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第75屆年會處理台灣與中國參與OIE之相關提案新聞說明會紀要

  • 發布時間:2007-05-25
  •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張常務次長小月報告: 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屈從於中國之政治壓力,於本(2007)年5月25日第75屆年會中表決通過貶抑我國會籍地位與名稱之決議,外交部對此表達抗議與不滿,並強烈譴責中國藉由政治操弄,打壓我國參與功能性國際組織之惡劣手法。 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大會在5月25日下午討論「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履行合法權利及義務」決議案,我國代表首先發言表示反對,嗣在巴基斯坦、甘比亞及德國(代表歐盟)發言後,大會進行表決。計有130個會員國參與投票,結果為12票反對、5票棄權、113票同意,該案獲得通過,其要點為:注意到(noting)中國之觀點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包括台灣在內之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以非主權區域會員身分參與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的活動;台灣在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的活動、文件、刊物及網站等均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稱之。 外交部強調,該項決議所引述中國之觀點與事實完全不符,且將我矮化為「非主權區域會員」,我絕對無法接受。我出席會議代表在表決前曾發表反對該決議之立場,並在表決後發表抗議聲明,表達我國嚴正立場。 我國自1912年肇建至今,作為主權國家之地位無庸置疑;且中華人民共和國自1949年成立以來,其主權及治權未曾及於台灣。台海兩岸分隔分治,乃不爭之事實,台灣絕非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一部分。 我國係以主權國家身分於1954年加入世界動物衛生組織成為「會員國」。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現行規章中並無所謂「非主權區域會員」之規定,因此該決議將我國降格為「非主權區域會員」毫無法理依據。 此外,依據世界動物衛生組織成立宗旨,該組織係為促進國際間動物衛生合作而成立之專業組織,不應討論甚或表決有違其宗旨之政治性決議草案。因此,外交部對於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屈從中國政治操弄,自失其作為國際動物疫情合作機制之專業立場,至表遺憾。 對於各友邦投票反對該案及友我國家以棄權方式表達立場,外交部表示誠摯謝意。最終付諸票決之版本雖仍與我方期望有所差距,然在此次大會期間,美國、日本及若干歐盟國家曾積極進行協調,針對美國等國所作的努力,我方甚表感謝。 台灣自1954年加入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後,半世紀以來均善盡會員國義務,曾作出之貢獻包括:提供捐助、積極參與會務運作、定期陳報我國動物傳染病疫情資訊、以及其他專業議題之參與等。 基於國際動物疫情防治不應受政治操弄,外交部鄭重呼籲世界動物衛生組織應以前瞻眼光,迅即更正此項不當決議。世界動物衛生組織應確保我國與會各項權益不受任何減損,以利世界動物衛生及疫情之防治,並維護全人類共同之福祉。 ※媒體提問暨答詢: 1、請問美國此次投票意向是否在113個國家之列?外交部在表達強烈抗議之後有何具體作法?(中國時報江慧真小姐) 答:(張次長回答)美國的確是在113個國家之中,但針對中國最初對我矮化的提案版本,美方作了很多幕後斡旋的工作,再加上許多友我國家的協調,最後大會決議我使用Chinese Taipei的名稱,也就是比照我參與WTO的模式。 對於決議案終將我降格為「非主權區域會員」,外交部表達強烈抗議,但我不應輕言退出,因此我將繼續參與OIE活動,並爭取會方修正此錯誤決定,不讓中國陰謀得逞。 二、除了名稱差異以外,full membership 跟regional membership的差異為何?是否會影響我們的權益?(Taiwan News許維恕小姐) 答:「主權會員」與「非主權會員」在資訊取得方面是相同的。我們所不能接受的是,我們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不應該被貶抑為區域會員。根據憲法規定我們的國名是中華民國,OIE在決議案中特別提到所謂「一中原則」是我們絕對不能接受。 三、我們以非主權區域會員的地位參加OIE的技術性會議是否需要有中國的同意才能參與?對於我們在動物衛生方面的實質影響為何?(中央社李佳霏小姐) 答:(張次長回答)我國之參與OIE並不需要中國的同意。在動物衛生方面主要是資訊的取得、交流及疫情的預防,這一方面的權益不會受到影響。這方面煩請宋局長為我們做更詳細的說明。 (農委會防檢局宋局長華聰回答)OIE當初成立的目的是共同聯防,整體的運作是要各會員國提供當地國相關動物疾病疫情,還有因貿易衍生相關檢疫規範的訂定。我們不能接受的是,OIE本身是功能性國際組織,不應該受政治壓力,把我們貶抑為非主權區域會員,我們會繼續跟OIE爭取主權會員。 四、我想請教林司長,前幾天你在例行新聞說明會提到,會敦促OIE用2003年的決議,也就是讓我們使用「台澎金馬」的名稱,不曉得是否曾在大會中提出?此外,我們是否接受Chinese Taipei的名稱?我們一再面對中國的打壓,除了嚴正抗議與發表聲明之外,是否有更積極的作法?(Taipei Times黃子瑜小姐) 答:(林司長回答)我們一貫的立場就是希望能回到2003年的決議案,也就是按照WTO的模式,以「台澎金馬」的名稱來代表我們在OIE裡的會籍。當2003年決議案一致通過之後,中國方面並沒有同意,所以我們今年特別提出來,強調這個決議案無法施行完全是中國的責任。因此今年我們一直與我們所有友邦與友好國家溝通,希望他們能夠支持先執行2003年的決議案,整個努力經歷相當長的時間。張次長剛才也提到,中國對我們可以說是強力打壓,提出一個非常不合理的版本,對我們的權利與地位有很大影響。過程中我們盡一切努力,透過與我友好國家,特別是美國、歐盟與日本,以及所有相關駐外館處的全力交涉,最後協調出來的版本。雖然未符合我期望,至少在文字方面對我們權益得維護來說是比較好一點。關於名稱部分,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基本上是遵循APEC模式,也就是我們在WTO使用「台澎金馬」的簡稱,因此在名稱方面我們勉強予以接受。但對於「一中」與「非主權」的部分,我們要提出強烈抗議。這是一個比較長的過程,我們會繼續向OIE提出這樣的表述,同時我們也將在OIE中爭取更多友好國家的支持,希望能夠再作進一步的調整。我在此要特別強調,作為OIE的一個會員,我們與會的權益並不會遭受任何損失,這是OIE主席給我們的一個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