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我與薩爾瓦多終止外交關係」記者會紀要
日期:2018/08/21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我與薩爾瓦多終止外交關係」記者會紀要

一、時 間:107年8月21日(星期二)上午10時
二、地 點:外交部一樓新聞中心
三、主 持:部長吳釗燮
四、出 席:常務次長劉德立、公眾外交協調會執行長兼外交部發言人李憲章

※外交部長吳釗燮報告:

各位媒體朋友大家好,
很遺憾在出訪回臺隔日,必須向全國民眾宣布不好的消息。今天(8月21日)早上,在確認所有外交途徑無效之後,我在此宣布臺灣政府與薩爾瓦多終止外交關係,並全面停止雙邊合作及援助計畫,以及撤離我國駐薩大使館及技術團。

我要向全國民眾據實說明,政府過去這一段時間的努力。薩爾瓦多政府自從去(106)年起,不斷向我方要求大量資金,援助薩國東部聯合港(Port La Union)的開發案。在政府派遣專業工程團隊評估後,我們認為這是不合適的開發案,也可能導致我國及薩爾瓦多政府陷入高度的債務風險。身為負責任的政府,我們與許多理念相近國家一樣,無法答應協助薩爾瓦多政府開發這個不切實際的聯合港案。

另外,薩爾瓦多已經進入總統選舉期間,預計明(108)年2月間舉行大選,執政黨在民調大幅落後的情況下,也期盼我方提供選舉經費方面的挹注。這樣的做法違背我國民主原則,因此我們政府當然也無法答應。

我必須強調,只要有助增進兩國福祉的各項計畫,包括教育、農業、基礎建設等方面的合作,我國當然願意考慮,但是對於金援外交,或是與中國進行金錢上面的競逐,甚至是違法的政治獻金,這是不負責任的做法,我政府不願意,也不可能進行。

自從今(107)年6月開始,我們陸續掌握薩國外長有意前往中國協商建交事宜,政府也立即派遣特使前往薩國進行談判。在上(7)月間,我本人也率團前往薩爾瓦多,跟薩國總統、副總統、外交部長及相關官員瞭解狀況,並進行討論。連在出訪巴拉圭期間,我本人都還與薩國外交部次長會晤。很遺憾的是,即使政府做了這麼多的努力,仍然無法挽回今天的狀況。對於這樣的結果,我要向全國民眾表達最深摯的歉意。

在我國外交工作遭中國一再打壓的情況下,我也要呼籲全國人民要團結一致。中國這樣的蠻橫作為,絕對不是一個負責任國家該有的舉動,對兩岸關係更將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中國的行為,已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包括理念相近國家的政府、學術機構及國際媒體,皆對中國在開發中國家造成的「債務風險」表示關切。相信未來薩爾瓦多,在中國不負責任的做法下,這樣的問題也會發生。

最後,我要強調,中國對臺灣的打壓從來沒有停止過。我們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這是專制政權無法容忍的事實。臺灣會繼續堅持往前走,中國這樣的打壓,只會讓我們在民主、自由及主權這條路上,走得更堅定。謝謝大家。


※外交部長吳釗燮答詢:

一、請問外交部何時掌握薩爾瓦多要與我國斷交的訊息?吳部長是否已向蔡總統報告我國決定與薩國斷交事?我國未來外交政策是否會因此有所調整?(蘋果日報陳培煌先生)

答:我國自本年6月起陸續掌握薩爾瓦多的動態,昨(20)日晚深夜得知我與薩國邦誼十分不理想,並於本(21)日上午7時瞭解已無任何外交途徑可以挽回,即刻向蔡總統報告。

二、請問斷交時機點剛好選在蔡總統出訪返臺後的隔天一早,是否有特別的安排或意涵?(新唐人電視台 張東旭先生)

答:外交部稍早掌握的資訊是薩國可能在8月中旬與中國進行建交談判與協商,在這段時間內,外交部做了非常多的努力。薩國在我總統出訪後的時機點與中國建交,其針對性非常強。對於中國這樣的做法我們無法接受。

三、 請問我政府是否主動宣布與薩爾瓦多斷交,還是我們掌握到中國與薩爾瓦多已經建交,所以才召開記者會宣布?(中央社侯姿瑩小姐)

答: 我們在本(21)日上午7點多已經掌握薩爾瓦多即將與中國建交的訊息,我國政府即決定在今早宣布與薩爾瓦多斷交。

四、請問我方高層獲悉情勢後有無向薩國政要親自溝通? (大紀元李怡欣小姐)

答:我方在6月掌握情資後即派常務次長劉德立親赴薩國溝通,上(7)月本人也前往薩國進行溝通,另外也透過友邦強力遊說,但經過所有外交管道及努力後,很遺憾我與薩國外交關係無法繼續維持。

五、薩國就聯合港開發案有無具體要求之金額? (中天林嘉源先生)

答:薩國確實希望我方挹注資金協助聯合港開發案,然因涉及金額龐大,不方便在此說明。

六、部長提到曾請友邦協助我國向薩爾瓦多遊說,請問是哪些國家?另外此次斷交事件,美國是否曾出面助我?(中國時報楊孟立先生)

答:關於其他友邦及友好國家在此次斷交事件上協助我國向薩國說明,在未取得相關國家的同意前,不便向各位說明。但相關友好國家確實曾與薩爾瓦多高層直接溝通,並進行強力遊說。

七、請問部長上(7)月與薩爾瓦多總統會面,當時對方是否透露邦交將轉向的訊息?(聯合晚報徐偉真小姐)

答:當時本人與薩爾瓦多的總統、副總統及外交部長會晤,談話主要聚焦於過去5年雙方合作計畫的執行情形,他們均對成果表示滿意。在本人到訪之前,美國駐薩國大使Jean Manes女士曾對媒體表示,中國對開發中國家的援助計畫都具有軍事戰略目標考量,而這些戰略目標是美國所關注的。本人訪問薩國時,薩國總統、副總統及外交部長並未談及邦交轉向的議題。但那時我國透過管道已經掌握到薩國與我國雙邊關係可能產生變化的情資。

八、我國與薩爾瓦多斷交,是部長上任以來第三個失去的邦交國,請問部長是否負起政治責任?(壹電視廖士翔先生)

答: 本人將於晉見總統時報告此事,若是本人的責任,將勇於承擔。此事也再次反映中國在國際社會上對我國無時無刻、無所不在的強力打壓。所以,臺灣需要更加團結、堅定,並且加倍努力。

九、其他邦交國與我國外交關係穩固嗎?報紙曾提及我於非洲之唯一友邦亦恐生變(中央社葉允凱先生)

答:外交部前已多次說明我與史瓦帝尼之外交關係十分穩固。本部前主任秘書蔡明耀卸任後擔任駐史瓦帝尼代辦,於此期間,臺史雙邊關係良好,史王曾向蔡代辦表示,不論中國如何威逼利誘,臺史情誼穩固不變,請國人放心。外交部仍會請各駐外館處全面加強鞏固我與各友邦的外交關係。(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