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簡部長有關我國與多米尼克終止外交關係記者會答詢紀要
日期:2004/03/30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新聞文化司石司長兼發言人瑞琦宣讀本部聲明:(略)

※簡部長致詞:
石發言人及全國媒體朋友大家好:

本人今日以非常沈痛之心情向國人宣布,中華民國自即日起終止與加勒比海國家多米尼克之外交關係,並停止一切援助計畫。
中華民國政府一再強調,絕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事「金錢外交」的競賽,也絕不受友邦國家藉著遊走兩岸以牟取利益的作法,這是中華民國與世界各國交往的原則。中華民國向秉持「互利互惠、合作共榮」之精神與友邦進行各項合作計畫,協助其發展國計民生,讓友邦人民分享台灣經驗,進而邁向繁榮富裕之生活,許多友邦政府及人民對於來自台灣的協助均感念在心,台灣也因此贏得了許多真摯之友誼。

遺憾的是,多米尼克總理史卡利無法理解中華民國的用心良苦,忽視台灣人民協助改善其人民生活的誠意。渠於本年元月八日上任後,馬上向我要求五千八百多萬美元的援助,其內涵不僅超過兩國既有的合作計畫,且部分計畫本身與該國民生建設並無實際關連,我方因而要求多方提出更具體合理之合作計畫,沒想到史卡利竟然以與中共建交作為威脅,並且多次與中共接觸,我對於情勢的演變均充分掌握亦加以勸阻,無奈渠於本年三月廿三日與中共簽署建交公報。
本人再次強調,中華民國不會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以金錢從事外交競賽。

不幸地,中共仍身陷在金錢外交之窠臼中,以多米尼克而言,昨(廿九)日史卡利總理在告多國全民同胞書中,清楚指出此次與中共建交,中共所給予之援助折合一億一千七百五十萬美元(約折合三億左右之東加勒比海幣),上述金額若以人民幣來計算,這個擁有七萬人口加勒比海小國,,因為中共的援助該國國民突然成為「萬元戶」。多米尼克這個東加勒比海國家不論以戰略上、國際經濟上或任何角度來說,對身為世界上五大常任理事國的中共而言,皆構不成戰略的目標,可見中共此番作為乃在藉助金錢遊戲奪取我邦交國,這是中共的一貫伎倆。本人在此重申,我國絕不與中共從事「金錢外交」之遊戲。

中共在進行經濟改革後,國內貧富差距日益加大,尤其內陸及大西北地區發展仍然相當落後,尚需其他國家援助。以二○○二年而論,日本對世界其他國家之外援(ODA)尚撥支予中共一千二百一十二億日圓之援助,此援助來得不易,但中共此次卻將相當日本援助金額的百分之十左右送給多米尼克,協助該國興建體育場、公路、醫院及學校等,本人認為大陸內部落後地區也同樣需要這些建設,而中共在外交上卻犧牲其國內人民之權益以援助他國,目的僅為了消滅中華民國之存在,此為我所無法苟同之事。

中共之對台有所謂「三光政策」,其中之一即「拔光中華民國所有邦交國」,換言之是要消滅中華民國之存在。二○○一年六月陳總統訪問中美洲時,中共「拔掉」我友邦馬其頓,二○○二年七月陳總統就任執政黨主席時,中共「拔掉」諾魯;本年我總統大選甫結束,中共與多米尼克建交。由此可見,其政治目的非常清楚是要消滅中華民國,拔光我所有外交關係,壓迫我國際生存空間。此對兩岸未來的關係而言,毫無幫助,亦無法獲得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的認同。本人在此鄭重呼籲中共不要再破壞、撕裂兩岸人民的情感。本人再次重申,中華民國與世界各國的合作關係是秉持「互利互惠、合作共榮」的精神,中華民國拓展外交關係除了抱持務實態度外,亦會維護國家及人民之最高利益及最大福祉。

外界可能認為丟掉一個邦交國,對於外交部長而言是難堪的,但是對於一個立誓為中華民國人民負責和服務的外交部長而言,我寧可不要這種虛幻的面子,也要看緊人民的荷包,我不能將人民的血汗錢拿來滿足短視近利政客的要求。本人要重申,絕不接受威脅,也不讓遊走兩岸牟取利益的國家得逞,也希望國人同胞能夠支持外交部採取斷然處置的作法,如此才是可長可久的外交施政,也才是國家之幸,人民之福。


※簡部長答詢紀要
一、請教部長何時向總統報告我與多米尼克斷交事件?總統有何裁示跟看法?(自由時報王平宇)

答: 自今年年初前任總理因突發性心臟病過世後,本部即對雙方邦誼發展持續密切注意。新任總理擔任公職期間,特別是擔任教育部長時即曾擅自與中共方面聯繫,並引發多國政壇議論。新任總理年輕氣盛,對於國際局勢不甚了解,從而轉向中共。在我方與多國交涉過程中,本部即不斷地向總統、院長報告局勢發展,並預示由於多國新任總理上台邦誼可能因而生變。這段期間中南美司與駐館高清雲大使、廖東周代辦均持續密切聯繫,昨晚十二時卅分雙方邦誼確定生變後,本部於第一時間即向總統及院長報告。


二、請問我國何時接獲此一訊息?又我國何時知悉多國新任總理轉向?(國聲電台廖悅佑)

侯司長答: 多國前總理於一月六日去世,史卡利於一月八日接任總理職位,一月十六日便向我國提出巨額援助的不合理要求,我方當時即警覺到雙方關係有可能生變,其後史氏持續向我大使館及代辦聯繫援贈款項。二月間有一在多米尼克經商的華人,於赴大陸後曾返回多國一個多月,三月十六日史卡利總理離開多國赴美國招商,廖代辦還為渠餞行,並密集注意渠行蹤及動向。我國雖努力勸史氏護衛我國利益,惟渠仍一意孤行,對此本部至感遺憾。


三、我國雖陸續失去馬其頓、諾魯與多米尼克等邦交國,但我國於去年與吉里巴斯建交,對中共來說應也是一外交打擊。部長先前提到我國不願意與中共進行「金錢外交」讓小國得利,但在中共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下,應無可能接受其他的國家同時與台海兩岸維持邦交關係,由此可見中共仍將繼續挖我外交牆角。不知外交部有何具體方法遏止相關情況繼續發生?(青年日報丁湘娥)

答: 我們不從事金錢外交的主要原因在於外交工作攸關國家的生存發展,必須是建立在互惠互利、合作共榮的基礎上。以此次多米尼克所要求的援助金額為例,中共承諾提供其約一億一千七百五十萬美元的援贈,遠遠超過國際上援助的行情,更遑論中共本身就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個被援助國,中共取出相當於日本對其援贈金額的十分之一作為對多米尼克的援助,主因並非拓展其外交關係,而是欲藉此消滅中華民國。未來我國的外交工作仍將與邦交國保持密切的互利互惠關係,在此基礎上雙方的關係才能長長久久,而非單純僅為一時的邦交國數目。


四、我與多米尼克斷交後是否可以取回我先前所提供包括經援在內的援助?(民視許仲江)

侯司長答:二十多年來我對多米尼克主要是農技團提供蔬果、水產養殖方面的技術協助;另外我國也協助多國整修其國內道路。多國全國僅七萬多人,卻要求我國協助建造一超大型體育館,實為不合理的要求。我所提供的農技團及道路建設等協助,均意在提高多國生產力及交通便利,並無收回的問題,但是貸款等合作項目將會取消。


五、中美洲一向是我國外交重鎮,如今我與多米尼克邦交關係遭中共破壞,往後我如何加強維護我與中美洲國家的外交關係?(中央廣播電台曹宇帆)

答: 我們對所有的邦交國皆一視同仁,主要必須在兩國間建立互利互惠的關係,俾能與其共同分享成功的台灣經驗及經濟成果,而我邦交國亦能協助我們參與國際事務。互利互惠是我們的首要目標,日後我方會加強農業、醫療等全面性的工作,相信在草根性的工作鋪展下,能使邦交國感受到與我國維繫邦交對其長遠發展是有利的,則兩國邦交就能鞏固。


六、多米尼克與我國斷交恰好在我總統大選後,除了您所提金錢援助因素外,依外交部評估,此事是否與我總統大選之結果有關?(路透社李國維)

答: 此次多米尼克與我國外交生變,主要原因有三:第一是中共以重金收買我邦交國,金額約為一億一千七百五十萬美元, 史卡利總理在其國情報告中明白宣布此一金額;第二是史卡利總理非常年輕,渠接任總理後對中共存有幻想,在渠主導下兩國邦交因此生變;第三是多國近來經濟狀況不甚理想,史卡利總理或意圖以此解決其國內經濟問題。前述三者應為造成雙方關係生變之主因,與我國總統大選結果無直接關係。但中共經常利用我國重大政治事件作為出手時機也是事實,如陳總統出訪、陳總統接任執政黨主席及本次總統大選,均可見到中共利用這些特定時段影響我與邦交國關係。


七、侯司長剛才提到此次我與多米尼克邦交生變,中間有一華人居中牽線,請問這一位華人之身份及角色為何?(聯合報劉永祥)

侯司長答: 此一華人為董立群女士,原在台灣出生長大,後赴美國唸書,在休士頓亦有餐館生意。數年前多米尼克對外販售其公民護照,申辦人只要投資五萬美元,一戶四口即可獲得該國護照,董女士嗣介入多國投資護照販售生意,作法有二,一是將五萬美元直接存入政府銀行,另一作法是邀請外來投資人至投資伊在多國所經營之旅館。董女士介入此生意後,業務成效不佳,原規劃出售八百戶,最後僅吸引三百戶,且多數投資人為大陸人士,商業紛爭不斷,旅館最終未能蓋成,董女士遂離開多國轉至安地卡,安地卡則任命董女士擔任安國駐中國大陸代表,此後董女士便遊走於中國大陸及加勒比海各國之間。董女士過去在多國停留期間,即與中國大陸往來甚密,董女士近來在多國雖已無生意,卻頻頻出入多國及中國大陸,形跡詭異,本部對伊與多國總理及其他官員之接觸一直予以密切注意。


※石發言人報告內容
因為部長行程關係,本日記者會到此結束,謝謝各位媒體朋友的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