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簡部長就汪傳浦案舉行記者會說明紀要

  • 發布時間:2003-03-08
  •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壹、簡部長說明內容:
  各位先生、女士大家好:今天本人在立法院接受許多立法委員質詢,由於官員在立法院接受質詢通常比較沒有充分的時間說明,本人在此針對李委員對於本人的四項指控做詳細說明。首先關於指控本人指示駐英國代表處發給汪傳浦先生文件驗證,純屬子虛烏有,本人現在可以馬上將公文調出來給各位看,在稍後的投影片中可以非常清楚看出電報是何時發文、電文內容為何,現在請石司長將有關內容跟諸位報告。


貳、石司長說明內容:
一、 投影片第一張為本年二月五日我駐英國代表處發給外交部的電報草稿(可以看見上面有田代表、李朝成組長及承辦人張家華先生的簽名)內容如下:「事由:關於通緝犯汪傳浦辦理民事委任書驗證事。外交部鈞鑒:本處上(九十一)年十月四日第一七六號電計蒙鈞察。一、本(九十二)年二月五日上午十時卅分,通緝犯汪傳浦偕其兒子及律師至本處要求辦理民事委任書驗證事並依程序填寫相關表格,盼能在領務秘書面前親簽後即簽發。本處張秘書家華乃將上情呈報李組長朝成並轉知○○○(註:人名簡略。因事屬機密,該員為國內某單位派駐英國代表處合署辦公的一位秘書)一起研商因應之道,謹查鈞部七十七年二月二十六日以領三字第七七三○三九三五號函針對類此案件除鈞部事先通知應予拒發者外,其餘均得依照一般規定辦理。

二、本處依規定簽發汪某之民事委任狀之驗證並交渠本人,(此句十分清楚,是指駐英國代表處依其職權和規定就先簽發)並依護照條例第十九條規定扣留其護照,汪某對本處扣留渠已逾期之舊護照無異議後離去,…」,以後就是電報的附件。各位可以看到,這個就是我駐英國代表處承辦人張家華的簽名、業務組組長李朝成先生的簽名,以及田代表在國內休假期間代理館長職務李志剛先生批示:「請先發,補呈閱」,田代表則於二月五日返回駐英國代表處閱覽電報後補簽名於側,還有Lily(就是國際組織司董國猷司長的夫人徐儷文女士)的簽名,徐組長當時也在國內休假,她是在二月十日銷假上班閱讀後簽字。
二、 第二張圖片為電報發回外交部後,經外交部內處理後的電文。與上張不同的是,其下方有分文單位,大家可清楚看到,這份電報只分文給常務次長、歐洲司、領務局,並未分送給部長室。

三、 另一是駐英代表處部部公函,其內容為‥「檢呈本處查扣通緝犯汪傳浦已逾期之舊護照乙本」,也就是駐處把汪傳浦先生的逾期護照扣留後依規定將該護照送回外交部。
四、 綜言之,關於文書驗證部分是由駐英國代表處依其職權所逕行核發;駐處將本案處理情形以電報報回部內後,電文亦未分文給簡部長,顯見簡部長對於此事並不知情。

參、簡部長說明內容:
一、 立法委員質詢時特別強調稱,本案是由部長直接指揮,但無論是由駐英國代表處發回的電報或領務局發給駐英國代表處的電報,都可以清楚看出本人從頭至尾絕未暗示或以電話或文件指示駐英國代表處如何處理。文件會說話,各位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二、 關於立委指稱駐日內瓦辦事處董國猷處長遭監察院糾正後,仍被拔擢為國際組織司司長一節,董先生在部內服務非常久且成績很好,況且董處長在日內瓦代表處長任內並未遭受監察院任何糾正,故所謂董處長因遭監察院糾正反被拔擢的說法,亦屬子虛烏有。

三、 昨日張友驊及李慶華表示,汪傳浦曾經支助本人競選經費、服務處辦公費、助理經費等說法,完全不是事實,就此本人業已正式委託律師處理,很快他們就會收到本人律師的存證信函,在法庭上,事實可以被呈現得更為清楚。本人再次強調,從未接受汪先生任何資助,包括助理經費、競選經費及其他經費等等。

四、 郝總長日記稱本人為邪惡的立委,本人對此略為說明:
(一) 時空的變化非常大。今天的立法院與十九年前的立法院差別甚多,民國七十三年,中華民國處於戒嚴時期的高峰狀態,當時的黨外遭受迫害,做為一個執政黨的立法委員亦遭受非常多的限制;當時國防部、警總及黨部的力量非常大,郝先生做了八年的總長,他的力量不小,(本人)竟然能給他那麼大的壓力,其中有值得斟酌之處。今天本人曾特別在立法院說明,民國七十三年黨鞭的力量很大,立委在台上進行總質詢,黨鞭就坐在台下的第一排,當他覺得你說夠可以下來了,他就招手要你要下台。因為那時候的黨紀非常嚴格,與今日完全不同。因此以當時的時空而論,立法委員能夠給國防部造成壓力的說法,有待斟酌。

(二) 關於軍售關說部分‥郝先生的日記(郝總長三月十八日及三月十三日的日記)與本人進立法院的時間做一比較,本人係於民國七十二年底當選為立法委員,本人真正行使立法委員職權是在民國七十三年二月二十四日立法院開議後才有活動。三月一日起本人加入國防委員會,隨後於三月十三日提出一篇質詢(質詢內容稍後會提供給諸位),本人將標題唸給諸位聽就很清楚—「本院簡委員又新為國防工業獨立自主於國內乎?抑或獨立自主於國外乎?特向行政院提出緊急質詢」,這裏說得十分清楚,本人是當時唯一的科技立委,對本人而言,如果能在國內發展科技,增加國內的工業能力,都是本人所追求的。各位只要看今天的中時晚報的三篇質詢稿,它是一系列同種觀念的文章,第一,本人希望在國內採購,當時本人質疑西門子公司的東西是否太過老舊,意在培養國內工業,而非替西門子公司關說。在本人提出質詢的當天(三月十三日),郝總長日記中卻寫說本人是邪惡勢力代表的立法委員。諸位!本人自二月二十四日開始行使職權尚不到一個月,只有一次質詢希望國內工業能夠獨立自主,本人就變成邪惡的立法委員?本人非常希望諸位將質詢稿讀完一遍後再做出判斷,請問本人這樣做算是邪惡的立法委員嗎?本人希望在中華民國的國土上,科技、工業能夠發展,這樣就是邪惡的立法委員嗎?

(三) 中時晚報刊出的第二遍文章是國機國造。國機國造(的相關質詢)是在民國七十三年五月十五日,當時我國有到國外採購教練機的計畫,剛好本人所學為航空工程,覺得這是非常難得機會,可以在中華民國發展我們自己的航空工業,請問這有那一點不好?所以本人有一篇質詢稿,標題為「本院簡委員又新為基礎教練機採購籲請政府重視自立自主國防工業的建立,向行政院提出質詢」,各位讀過這篇文章後可以瞭解,本人希望我們的教練機能在中科院(也就是漢翔公司的前身)製造出來,希望我們的國家真有能力製造自己的教練機,而不要去向外國採購。請不要忘記,中科院是屬於中華民國政府,不是屬於某個財團的,請問這樣講有什麼問題?

(四) 下一篇也就是中時晚報的第三篇是說國輪國造。這是在民國七十六年三月二十四日在本人正式離開立法院之前的質詢稿,內容為:「本院簡委員又新鑒於國防部將以新台幣百億以上的預算向外採購第二代戰艦,不僅浪費外匯,又無法轉移技術予國內,因此呼籲政府即刻在國輪國造的政策下,展開國艦國造,以建立國內造艦的能力,並充實國防力量,向行政院提出質詢」。所謂的第二代戰艦就是後來從蔚山艦變成拉法葉艦,本人反對在國外買戰艦,希望由國內的中船公司來建造,不是希望到法國、韓國去買船。何以七十六年三月十二日本人離開立法院後,經過二年半的時間,到了七十八年十月份,一個非常大的轉折,由韓國的蔚山艦變成拉法葉艦,這些與本人當時的主張完全顛倒,且以本人當時擔任環保署長的身分,又豈會有任何力量去改變任何採購案?

(五) 所以由思想觀念、政策主張來看,本人上述三篇質詢稿非常清楚都是希望在國內發展造艦、造機及通訊能力,沒有任何一處指出本人要購買拉法葉艦,時間點、人物、職務均不對,就如此即將本人抹黑並套上罪責;本人當時既不負責軍購計畫,又不管軍購預算,而且所從事的是環保工作,為何本人要負擔莫須有的責任?因此本人在此懇請大家睜大眼睛,本人願受所有的檢查及檢驗,本人沒有任何問題,也絕沒有關說所謂拉法葉艦採購案。

(六) 郝先生的講法也源自於當時的時空環境與現今不同‥那時政府行政權力非常大,任何質詢若與行政權有所對立,政府的一般態度是反對的;然而當時總長是不需要到立法院備詢的,因此本人也不可能去影響他。郝先生文章中稱,本人曾對他寫匿名信或到審計部活動云云,絕對不是本人所為。本人在七十三年底以清新專業的科技形象僥倖以最高票當選,非常愛惜羽毛不可能如此做。本人擔任立法委員才一個月,僅發表第一篇質詢稿,就被寫成是邪惡的勢力,本人只能解釋是當時強勢的行政官員對於立法院的想法,希望大家也都能來檢驗一下。

五、 本人在此向全國同胞再次強調,本人絕對不會戀棧,絕對沒有從事任何拉法葉艦案的關說,假如有任何證據顯示本人參與拉法葉艦案任何的關說,本人立刻辭職下台,而且願意立刻向法院報到,接受司法制裁。但是我也希望大家能看得非常清楚,一個清清白白的官員,行事光明正大,不要隨便去抹黑這樣的官員,我們希望拉法葉艦案能夠早日偵破,但是要破之以道,而不是用抹黑的手法來轉變目標與想法。


肆、簡部長答復媒體提問:
問: 院長今天在立法院曾說會指派一位政務委員調查文件驗證事,外界解讀為院長對您及您所領導的外交部有所不信任,您的評論為何?(聯合報林少予)

答: 因文件驗證事產生這些困難,本部覺得十分抱歉,須再加油。院長希望以最快時間將本案處理結束,因為文件驗證問題關係民眾對政府的印象,所以院長才希望請許政務委員來處理,本部也正與許政務委員密切聯繫中。


問: 外交部原本即有一專案小組,在政務委員介入後,專案小組的運作是否會有改變?又根據行政院說法,行政院已經收到外交部的初步報告,行政院也是根據該份初步報告進行相關調查,請問目前外交部與行政院溝通的狀況如何?(自由時報王平宇)

答: 本部與行政院保持密切溝通中,實際上今日下午我們也與政務委員有所溝通,現有的全部資料也已全部影印送交許政務委員,我們會儘快完成相關報告。至於政務委員的介入應不致對原先的調查小組有所影響,由於政務委員的主持,事情反而可以變得更清楚,我們希望能夠非常客觀,而不要有任何閃失。


伍 、簡部長答復媒體提問:
  針對社會各界關切汪傳浦先後向我駐日內瓦辦事處及駐英國代表處申請驗證民事委任書事,本部簡部長於本年三月三日指示成立專案小組,由本人親自主持。針對各界關切事項,專案小組以非常嚴肅、認真的態度進行深入瞭解、研究和討論,期間曾分別請駐日內瓦辦事處、駐英國代表處以及本部領事事務局提出詳細的報告,同時也電請相關外館查證與本案有關的資訊。專案小組自成立以來曾經先後召開四次會議,並在今天下午的會議中就駐日內瓦辦事處、駐英國代表處及領事事務局的處理情形、相關法律問題、責任歸屬、文件遺失以及撤銷驗證等問題,達成下列幾項結論:

一、 鑒於各界對本案汪君辦理民事委任書之驗證,恐涉及渠向銀行申請解凍八億瑞士法郎的資金或其他財產移轉之行為,進而影響國家利益之疑慮,本部立即於本年三月五日作出撤銷我駐英國代表處驗發汪傳浦文件驗證之決定,並通電各駐外館處,嗣後倘遇汪君至該館處申請各類文件證明,均須立即報部核示。

二、 另鑒於本案引發各界高度關注,本部已通電各駐外單位,爾後辦理各類文件證明業務應特別審慎,凡遇有疑義,均須先行報部請示。

三、 本部已採取措施如下:
( 一) 電告駐日內瓦辦事處、駐英國代表處俟接獲本部撤銷處分書,連同送達證書送達汪傳浦先生。
(二) 本部另函請司法院秘書長轉知各級法院。

(三) 有關領務局核復駐日內瓦辦事處電文原稿於會稿途中遺失之失職人員已檢討追究責任,將由該局提報懲處名單交考績委員會審議。


陸、簡部長說明內容:
  總結本案,由於領務局本身對於一些領務上的處理造成國內政治上的風波與困難,領務局詹局長就在不久前正式向本人提出職呈,詹局長是非常優秀的人才,本人非常不得以接受詹局長的請辭,領務局長職務目前暫由黃次長代理,至於繼任者名單,將呈請行政院核定後再行發布。


柒、石發言人說明內容:
  剛才向大家說明的駐英國代表處第五一三號電報,各位或許注意到上頭有機密二字,雖然電報上標示著機密,惟鑒於該件公布價值高於保密價值,依據國家機密保護辦法第十三條及第二十二條之相關規定,外交部已將其解密,併此敘明。


捌、簡部長答復媒體提問:
問: 關於您在立法委員任內是否已經認識汪傳浦及外傳您於淡江大學任教期間已認識汪傳浦先生的說法,部長有無需要澄清之處? (中央社黃明興)

答: 本人兩次在台北市競選立法委員,認識不少人,也做了不少選民服務。在過程中,我的確認識汪傳浦這個人,但是我跟他沒有任何私交,也沒有任何來往,十多年來也沒有再看過這個人。

問: (台灣日報洪哲政)部長剛才提及將發出存證信函,請問信函的內容為何?部長剛才已經接受詹局長的辭呈,此一舉措是否有造成外界「棄車保帥」的疑慮?

答: 本人兩次在台北市競選立法委員,認識不少人,也做了不少選民服務。在過程中,我的確認識汪傳浦這個人,但是我跟他沒有任何私交,也沒有任何來往,十多年來也沒有再看過這個人。

此事發生至今,引起國內諸多不良反應,本部與領事事務局都覺得十分不妥,詹局長向本人提出辭呈,前已言及,詹局長是非常優秀的人員,原本想請其繼續擔任領務局局長,但是他覺得他此是比較好的時離開應該時候,所以本人乃在不得以的情況下接受。

關於委請律師發存證信函的問題,剛才已經提到,本人是準備提出,但尚未正式送出,存證信函的內容尚在研擬中,對於張友驊及李慶華二位所提出的不實指控,我們將要求他們正式道歉並追訴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