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九十一年外交部年終記者會記要

  • 發布時間:2002-12-20
  •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壹、 部長致詞
  李會長、各會媒體女士、先生朋友們:大家早安!今天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在外交部年終記者會和大家見面,首先感謝各位在過去一年當中,不眠不休地報導外交新聞的努力與貢獻,提供國人最好的資訊,本人在此致上最大的敬意與謝意。

  在各位提問之前,我想先說明過去一年外交部工作的狀況。外交部在過去這一年依循三個主軸:民主人權、經濟共榮及和平安全來推動外交工作。在和平安全方面,我們主要在營造國際社會對我友好及支持的立場,以確保我國家安全,及美國對我軍售等議題能順利進行。現在全世界各國都關注反恐議題,我們也配合世界反恐主流的趨勢,在過去這一年,除行政院通過配合世界反恐活動的工作項目外,我們與美國也完成了『中美刑事司法互助協定』,這是我國所簽訂的第一個刑事司法互助協定,重點是藉此機會與美國及其他國家在有關反恐工作方面,建立機制及架構協定。另外,我們也在各方面與美國充分的配合,包括資訊的提供、人員的追蹤及洗錢等;我們希望恐怖份子能在台灣絕跡,保持我國的安全。

另一方面,在營造全世界友我的氣氛裡,我們希望世界各國可以瞭解台海的狀況,支援我們不受武力的威脅。除九月五日歐洲議會通過支持我國『反飛彈、要和平』的決議外,現在全世界已有九個國家的國會正式通過類似決議,其他國家也在進行。我們希望讓全世界各國瞭解我國二千三百萬同胞是愛好和平的人民,不希望受到武力威脅。九月廿六日歐洲議會通過『歐盟共同外交暨安全政策執行情況』年度報告決議文,也特別強調希望維持該區域的和平與安全。在日本方面,其新任的防衛廳長官石破茂在十月六日也提到,東北亞的安全機制內如無台灣的存在是虛構的,凡此均顯示出,在這段期間,整個世界局勢瀰漫對台灣安全關心的氣氛,及提升對台灣安全的關心。在美國對台軍售方面,工作也十分順利,此為確保台灣生存最主要的國防武力來源。

  第二,在經濟共榮方面,我們希望在雙邊或多邊的正式國際組織機制或架構下,建立我國未來發展的環境,其中最重要的是從今年元月一日開始是我國參與WTO的元年,其中有對我國正面的發展,也有對我產業產生負面的效果,如農產品等。不論正負面,對我國的影響都很大。我國駐WTO代表團於三月正式成立,運作十分順利,我國常駐WTO代表團至目前為止,已參加三十六次會議。DOHA新回合的談判也已經開始,為下一波的WTO工作進行準備,我們也分別與十五個國家進行三十二場次的雙邊會議,這些會議影響我國未來經濟的發展。參與APEC會議方面,李院長本年代表 總統出席領袖會議,非常成功且圓滿完成任務。APEC工作不僅在於參加領袖會議,另有甚多的部長級會議及其他工作小組會議,各位手邊有一份詳細的數字報告,我們希望在國際組織的正式架構下,為國家未來經濟及發展而努力。今年我們與廿二個國家簽訂三十二個條約協定或備忘錄,這些也將會影響我國未來的發展。

  第三,在民主人權方面,我要凸顯我國民主自由的成就,與世界同步進行。目前世界的主流是民主、自由及人權,與世界主流價值契合,將使我國對外工作順利推動。如果立法院能夠順利通過民主基金會的預算,將可展開另一個新的層面,未來在民主人權方面的工作將繼續加強。

  另外有三個層面的工作,分別為邦交國的工作、非邦交國的工作及國際組織的工作。

  在邦交國方面,本年的工作重點是兩國高層的互訪,以促進雙邊實質工作的進展。今年國賓來訪締造新紀錄,包括元首、總理共計十五位,創下歷史上的新高。陳總統在七月『紀航專案』赴非洲四友邦訪問、第一夫人九月赴美訪問、呂副總統赴匈牙利參加國際自由聯盟年會、訪問印尼、遊院長出訪中南美洲及本人出席中美洲外長會議等等,雙邊互訪有助於邦交國的穩定。

  在非邦交國方面,年初美國布希總統訪問中國大陸、日本及韓國,其中所有有關台灣的談話及支持,及在日本國會的演說中提到不會忘記對台灣人民的承諾,給予日本人很深刻的印象,這些談話明確的強化我與美國間的關係。另外,美國務卿鮑爾在六月提到台灣是一個成功的故事,不是問題。這些是外表形式上所顯現出來台灣與美國關係的進展,但實際上還有許多的工作是無法對外公佈的,我們對美的工作是十分順利的。

  在日本方面,今年也是進展很多的一年。日本政府有史以來第一次,於今年五月十四日公開支持台灣成為WHO的觀察員,另八月十五日特別宣佈台海安全是他們所關心重視的。他們也特別強調盼兩岸和平的對話,以和平的方法解決問題。日本首相小泉在紐約演講也提到日本關心台海的安全,在這方面會扮演一定的角色。日本防衛廳長官石破茂在十月六日說明台灣的存在是東北亞安全體系中重要的一環,沒有台灣的存在,這是虛構的。最近日本外務省修改內規,放寬日本官員來台訪問,台日實質關係將可透過官員正式的互訪獲得提升,也顯示我與非邦交國日本間關係的改善與進展。

  另外,在非邦交國部分,我們在九月一日增設駐蒙古代表處,未來會繼續在世界其他在經濟、貿易或外交上較具實力的國家或地方,繼續增設據點。

  第三,在國際組織方面,這是我們努力的第三個層面,剛才已經說明WTO、APEC等等,在此不再多說。

  最後,在全民外交方面,我們的原則是希望大家都參與,而各行各業也都對國家的生存發展十分關心。今年立法委員可能是有史以來對外交最支持,參與最多的。截至目前為止,有二百五十七位立法委員透過外交部的協助出國訪問,立法委員有二百二十五席,出國訪問人次超過委員席次的比例,表示立法委員對於外交工作的熱心與關注。

  最後二點向各位報告,農墾公司計畫將在今天下午國合會的董事會會議中正式通過。我們計畫在布吉納法索開始新一代的農業技術合作,早期的觀念是援外、技術的轉移,現在的觀念則是國際合作。我們可能會接受國際組織或國際銀行的資金貸款等,來協助各國農業技術的發展。對我國而言,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創舉及改變,以後我們農技團或漁技團的工作逐漸會有重大的改變。

  另外,我們希望有更多的紮根工作,紮根的工作包括以菁英教育的方式增加我們與其他國家未來的長期發展關係,鼓勵他們的菁英人士來台學習並接受教育。我們與國內各大學開設英語教學的碩士班、學分班合作,已成立的如屏東科技大學熱帶農業碩博士班,政治大學IMBA等,明年增加政治大學台灣研究碩士班,陽明大學醫療及公共衛生碩士班,海洋大學漁業資源管理碩士班,清華大學科技管理碩士班等。我們過去設立獎學金送友邦的菁英至其他地方研究學習,從今年開始,將全面的改變,全部獎學金都是在台灣學習,以這些班級,來培養友邦的人才,也藉此機會培養與我國的關係。

貳、答詢紀要
一、南韓總統大選剛剛落幕,政府對此有何評論?盧武鉉與陳總統背景相當,未來是否可能促成元首外交? (TVBS張甄薇)

答:
(一)首先,我們恭喜盧武鉉先生當選韓國大統領。盧大統領與陳總統有很多相似之處,例如兩人都出身寒微,也都當過人權律師,但盧大統領的從政過程比陳總統更坎坷,他曾歷經多次選舉挫敗,但是始終秉持不屈不撓的精神,奮勇向上,最後終於獲致成功,我個人對他非常尊敬佩服。

(二)盧大統領獲勝象徵韓國新時代的來臨,為過去的「三金」時代劃下句點,韓國新的政治世代開始掌政。盧大統領在競選過程中主張進行全面性的改革,與我政府理念相符;在盧大統領的領導下,未來韓國會以更獨立自主的精神促進國家發展,我與韓國關係發展也將朝向正面樂觀發展。

(三)我與韓國自從一九九二年斷航後,至今已經十年仍未復航。兩國斷航時我恰好擔任交通部長職位,假如我能在任內恢復兩國空中航線,將完成我一大心願。最近我們將實施兩國包機復航,未來希望能逐漸增加我與韓國雙邊人員往來。我們希望在廬大統領的領導之下,我與韓國政府雙邊發展會更精進。盧大統領對兩國關係發展也提出若干觀點,例如建議兩國合作到大陸投資等。由於我與韓國具有相似背景,也都面臨全球化競爭挑戰,在互利互惠的基礎下合作發展,勢將促使我與韓國關係更密切。

(四)至於兩國高層來往的問題,現在仍言之過早。


二、陳總統訪印尼風波是否有最新進展?( 國聲電台廖悅佑)

答:當印尼外長對我元首出訪發表相關談話後,我已立即向印尼政府提出嚴正抗議與不滿。據我所知,印尼駐台代表陳蔽霖已經返回印尼,針對此事向印尼政府做更進一步的磋商;印尼副總統哈斯先生日前表示,不希望看到我與印尼關係有任何不理想發展。他的談話充滿善意。我仍將觀察印尼政府後續反應,再做最後決定。


三、如何將外交專業意見納入國家外交事務決策?以量化方式評估細膩的外交工作是否適合?(中國時報陳希林)

答:
(一) 政府制訂外交政策必需透過完整的研析,任何有關外交方面的政策,外交部都會做非常完整的評估報告呈交層峰,再由層峰決定政策的方向。

(二) 科學與人文雖然研究方式不同,但也有一定程度的融合空間,就科學來說,量化具有必要性,而就人文而言,量化有時確實不太容易,但是要兼具人文素養與科學量化精神也不是做不到,不過這必須以具體事件來做說明,無法以整體外交來做解釋。


四、 您自今年二月一日上任至今,感到最滿意與最不滿意的工作是什麼?原因為何?(八大電視張浩羚)

答:我個人以為,沒有所謂最滿意或最不滿意的工作。回顧這一年,我覺得做得比較好的首先是已經在國際上營造出一股友我的力量,其次,我與各國在雙邊或多邊關係上也有實質的成果。最明顯的例子包括蒙古設處、歐洲議會通過一系列友我決議文。另外,在對內方面,我個人覺得與外交部同仁相處非常愉快。外交部是一個非常好的團隊,能夠提高外交部整體戰力是讓我感覺很愉快的事。


五、 部長在剛才的談話中對於中韓復航有相當高的期許,是否代表政府將在復航問題上採取更積極主動的措施或手段?在復航問題上政府是否已經有更新的條件或在何種前提下可以開始推動?(聯合晚報高淩雲)

答:談判首重營造氣氛,而氣氛是雙方善意的釋出。我方已透過各種管道交流,甚至有包機往來台灣與韓國,我們的善意已經表達相當清楚。至於韓國方面,雖然韓國新舊政府尚未交接,但我們瞭解盧大統領的外交智囊對中韓復航抱著相當高的期望,未來外交部會秉持雙方互利互惠的方式儘速來推動。


六、媒體指出根據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的評等,今年台灣的等級大幅落後,甚至連諾魯都排在我國之前。請問部長如何看待我國的人權外交工作?另外,檢視過去一年的外交工作,陳總統曾喊出了「南向」政策,但此次出訪印尼未果顯然帶給國人一大挫折,因此未來我國外交方向應走向哪裡?(公共電視蔣靜怡)

答:
(一) 民主、自由、人權是我國外交工作三大主軸之一,我國自一九八七年解嚴後,進行了一連串民主自由改革,過程中時有起伏,因此在「自由之家」的報告中,由於我國仍在改革階段,因此會造成一些差異,但重點在台灣屬於完全自由國家之林。

(二) 「南向」的方式很多,東南亞有近十個國家,各國狀況也不盡相同,經濟部向來主導我國許多重大投資及貿易工作,因此外交部在「南向」工作上是配合經濟部,本部將盡最大能力與這十個國家完成溝通,使台商在當地投資能非常順利,並保障他們在當地的權益,同時也讓台商瞭解,哪些國家是投資較容易的,與哪些國家是較困難的。這十個國家如同人的十隻手指,各有所長,「南向」政策應站在對我國企業及台商有利的方向來進行,本部會繼續作評估分析,提供相關單位及企業界參考。


七、此次陳總統未能順利出訪印尼,呂副總統公開向記者表示當初出訪計畫在協調上是「總統府對總統府」,請問安排總統出訪的交涉過程中是否由總統府發動、接洽,而外交部在最初的階段及聯繫過程中都只扮演被動的角色?如果屬實,您身為外長要如何看待總統府在出訪問題上跳過外交部的作為?(中時晚報劉永祥)

答:每個國家推動外交工作的形式及作法不盡相同,當年美國總統尼克森提出打開中國大陸之門的政策時,負責進行這項政策者是國家安全顧問季辛吉,而非國務院。換言之,由於各國的特殊狀況,外交工作不一定完全由國務院或外交部推動。我國政府是一體的,政策在總統府與行政院共同協商決定,交由各部會分頭執行,並不限定要由某特定單位來執行。


八、此次陳總統出訪印尼未果,人民均認為我國家尊嚴受到相當大羞辱,外交部說會採取適當措施,但截至目前為止尚未有具體作法宣佈。請您向國人詳細說明此事件實際狀況為何?另外,身為外長,難道您真的覺得外交決策由總統府主導、忽略外交部是您可以接受的嗎?(中時晚報劉永祥)

答:我要再一次強調說明,每個國家的外交決策及作法不盡相同。根據我國憲法,外交的最高決定權在總統身上,外交部扮演的角色是研擬政策,並提交總統作最後的裁決。這次總統出訪印尼最後未能成行,由於事件發生不久,本部尚在作最後評估,這並不表示本部沒有研擬適當措施回應。在外交工作的執行上,外交部與總統府是密切配合的。


九、部長曾提及一九七一年季辛吉密訪中國大陸及一九七二年尼克森訪問中國大陸,是由當時美國國安會安排策劃,國務院在狀況外,您是否暗示陳總統印尼之行,外交部也處於類似情況?部長曾說由於巴拉圭東方工業區設置計劃產生問題,故短期內將不再籌設,但在陳總統計畫出訪印尼後,經濟部卻傳出將規劃在印尼日惹設立加工出口區,此是否表示外交部與經濟部的政策規劃有出入、政策溝通出現問題?當您的意見與總統的意見不同時,您是否會堅持自己的專業外交理念?(中央日報李明賢)

答:
(一) 本人剛才只是針對劉永祥先生所提問題來說明各國處理外交工作的作法不盡相同,不能以單一方式來處理事情,本人並未作任何暗示。

(二) 經濟部負責規劃南向政策中的經濟事務,外交部並未參與相關工作。兩部會各有執掌,分工十分清楚。加工出口區的設置需經過經濟部嚴密的評審,不可能為了外交目的而推動設置,況且外交部也絕對不會接受這種做法。

(三) 個人在政府工作非常堅持並且會表達個人的專業理念。


十、總統府副秘書長吳釗燮曾表示陳總統出訪印尼的訊息是在您赴非洲訪問時才通知您,他的說法是否屬實?陳總統最後決定不去印尼,就您個人的意見或您代表外交部的意見是希望還是勸阻陳總統訪問印尼?印尼外長說:印尼港口、機場甚多,無法完全阻止陳總統來到印尼。吳副秘書長認為是印尼方面的伏筆,表示對於未來陳總統訪印,他們可以睜隻眼閉隻眼,您對此評論為何? (聯合報林少予)

答:
(一) 吳副秘書長所言是事實。

(二) 政府是一體的,當政府做完決定後,即不適宜再表示不同意見,否則有違行政倫理。
對於元首出訪,本部堅持安全、舒適、便利和尊嚴四項原則,特別是尊嚴是我們首要的考量。


十一、近年來,民間團體積極推動台灣正名運動,他們針對外交部有二項訴求:一為護照封面加註台灣、二為更改駐外單位名稱為台灣。外交部如何就相關議題做出決定?對於上述二項訴求,外交部是否將持續推動?(Taiwan News潘紀揚)

答:
(一) 我駐外單位名單在許多國家中無法明確代表我國,因為很多人並不瞭解「臺北」所代表的國家為何,然而外館名稱不是我們可以自由決定的事項。在雙邊會談中,我們將外館名稱列入最重要的工作項目之一,惟因有來自中共的壓力,目前更改外館名稱有其困難。長期而言,我們希望將外館名稱由「臺北」更改為「台灣」,但短期內,更改名稱的機會不大。

(二) 關於護照加註台灣問題,本部須考慮民意,並與立法院充分溝通協調後,才能做最後決定。


十二、部長上任後推動了兩項重要改革:一是建立外交景氣燈號制度、二是建立外館評鑑制度。回顧過去一年,上述兩項改革的功效如何?(自由時報王平宇)
答:
(一) 外交景氣燈號制度可以清楚顯示與邦交國關係可能發生的變化,該制度檢討的項目非常多,包括私下與中共往來等,不僅是檢討某單一指標,而是經過非常詳細評估才訂出不同等級。根據我們實際評估,外交燈號與外交現況幾乎完全相同,沒有太大差異,由此可見這套制度對我外交工作的推動極有助益。

(二) 我們也不斷地增加對外館的評鑑工作,評鑑的範圍愈來愈詳盡。其中若干評鑑的項目可以具體量化,例如從我國大使與駐在國元首及外長見面的頻率及次數,就可以看出兩國關係的好壞。我們也在不斷改進評鑑外館的方式。我們駐全世界共有一二二個外館,不可能考績都打甲等,那是齊頭式的假平等。我們希望在經過不斷改進後,能以更清楚的方式讓同仁知道應該努力及關心的方向。


十三、近一年來,台日交流蒸蒸日上。剛才部長提及日本外務省修改內規,開放科長級官員來台進行交流訪問,可否說明日本方面是否已有退役將領或外務省官員曾來台訪問?台日間交流的未來展望如何?(台灣日報洪哲政)

答:外交工作的困難之處,在於若凡事說的太明白,就什麼都做不成。日本與中共關係敏感,如果我在此向大家報告所有日本官員的來訪狀況,很可能以後他們就無法來訪。關於我們需與日本商談的議題或工作,目前都可與日方相當高層次的官員做溝通,至於日方官員來訪者為何人,基於台日雙方的默契,在此無法向諸位清楚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