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針對我參加「二○○三年全球婦女高峰會」代表團遭中共打壓事記者會說明紀要
日期:2003/06/30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壹、行政院新聞局副局長李雪津說明哪容
  外交部發言人石司長,外交部同仁及本團團員,楊黃副主委,徐研究員及現場媒體大家好。在此本人簡要說明案件的整個過程。
  
各位可以看到我手上的這份四月九日Global Summit of Women之summit director致我方之邀請函,函上清楚指出全球婦女高峰會是一個全球四、五十個國家約計五、六百人間的大型會議。今年是第十三屆,由於過去每一年均有許多部長與會,今年首度決定舉行部長級圓桌會議,這封信明確邀請我參與部長圓桌會議,後來我與外交部進行協商,認為是我國參與國際活動的一件大事,我們在六月份時,決定組團,由外交部非政府組織(NGO)國際事務委員會協助並補助民間若干團體來參加。該會也確認我團出席情形,我國依據這兩份文件,一份是邀請函,一份是我方之申請表經由該會確認之後,自摩洛哥駐香港機構取得該國簽證,簽證內明文規定三個月內可以在該國停留二十日。

  在取得與會資格後,我團於六月二十日晚間十時搭乘華航班機出發,歷經二十九小時之飛行於台北時間二十八日凌晨三點鐘終於抵達開會地點。然而於開會地點門口,我方代表便被阻擋於門外,對方第一句話便問,你們不是三個人?你們拿的是什護照?他們一看到是中華民國民國護照便扣住,我方覺得莫名其妙,中間歷經九個小時後,我方要求對方向我方提出一個理由說明為何我方代表不得進入,對方指出簽證下方簽署人是沒有權力來簽發簽證。由種種跡象顯示,中共大使館脅迫要求主辦單位及摩國政府作外交及政治上的配合。


貳、外交部研究設計委員會副主委楊黃美幸報告內容
  我國此次參與全球婦女高峰會的團員共有四位,其中國際婦女協會會長楊雪紅女士具有雙重國籍(美國),團員並分批前往會場。本人與李副局長先行抵達摩洛哥機場時,在我方尚未告知團員人數的情況下,海關人員卻已直接詢問另一團員的行蹤(由於楊雪紅女士具有美國國籍,毋須申請摩國簽證,故該國海關人員以為我方團員僅有三名)。此外,楊雪紅女士在稍晚抵達摩國後,儘管已表明具有美國國籍,仍遭該國警察詢問是否為台灣出生,顯示摩洛哥機場海關人員早已知悉本團的到訪。

  前述情形與去(九十一)年我國在日內瓦界衛生大會所受的待遇如出一轍,團員甚至被詰問出生地為何。本人相信摩洛哥政府不會做出如此無理的行為,連具有美國籍的楊雪紅女士都遭到為難。不過,經過慎重的考慮後,我們認為還是應該想辦法與會,所以楊雪紅女士改從阿姆斯特丹重新申請入境。目前楊女士已成功與會,其他人於返航途中也草擬了一份英文抗議書,並請我國駐荷蘭代表處將該份英文抗議書翻譯成法文。

  本人認為,本事件的效應有三,一是中共在國際社會愈排斥台灣,國內民意將愈排斥中共,台灣人民同仇敵慨的心理會漸漸形成,中共應注意到此項發展。二是中共在國際社會不斷地打壓我國等於是自己在製造事件、創造議題,使台灣問題國際化。三是楊女士已為我國在高峰會中指出我團所受到的不平待遇,與會代表皆表示不可思議。明年高峰會擬於韓國召開,韓方已表示不會讓類此情形再次發生。


參、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科技委員會主委徐遵慈說明內容
個人從婦女團體的角度提出兩點補充說明:
第一、「全球婦女高峰會」(Global Summit of Women)為國際知名NGO,因此,在各國參與高峰會的代表團中,NGO是非常重要的成員。台灣代表團中有兩位成員代表NGO,分別是本人所代表的「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以及楊雪紅理事長所代表的「國際職業婦女協會台北分會」。我們以NGO代表的身分參加此一高峰會,最後卻因中共的政治干擾鎩羽而歸,我們深表遺憾。

第二、過去幾年來,婦女議題在國際組織議程上益形重要,也獲得廣泛的討論,而台灣在婦女議題的表現上,一直以來廣受各國的肯定,從「亞太經濟合作」(APEC)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婦女相關會議就可以得到印證。此次全球婦女高峰會主動發函邀請李副局長以部長身分率團參加,更是因為了解到台灣在婦女議題上的貢獻,足以作為世界各國的借鏡。婦女議題原不應受到政治干擾,但這次卻因中共打壓而污染了這片淨土,使我們感到非常遺憾與痛心。


※ 答詢紀要
一、 請教李副局長三個問題,(一)您認為我國無法參加此次高峰會,主辦單位以及協辦地主國(摩洛哥)誰應負責?(二)南韓已對我保證明年高峰會絕不會發生同樣的事情,請問如何保證?可信度又如何?(三)楊理事長已在會中宣讀我國抗議與聲明,不知各國反應如何? (自由時報王平宇)

新聞局李副局長答:在主辦單位方面,我們晚上七點鐘到,但一直沒被告知不能參加,稍後我聯絡大會的辦公室(Secretariat office),但因為時已晚,無法接觸到較高層級的人,我想如果我們有更多的時間去交涉,可以接觸到較高層級的人士,一定還有轉圜的餘地。至於摩洛哥,根據我的了解,摩洛哥是受到中共的壓力,並非不歡迎我國代表團,而和我們接觸的摩國工作人員亦覺得此事不合理。

外交部研究設計委員會楊黃副主委答:其實主辦單位也有責任,楊理事長曾當場向總會會長Irene表示主辦單位應向我國道歉,Irene則表示該會僅向摩洛哥借用場地,無從干涉摩洛哥政府的行為。

為什麼韓國政府敢作此保證,而我國深具信心,我想是因為我國在南韓設有代表處,與韓國朝野各界關係良好,不像此次的摩洛哥事件,因為我未設代表處,在處理相關事項上均較為困難。

外交部新聞文化司石司長答:個人以為這次事件應負最大責任的是中共。


二、 請問各國與會代表目前對我國遭遇之反應為何? (自由時報王平宇)

新聞局李副局長答:該會議為期兩天,第一天楊理事長曾出席發言並分發文件,與會人士皆表示非常不可思議,無法想像代表團已抵達當地,卻遭留滯,繼而搭飛機離開,與會人士對我們態度普遍是支持的,當然實際情況可能要等楊理事長會議結束返國後,有機會再向各位報告。


三、 副局長您剛提到,因為摩洛哥當局希望代表團搭早班飛機離開,倘當時大會的層級夠,是否比較有轉圜的空間,就有可能當場與他們作一申辯;另外就NGO立場與角色而言,剛才副主委亦提到,我們希望他們作一適度道歉,就NGO立場與角色而言此為可能的嗎? (中視李儒林)

新聞局李副局長答:有無轉圜空間,坦白講我們誰心裡都沒數,倘大會秘書處可向摩洛哥政府表達這些人是應大會邀請,盼能獲准入境,至於摩洛哥政府是否配合,當然須視摩國政府在其與中共關係以及NGO組織與當地國關係間取得一平衡點。我相信存有轉圜空間,但是操作過程並不是很確定,既然我們是收到大會正式邀請函,當然希望他們在態度上是支持我們的,不過在我們離開之前並沒有機會與大會取得聯繫。

外交部研究設計委員會楊黃副主委答:有關要求主辦單位道歉乙節,團抗議信指出,由於中共阻擾導致本團滯留機場無法入境摩洛哥,不過,大會亦未盡到協助本團入境之責,但問題是,團員全員抵達時已是深夜十二點後,當時確實很難交涉及聯絡。中共所作所為是反行其道,效果未必較好,台灣參與國際活動的人士將更加有心理準備,知道應如何去作,愈來愈多人會加入;從整個事件中,我們還是覺得有收獲,因為已經變為一個議題,對於楊理事長與會,我們給予最大鼓勵及足夠文件。國際婦女界了解,整個事情係中共在國際上打壓我們,對中共而言亦非加分(Plus),長期而言對我們是好的,累積起來變為我們的能量,台灣人民在國際社會上擴展會更積極與努力去作。


四、 中共代表團有否出席本年全球婦女高峰會?若有,我團是否有向中共代表團抗議? (蘋果日報何孟奎)

新聞局李副局長答:據我們初步瞭解,中共並無代表團參加此次全球婦女高峰會,後來從大會寄給我的信件當中得知,參加部長級圓桌會議的二十多國中並沒有中國大陸代表;今天楊理事長雪紅來電亦表示:會中並無中共代表團出席。也許是中共方面認為,此次會議中共未參加,因此也不希望我們參加。


五、 到目前為止政府或外交部有任何確切的證據可以證明是中共對摩洛哥政府施壓?既然這是NGO活動,在處理涉外事務時,十分清楚核發簽證再取消簽證是主權國家之主權行為,不知我政府立場為何?究竟是要指控中共或者是向摩洛哥政府抗議? (中國時報劉永祥)

新聞局李副局長答:起先是合理的懷疑,當代表團抵達摩國機場,該國海關官員乍問我團團員人數是否有三位;另外,在幾經交涉無效後,當本團欲打電話取消原先訂妥旅館時,卻獲旅館方面告知有人已在早上先將旅館訂房取消了;此外,在我團團員搭機離開摩洛哥之際,摩洛哥海關安檢人員態度友善地表示,是中共阻擾所致。據此,當可證實前述合理的懷疑。至於簽證被取消事應由外交部來處理。

外交部新聞文化司石司長答:在此補充一點,根據目前人在日內瓦參加國際護理學會年會的外交部NGO國際事務委員會呂大使慶龍電話告稱:呂大使已就本案向摩洛哥方面抗議,摩洛哥代表對此訊息,表示非常驚訝及不能瞭解,認為台灣代表團不應受到如此待遇。


六、 於此次全球婦女高峰會事件,中華民國外交部的立場何在? ( 聯合報林少予)

外交部新聞文化司石司長答:對於本案國內媒體各界均表關注,外交部NGO國際事務委員會係負責輔導協助國內NGO團體出席國際會議。感謝李副局長、楊黃副主任委員、楊雪紅會長以及徐研究員等四位組團熱心參與此次會議。

外交部研究設計委員會楊黃副主委答:全球婦女高峰會與會成員尚包含有政府代表(governmental officer),因此才有部長級圓桌會議之舉行,外交部自然義不容辭支持本團,此乃順理成章之事。


七、 請石司長說明外交部的說法和立場?(聯合報林少予)

外交部新聞文化司石司長答:關於本部立場,本人開宗明義即有一嚴正聲明。對於中共自WHO、WTO和此次李副局長以政府官員參加世界婦女高峰會以及參加部長級會議,中共均無所不用其極,一路打壓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持續傷害我們的感情,我們會向摩洛哥政府做出適當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