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我與索羅門群島終止外交關係」記者會紀要
日期:2019/09/16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我與索羅門群島終止外交關係」記者會紀要:

一、時 間:108年9月16日(星期一)下午6時30分
二、地 點:外交部一樓新聞中心
三、主持人:外交部長吳釗燮
四、出席者:亞東太平洋司司長葛葆萱、外交部發言人兼公眾外交協調會執行長歐江安

※外交部長吳釗燮報告:

各位媒體朋友大家好,
索羅門群島政府本(9月16)日在內閣會議中通過決議,轉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中華民國(臺灣)政府對此一決定至為遺憾並予強力譴責。政府並宣布,自即日起中止與索羅門群島的外交關係,全面停止雙邊合作計畫,立即撤離我大使館、技術團及臺灣衛生中心人員。我方並要求索羅門也立即撤離其政府駐臺人員。

索國蘇嘉瓦瑞總理(Manasseh Sogavare)於本(2019)年4月執政後,對外宣稱將基於國家整體利益以及合法透明等原則,重新檢視包括臺索邦誼在內的對外關係,也公開說明,將參考四份政府機關報告以及向公民團體廣徵民意後作出決定。在本年8月,蘇嘉瓦瑞總理與本人進行雙邊會談時,也重申此一立場。但蘇嘉瓦瑞總理及索國內閣最後只依據一份由立場偏頗的「跨黨派小組」所提,內容造假不實的報告,就作出重大外交決議,違背自己的公開承諾,也完全罔顧臺索兩國36年來豐碩合作成果。相信多數索國人民難以接受這種毫無誠信可言的決策。

中國政府再次透過金錢外交手段,承諾華而不實的鉅額援助,收買少數政客,並讓索國政府趕在中國國慶前通過決議與我斷交,目的就是在打擊臺灣,傷害臺灣人民,一點一滴壓縮、消滅臺灣主權。中國政府這次更刻意在我總統及立法委員大選前進行攻擊,影響我國選舉的企圖昭然若揭。對於中國政府這種打擊臺灣的行徑,政府予以強力譴責,並呼籲臺灣人民:堅持主權,堅持自由民主理念,堅持走向國際,並堅持作為世界良善力量。

臺灣在國際上從未因一次的挫折而低頭,也不會因一次的打擊而潰敗。我們會越挫越勇,讓國際社會更加認清,相對於威權擴張主義者,位於民主最前線的臺灣,會屹立不搖的作爲全球的模範生。

政府也鄭重呼籲國際社會,認清中國威權主義還在擴張中,對外輸出債務陷阱沒有減緩,在印太區域攻城掠地的戰略行動也還一波波。所有共享自由民主價值的國家已經沒有選擇,只有團結攜手,為維護印太區域的自由開放和穩定繁榮,及捍衛民主人權價值而努力。
 
※外交部長吳釗燮答詢:

一、(一)徐次長本日甫至索羅門群島,索國政府即通過決議斷交,我方對此方面的情資掌握是否確實?是否對狀況過於樂觀或有情資掌握不足情況?(二)在部長任內,目前我國僅剩16個邦交國,請問部長是否會負起相關政治責任?(蘋果日報陳建瑜先生)

答:
(一)相關情資掌握上並無問題,除駐館充分掌握情資外,我國亦與友好國家持續進行情資交換,並派遣外交部政務次長徐斯儉前往索國,目的是希望在最後關鍵時刻挽救邦交。上週邀請索國外交部長訪臺,以及本人於太平洋島國論壇(Pacific Islands Forum, PIF)與索國簽訂互免簽證協議,皆為挽回邦誼努力的一部分,在過去這段時間,外交部確實花費相當心力試圖挽回與索國的外交關係。
(二)面對中國,我們從未示弱,這次我外交團隊奮戰至最後一刻,惟面對此一結果,本人已向總統表示將勇於負起政治責任。

二、請問在挽回邦交進入最後拉鋸戰時,我方判斷是否過於樂觀,而原以為多數國會議員認同與臺灣維持邦交,但最後投票結果卻不符預期,這中間是否另有中國施壓因素?抑或情資掌握不準確?(聯合報陳熙文先生)

答:我方皆有掌握臺索邦誼的情資,且為保情資確實,也與友好國家充分進行情資交換,所以對當地情形相當瞭解。但索國政治特性變動快速,且波動幅度甚大,所有國家與索國交往時也面臨相同狀況。

三、我國曾同意協助索羅門群島興建2023年太平洋運動會場館,請問近來索國是否曾向我國提出新的援助需求?(民視陳妍伶小姐)

答:我國並未與索國達成新的合作計畫。本人在本年的太平洋島國論壇期間,曾經在主辦國吐瓦魯與索羅門群島總理蘇嘉瓦瑞會晤。本人在晤談中向蘇嘉瓦瑞總理說明,我國在過去30餘年於農業、醫療、職業訓練及教育等方面均提供索國許多協助,索國的經濟亦因此得以持續發展,未來倘索國在任何領域需要與我國進一步合作,我國樂於協助。然而蘇嘉瓦瑞總理只提到索國需要發展交通建設以利進一步經濟發展,當本人詢問有無詳細資訊可供我國及理念相近國家研究合作方式時,蘇嘉瓦瑞總理並未提出具體回應。索羅門群島外交部長馬內列(Jeremiah Manele)在上週訪臺時曾數度提及農業議題,認為索國的農業應尋求進一步發展,而農業恰為我國的強項,外交部因此安排馬內列部長一行前往南部參訪屏東科技大學等農業研究單位,馬內列外長對於我國提供的教育協助,包括獎學金計畫及技職教育計畫等均感念在心,並認為這些協助對索國極有助益。馬內列外長此行另曾就再生能源議題尋求我國協助。

四、(一)臺索斷交前曾傳出美方居中斡旋協助,但就結果看來顯然無效,可否請部長說明相關情形?(二)過去我方多次提醒索國與中國建交可能面臨債務陷阱,但索國與我斷交的決定顯示並未重視相關資訊。如果未來我其他邦交國也不將相關危機警訊看在眼裡,我國應如何固邦或挽留友邦?(TVBS劉亭廷小姐)

答:
(一)我國與美國一直保持密切聯繫,美方也充分掌握索國的政治發展。從公開資訊來看,美國在索國的邦交問題上與我國密切配合。例如今年三月美國國安會資深顧問至索羅門群島訪問時,盼我國外交部也能派出高層人員赴索國,因此本人即請徐次長至索國與美方密切互動並進行會議。本年太平洋島國論壇舉行期間,本人也與美方代表團進行雙邊會議,該代表團成員除有美國內政部長,也有其國安會及國務院的資深官員,會議重點即在探討我與索羅門群島的邦交關係。另外,美方也曾派出其高層官員以電話聯繫等方式與索國溝通,其目的即在穩固我與索羅門群島之間的邦交關係。對於美國的相關作為,外交部表達高度感謝。
(二)有關債務陷阱問題,索國中央銀行本日也提出一份報告警告稱,依照索國財務狀況而言,該國已無法再負擔其他新增之高額貸款。
索羅門群島政府做出如此選擇,如同方才在我方聲明所提,是中國收買索國政治人物所致。本人也一再對國際社會說明,索國部分政治人物似乎關心個人利益要多於其下一代負擔高額貸款的風險。

五、有關中國以金援方式拉攏索國的傳聞,外交部對此掌握情況如何?(自由亞洲電台謝文華小姐)

答:該傳聞與我方掌握情資一致,這可能是中國的債務陷阱。在索國尚未提出任何交通建設的細部計畫時,中國便願意答應提供金援,且此筆金援並不清楚將使用於何處。在情況不明的狀態下,索國就表示樂於接受貸款,顯然會使索國掉入債務陷阱。
 
六、(一)徐次長今天才到索羅門就發生這樣的狀況,想請問徐次長後續的行程為何?在索國會有什麼樣的安排?(二)剛才部長提到已向總統表示會負起政治責任,總統的回應如何?(三)因為索羅門群島是第一個和臺灣斷交的太平洋友邦,是否會引發所謂的骨牌效應?外交部評估我國其他5個太平洋友邦的邦誼狀況如何?(中央社侯姿瑩小姐)

答:
(一)徐次長此行受到索國很多人民的歡迎,索國外交部次長也親自到機場接機,但很遺撼還是發生這樣的結果,外交部已要求並安排徐次長儘快返國。
(二)本人已親自向總統表達說明願負起政治責任,至於總統回應的部分應由總統府適時向外界說明。
(三)至於太平洋其他友邦的狀況,目前我5個太平洋友邦的情勢均仍穩定,我各國駐使與當地政壇重要人士也都保持密切聯繫。最近諾魯舉行總統大選,外交部也邀請諾魯新任總統安格明(Lionel Aingimea)來臺訪問,他本人也欣然答應。外交部將安排安格明總統訪臺,以強化雙方高層友好情誼。

七、部長剛提及中國收買了索羅門群島的政治人物才導致索國外交轉向,對於這項訊息,可否具體舉證來證明這項論述?(新頭殼林朝億先生)

答:這是友好國家提供情資分享,友好國家對這項資訊的掌握非常確實,但因涉及到情資來源,本人不方便對外說明。(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