談論問題的深度不同,但無論是國是或工作訪問,外交人員籌備的幕僚作業都一樣複雜,因此無論是國是訪問或工作訪問,我們都同等看待和重視。
 

四、您剛提到布希政府的亞洲政策是以日本為核心,而我方一直希望建構一個美國、日本與台灣三方安全對話的機制,在布希行前確切將台灣列為好友的情況下,我們與美方接觸了解布希亞洲行的過程中是否觸及這個議題?建構這種機制目前的進度如何? (中國時報徐孝慈)

答:美國的亞太安全是以日本為軸心,因此在過去相當長的時間,我與美方都有此類的溝通,希望建立台灣、日本與美國的對話機制,至於進度目前尚不便說明。
 

五、除布希亞洲行之外,美台軍事高峰會也是大家關切的焦點,外交部對此是否有一定的掌握與了解? (中天新聞牟宗珮)

答:這問題最好向國防部詢問,外交部在此不便作答。
 

六、布希總統前一陣子表示希望台海問題能和平解決,兩岸雙方不要有挑釁的動作,而我們在護照上加註台灣,和新聞局改變局徽,大陸方面都視為一種挑釁的動作,請問在外交部的了解中,布希總統所謂的挑釁是指哪些?(自由時報黃忠榮)

答:美國的中國政策本身具有高度的模糊性,因此所謂挑釁動作,要視實際上發生狀況的影響而定。

外交部在護照上加註「iussued in Taiwan」並不是一個挑釁的動作,我們沒有更改中華民國的國號,到目前為止,我方並沒有做出任何挑釁的動作,這在我與美方溝通的過程中,雙方都有充分的了解,亞太地區的安全與和平是我們共同的責任,我們不會做出任何挑釁的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