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中華民國(台灣)政府宣布與哥斯大黎加共和國終止外交關係新聞說明會紀要
日期:2007/06/07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黃部長志芳報告: 中華民國(台灣)外交部茲鄭重聲明:哥斯大黎加政府在中國威脅利誘下,於台北時間本(6)月7日晨宣布與中國建交而與我斷交,中華民國(台灣)政府對此至表遺憾。為維護國家尊嚴與利益,中華民國(台灣)政府決定,自即日起終止與哥斯大黎加共和國之外交關係並停止雙方一切合作計畫。 對於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無所不用其極,必欲置台灣於死地,我在這裡正告北京當局,套用你們共產黨人的話:「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你們可以打壓台灣人民於一時,但不能打壓台灣人民於永久;可以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但不能打壓台灣人民要維護自由民主體制與國家尊嚴的決心。 中華民國(台灣)與哥斯大黎加建立外交關係以來,兩國一向理念相同,致力推展民主、自由及國際和平事業,我國亦始終積極協助哥斯大黎加從事各項基礎建設及攸關哥斯大黎加國計民生之計畫,哥斯大黎加歷任政府及人民對兩國邦誼及各項合作亦深表滿意。哥國現任阿里亞斯總統(Oscar Arias)自2006年5月上任以來,不顧兩國之共同價值及長久邦誼,與中國秘密進行多次建交談判,我政府基於對台哥間超過一甲子邦誼之珍視,曾積極、持續與哥國政府溝通,展現最大合作誠意,惟哥方仍一意孤行。 阿里亞斯總統1987年以成功協調中美洲武裝衝突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他追求中美洲和平、自由及民主之決心當時廣獲國際肯定。現在阿里亞斯總統卻決定捨棄與哥國共享和平、民主、自由及人權普世價值的台灣,轉而與專制極權的共產中國為伍,我方經一切努力無效後,決定終止雙方關係,以維護我外交自主及尊嚴。 中華民國(台灣)政府對阿里亞斯總統上述與哥國立國精神及諾貝爾和平獎理念相左之作法表示強烈遺憾,也對中國以威脅利誘金錢外交打擊我國國際活動空間的作法,表示嚴正譴責。中國此種作為嚴重傷害台灣人民情感,與中國所言之「寄希望於台灣人民」完全背道而馳。 台灣在哥斯大黎加各界仍然有眾多友人,我們仍然珍惜與哥國人民之情誼,並對過去這段時間協助我國為維護兩國邦誼而奔走之哥國友人表示謝忱。 面對中國對我無所不用其極之打壓,中華民國(台灣)政府與人民繼續推動務實外交之立場絕不會動搖,外交部同仁亦當不畏挑戰,愈挫愈勇,全力以赴,以堅定之決心與務實態度,繼續拓展國際空間,爭取我應有之國際地位,維護我國最高權益及人民福祉。 接著跟各位說明一下我們過去幾天交涉的情況。經過過去4、5天來不眠不休的努力,我們最後還是無法挽回台哥的外交關係,對此我們深感遺憾。今天凌晨4點鐘,哥國外長在我方一再催逼之下,終於告知我方他們即將與中國建交並與台灣終止關係的決定。哥國外長也向我們表示,這是阿里亞斯就任之前就已經有的想法。 過去1年多來,哥方與中方的接觸未曾停息,去年9月聯合國大會開會期間,我方就已掌握訊息,哥國總統在聯大會晤了中國外長李肇星,當時我們就對台哥關係保持高度警覺。今年5月世界衛生組織辯論表決我國會員案時,哥國投下了反對票,此舉更是一個嚴重的警訊。雖然哥方事後一再以技術性、程序性的原因向我方解釋,但我們仍抱持高度警覺。5月29日我駐哥斯大黎加吳子丹大使曾會見哥國外長史達諾,當時哥國外長完全沒有向吳大使提及雙方關係可能生變。事實上,哥國外長在5月28日還信誓旦旦地向多國媒體表示台哥關係不會改變;5月29日又向法新社作了相同的聲明。但是5月29日哥國外長在接見吳子丹大使後就立即出國,表面上的理由是到美國參加智庫的活動,但從此他的行蹤不明。 我駐外館處在掌握該訊息後,台北及我駐哥國大使館立即進入高度警戒狀態,在研判哥國外長行蹤不明後,我們立即啟動搶救邦交機制。哥國外長6月4日返回哥國,本人也指示正在加勒比海地區訪問的本部侯清山次長立即兼程趕赴哥國,並於6月4日上午抵達。在哥國外長返抵國門後,我們透過各種管道欲求見阿里亞斯總統及史達諾外長,但是這兩位均以不同藉口避不見面。同一時間我們動員一切的人脈,希望作最後的努力。我本人在昨天晚上10點10分也約見哥國駐台吳明廣大使,在將近1個鐘頭的會談時間裡,我向吳明廣大使嚴正表明,如果此時哥國轉向承認中國,絕對是一件親痛仇快的事情。可以預見的是,拉丁美洲在國際間有爭議性的極左派領袖一定會拍手叫好,但是自由民主國家對於哥國這樣的決定必然會感到遺憾與惋惜。 我也向吳明廣大使表明我們非常珍惜台哥之間這麼多年的邦誼,台灣過去對哥國只有幫忙,從來沒有做出對不起哥國的事;我們願意盡一切最大的誠意在加強雙邊合作方面,展現我政府的誠意,希望哥國不要做出錯誤的決定,希望能維持台哥關係。吳明廣大使也承諾會將本人的訊息向哥國總統及外長呈報,但是哥國顯然心意已決。經過我方多番催促,多國外長終於在台北時間今天凌晨4點會見本部侯清山次長及吳子丹大使,也坦白說明將與中國建交,而且他本人6月1日已經在北京與中國當局簽署了建交公報。 對於哥國這種極不友好的行為,侯清山次長及吳子丹大使立即提出嚴正抗議。哥國外長在5月28、29日還向媒體表示台哥關係不變,卻在29日出國,並轉赴中國,隨即在6月1日與中國簽署建交公報。要不是過去幾天我們透過各種管道一再向哥國催逼,一再要求哥方把事情說清楚、講明白,哥方從頭到尾可說是一再地欺瞞,這絕不是一個追求公理正義的文明國家的作為,絕對不是哥斯大黎加這樣一個崇尚自由、民主,熱愛和平的國家對一個60多年來的忠實友邦所應該採取的作為。 阿里亞斯總統決定跟極權專制、罔顧人權、窮兵黷武的中國建交,背棄一個在國際社會上崇尚自由民主、熱愛和平、繁榮的台灣,我想這對阿里亞斯總統得到的諾貝爾和平獎也是一大諷刺。 在今天凌晨哥方通知我們這樣一個決定後,本人已經在隨後下達各項指示,要求外館同仁一定要做好兩國終止外交關係之後後續相關事宜,我也指示外館同仁一定要冷靜處理這場變局。對於我們應該全力做好的保僑、護僑,以及館團的安置及撤離,一定要以冷靜的態度作最妥適的處理。我同時也責成各外館保持高度的警戒,嚴防中國對我進一步打壓。 我想藉這個機會向媒體朋友說明的是,中國對我們的外交打壓絕對不會因為我們劃地自限或者在國際社會上禮讓中國就縮手。中國在國際社會上是必欲置台灣於死地,如果我們有拓展國際空間的機會,但卻因為害怕中國打壓而裹足不前,中國難道就會對我們有善意的回報嗎?絕對不可能的!中國和哥斯大黎加的接觸早在1年多前就開始了,中國對哥國的挖牆腳行為也絕對不會因為我們是否拓展與其他國家建立關係而有所影響。 我也要藉這個機會告訴全體國人同胞以及朝野各界人士,外交是超越黨派的、外交是我們主權的象徵,除非我們放棄我們的主權,中國對台灣外交的打壓絕不會因為哪一個政黨執政而有所不同。在我們外交處境艱難之際,我呼籲朝野各界共體時艱、團結一致全力對外,爭取國家尊嚴。 最後我要跟各位報告的是,過去4、5天以來我跟我們外交部相關同仁都已經盡了全力。過去4個晚上,我跟我的同仁不曾回家,因為時差的關係我們徹夜留守處置各項狀況,我們也打了一場硬仗,雖然結果有負國人期望,但是外交部同仁都盡了全力。我對同仁只有感激,我以有這樣的同仁為榮。 今天早上我向總統及行政院張院長報告最新事態發展時,已經向總統及張院長請辭外長乙職,以示負起政治責任。個人的進退榮辱事小,但是我熱愛我們的國家、土地及人民,我對台灣有信心。過去我們國家也曾經歷過退出聯合國以及美台斷交的衝擊,但一路走來我們愈挫愈勇,站的更挺。在中國全面崛起對我們瘋狂打壓的時候,我相信只要大家團結一致,我們有信心度過難關,開創光明的未來,相信時間是站在我們這邊的。 外交部是一支認真、專注的戰鬥團隊,所有的同仁全心投入為國打拼,我希望國人同胞能夠對外交部同仁多所鼓勵與支持。我們會繼續為國家的外交全力打拼,謝謝大家! ※黃部長志芳答詢: 一、請問陳總統及張院長是否對部長請辭決定表示慰留?(自由時報王平宇先生) 答:本人應負起政治責任。今早陳總統及院長主要關切後續相關事宜的處理。 二、關於外界擔心我與哥斯大黎加斷交後可能引起的骨牌效應,部長有何評論?目前我與巴拿馬及尼加拉瓜關係如何?(蘋果日報吳詠航小姐) 答:我們會全力維護及鞏固現有邦交關係,哥斯大黎加與中國建交主要是阿里亞斯總統上任前即有此一想法,係屬個案,就外交部立場而言,我們會盡力維護所有邦交關係。 三、請問中國提供哥斯大黎加多少金援承諾?(路透社詹寧斯先生) 答:我只能回答是「天文數字」,我想哥國心裡有數。我們從不和中國在國際間進行金錢競爭,外交部同仁在艱困的環境下,受限於人力、物力,確實已經盡了全力。 四、阿里亞斯總統身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是中南美洲很有地位的領導者且在國際間頗具聲望,跟過去與我斷交國家的領導人不同,阿里亞斯本次與中國建交的政治判斷是否會在該地區其他國家產生影響?我方是否就此作過更精確的評估?(聯合晚報高凌雲先生) 答:阿里亞斯的確與過去與我斷交的國家元首不同,但是最令我們訝異與不滿的是,阿氏在處理台哥關係的手法竟然與過去其他國家元首沒有兩樣,在整個事件的過程當中一再欺瞞我方。哥國外長在5月29日離開哥斯大黎加之前還公開表示雙邊關係不變,經過我方在過去4、5天一再地詢問及催逼之下,一直到今天早上才對我們透露實情。我必須很嚴肅提出來,哥國外長在上週五(6月1日)在北京與中國簽署建交公報,照常理來講,6月4日星期一上班日就應該正式對外公布。大家也知道6月4日是天安門事變週年紀念日,在全世界還有那麼多人起來抗議中共的暴政,紀念天安門受難者的時候,如果他們不是心裡有鬼,6月1日簽了建交公報,6月4日外長回到哥斯大黎加的時候就宣布即可。以哥國總統阿里亞斯身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身分,而哥國號稱中美洲的瑞士,且欲在國際社會扮演積極角色以推動和平,在處理台哥60幾年友好邦誼竟然也是用這種騙的手法,這是我們最不能接受的。至於阿里亞斯總統為何這樣做,我建議各位媒體朋友直接去請問哥斯大黎加。 五、請問哥斯大黎加在台灣的學生有必要得回哥國嗎?我們與哥國談判的時候,當哥國告訴我們將要與中國建交的時候,哥國是否有提出些條件,如果台灣願意做些什麼,他們也許考慮不要這樣做呢?(Taipei News許維恕小姐) 答:哥斯大黎加在台的留學生我們會繼續照顧他們直到學業完成為止,剛才我在聲明稿中也提到我們在哥斯大黎加各行各業中還是有很多友人,我們也不希望這次不愉快的斷交事件影響到我們與哥斯大黎加人民長期的友好情誼,這是哥國政府所做的錯誤決定,所以不會影響到哥國在台留學生的就學情形。 在我們與哥方接觸的過程中,哥方最先是避不見面,主要就是總統及外長避不見面,我們與許多核心官員進行接觸,也一再將我方的訊息傳達給哥方高層,但是他們就是不願意與我們作進一步討論,我想哥方是沒有任何誠意來維繫台哥60幾年的邦誼。 六、請問今早總統及院長對您是否有慰留之意?部長又如何回應?其次,外交部對於李前總統參拜靖國神社有何評論?(TVBS張介凡小姐) 答:今早我向總統及院長口頭報告最新事態發展時,已請辭外長一職,以負起政治責任,總統及院長對此沒有多作表示,僅盼外交部同仁全力處理後續相關事宜,以安定外館及其他邦交國關係。 至於李前總統訪日是否參拜靖國神社,李前總統現為一介平民,外交部尊重李前總統個人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