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外交部政務次長沈呂巡與媒體記者茶敘
日期:2009/11/18    資料來源:公眾外交協調會
外交部政務次長沈呂巡與媒體記者茶敘紀要: 一、 時 間:98年11月18日(星期三)下午3時30分 二、 地 點:本部5樓西廳 三、 報告人:外交部政務次長沈呂巡 四、 主持人:外交部發言人新文司司長陳銘政 ※ 外交部發言人陳銘政引言: 歡迎媒體朋友參加沈政務次長與媒體朋友的茶敘。沈次長上任時即希望有機會儘速與媒體朋友見面。 沈政務次長為資深外交前輩,是中興大學法學士、取得美國賓州大學的碩士及博士,曾擔任北美司科長及司長、駐美代表處政治組組長及駐美副代表、駐日內瓦辦事處處長,擔任駐歐盟代表後回國接任政務次長的職務。首先請沈政務次長致詞,再接受諸位提問。 ※ 外交部政務次長沈呂巡致詞: 首先跟諸位報告兩則好消息:第一是今日紐西蘭宣布自11月30日起給予我國免簽證待遇。第二是本人今早赴機場迎接來台的教廷樞機主教董高,此行來訪為慶祝天主教來到台灣宣教150週年紀念活動。董高樞機主教是3個月內第7位訪台的樞機主教;樞機主教是教宗的候選人,地位十分崇高。為慶祝天主教傳入台灣150週年,另有3位樞機主機將來台,因此在3個月內就有10位樞機主教訪問台灣,證明我國與教廷的關係密切豐富,教廷是我國最重要的邦交國之一。 「活路外交」是增進與邦交國的關係、拓展與無邦交國的實質關係;也許有人認為這是外交部的官樣文章,但這並不是空話。紐西蘭的免簽證、3個月內教廷10位樞機主教訪問台灣等都是「活路外交」的成績單,或許諸位還是覺得不夠好,但請諸位再給我們一點時間。 本人返國擔任政務次長前服務於駐歐盟代表處,在布魯塞爾只待10個月,覺得時間有點短。事實上,對歐盟關係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在擔任駐歐盟代表之前,本人在日內瓦擔任大使銜處長約5年8個月,在擔任駐日內瓦辦事處處長之前,本人有21年的時間一直處理北美事務。諸位如果問我有關北美的事情,新的事情或許不是非常熟悉,但是老的事情,尤其是箇中的典故,很樂意與大家分享。 本人回國後迄今不到4個禮拜,約20個工作天,我最大感受是外交部的公文,專業性與工作要求比以前更高了。以本人20個工作天以來的工作紀錄統計,外交部1個月的電報量進出加總至少1萬3千至1萬4千件,其中一半是進來的,一半是出去的,尚未包括其他公文數量,以及接待外賓的次數。 本人20個工作天來,接待了15批共96位外賓,96位外賓分別來自12個國家。這說明今日外交工作的專業性,需要很詳細、很細緻的操盤,需要很多時間、精力、資源的投入。譬如接待外賓,不只是吃個飯,還得研究雙邊關係、背景、目前的議題,還要向外賓簡報兩岸關係及彼此的雙邊關係現況。每件事都不太容易,都需要相當時間投入。在這樣的工作壓力下,外交部的質、量、專業化與嚴謹度的要求比以前更高。 個人覺得很幸運,過去因公跟隨過幾位非常傑出的外交前輩,譬如前部長錢復先生、丁懋時先生、蔣孝嚴委員、程建人先生,他們教導了外交部的重要傳承,今天我們要把外交部的傳承傳下去。現在外交工作的量與質比以前更多,因此要把這個傳承延續下去確屬不易。正因有此感覺,本人回國後首要之事,即幫助維持傳承,希望協助部長及同仁維持外交部優良的傳承。 很多事情不是容易的,譬如晚上八點半才看到送來的電報,內容是關於我們如何參加國際民航組織(ICAO)的說帖,不但有中文,也有英文。如何才能在很短時間內,將說帖做得妥善,讓部長在政策上能做一個明確的決定,文稿上的更改、文字上的敘述及說理論述等,都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做正確的判定,這對我個人及同仁都是挑戰。 諸位或許會問,外交部的優良傳統與現階段的工作有何關係?我必須舉例說明。各位都很關心美國總統歐巴馬訪問中國大陸,每個人都在提台灣關係法,但有沒有人將9頁的美中共同聲明好好唸一遍?我們所關切的不只是有無提及台灣關係法而已,歐巴馬總統在與胡錦濤共同舉行的記者會上重申了台灣關係法,對此我們非常歡迎與肯定。但是做為一個外交專業人員應好好細讀9頁中美聯合聲明記載的東西。我很仔細的看過聯合聲明的中文及英文版本,我一看就覺得其中的翻譯的重大問題,在政策上代表很大的差別意義,不曉得大家是否有看出來?就是英文版本裡,美國說:United States stated that it follows its one China policy. 其中“its” one China policy意指「美國本身的」一中政策。中文版本寫的卻是「美方表示奉行一個中國政策」,漏掉到一個「其」字。一字之差,我想代表了很大的不同意義,這證明了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有些地方也許還是不能完全協調;或許也證明中方外交官有時在翻譯上沒有很精準。但是我相信這個遺漏絕對不是他們的外交官不夠嚴謹,也許是別有意義,“its”一個字之差就有很大的不同意義。 諸位看歐盟日後與中方的聲明,歐方每次也是很堅持用its或our來代表歐盟本身的政策,作為重申「他們的」一中政策,這其中就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做為專業外交官,不是只關心有沒有提到「台灣關係法」,固然那也是一個重要象徵,但許多細節也非常重要。 另外,就外交專業而言,美中聯合聲明的翻譯也非常有趣。例如在英文版本裡提到美方邀請胡錦濤去美國訪問,“President Hu accepted invitation with pleasure”。這話很簡單,但中方的翻譯卻是:「胡主席愉快的接受了邀請。」在我們的外交專業水準看來,這樣的翻譯差了一點,為何口語化地說成「愉快的接受邀請」,如果是我們的外交部會翻成「欣然受邀」。 我們如果仔細分析美中聯合聲明9頁的文件,其中觸及太多議題,我們不能因為有沒有提到「台灣關係法」而感到高興或失望,聯合聲明中提及美中高層訪問,要將外長互訪制度化;也提及留學生的問題,目前中國大陸有10萬名留學生在美國,美國有2萬名留學生在中國大陸,美國準備在4年之內送10萬名留學生至中國大陸。聯合聲明中也包括廣泛的全球事務,從北韓到伊朗、從全球暖化到民航合作,也提到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C),所以是很全面性的(comprehensive)文件。我們做為專業外交人員,要把它做仔細的分析。 我們不但肯定及歡迎歐巴馬總統在記者會上提到「台灣關係法」,對於整份聯合聲明及歐巴馬訪中,我們不覺得有何意外之處。美國政府與我們的駐美代表處人員,事前就有很好的溝通,美國政府亦將於會後派員前來向我方說明經過並簡報。就整個事情而言,不只是有無提及「台灣關係法」的問題,我們還要繼續地「密切觀察、積極因應、正面期待」。 同樣地,在對歐關係方面,諸位或許會問,繼紐西蘭予我免簽證待遇後,下一個有好消息的會是哪個國家?在努力接洽的國家中,其中一個很可能就是歐盟。歐盟有27個成員國,27個國家達成全體一致的共識決不太容易。在我離開布魯塞爾任所時,大致已完成歐盟執委會共識的階段,現在只等待向歐洲議會提案,一旦進入歐洲議會,就不是靠「共識決」而是靠「多數決」,那麼就比較容易,因為我們在歐洲議會有許多支持的朋友。現在因為歐盟通過「里斯本條約」的緣故,我免簽案預料將會被拖延。原來我們預期三個月內可望通過,現在也許要再多等幾個月,希望明年初夏前能有好消息,對此我們正面期待。 台灣與歐盟的關係不斷改善中,今年5月我們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美國、日本與歐盟均有正式聲明歡迎。歐盟一共有39國做共同聲明,其中包括27個歐盟成員國、歐盟候選國、經濟關係國及東擴的國家,甚至包括阿爾巴尼亞,也就是當年在聯合國提議將我國席位趕出去的國家,今日也一起加入歐盟的歡迎聲明,實屬不易。歐盟39個國家的聯合聲明非常有意義,在我們外交上是重大的轉機,只可惜外交部發布的兩則新聞稿,台北卻沒有媒體有興趣刊登。 另外,馬總統就職周年時,我們循例洽請重要國家議會通過決議案或以聯名信函方式祝賀總統就職一周年。祝賀信函本身雖是儀式性的(ceremonial)文章,但歐盟祝賀馬總統信函的重要性在於其中提及,歐盟支持給予台灣免簽證、支持我方參與更多聯合國專門機構。這封信共有208位歐洲議員署名,包括歐盟7大黨團,涵蓋所有27個歐盟會員國的議員,非常具有歷史意義。歐洲議員友台小組主席特別飛來台北,把信函原件呈送給馬總統。外交部也為此發布2次新聞稿,台北方面還是沒有報紙刊登。 我們做了很多努力,諸位或許認為有些事情要有很大的成就或很大的改善,才能得到媒體注意。但是外交事務,尤其是在我們國家,必須點滴而成,很多事情非一蹴可及。 所以我先舉兩個例子說明,也樂意稍後回答各位的問題。諸位或許想問我當初在日內瓦的事情,在結束之前,容我先簡單說明:第一、當初房東將面積灌水是被我逮到,我是舉報而非浮報。第二、不是我A錢而是房東A錢,但是後來錢是被我追回來。第三、整個事情本人當初確有行政疏忽,外交部因此記了兩個申誡,但是過程幾乎無程序正義而言。外交部派員調查,與房東密晤,都沒有告訴我,並且與房東達成保密協議。本人迄今不曉得調查報告寫了些什麼,內容為何,也沒問過我本人一句話。不管如何,事情都還沒有真正了結,就把消息放給記者,已經三次發生洩密情況。外交部當年的調查報告,我到現在還沒有看過,居然先流到壹週刊,其中有許多程序正義的欠缺。 這次我回來,一方面很高興有機會把事情真相向諸位報告,希望有關單位重新調查,還我清白。那個事情已經過去,我雖然覺得受到很大的不公,但是現在最重要的任務是要將目前的工作做好。我們所面臨的不只是歐巴馬訪中後的台美關係的走向,我們希望美國、歐盟、日本對我們都有相似程度的支持,那我們的兩岸關係與對外關係都會比較容易處理。現在我們的重要任務是要提升國際支持,即是中華民國台灣前途的最大正數,最重要是美、日、歐,但深化與每一個友邦與非友邦的關係國都很重要。 今天何以有許多國家給予我們免簽證,這也證明了我們「活路外交」的成功。如果沒有活路外交,及隨之而來兩岸關係的改善,中國大陸的壓力可能使爭取到免簽證變得困難。要看活路外交成績,不只是看我們獲得什麼,更要反思倘若沒有活路外交,今天可能已經掉了幾個邦交國;如果沒有活路外交,歐巴馬與胡錦濤的聯合聲明和記者會內容,不知道會有多少的負面解讀。 當初本人擔任北美司司長,柯林頓總統在上海提「三不」政策,雖然他有提到「台灣關係法」,但「三不政策」對台灣後續的影響非常大,我們也因此做了許多因應。今天我們不用如當年如此擔心,因為we are on the right track。就兩岸關係與國家發展而言,我方與美國密切合作,已創造出一個多贏局面。在外交上,我們不只與美國、歐洲、日本創造了三贏,也希望與國際社會創造互利的局面。 ※ 外交部政務次長沈呂巡詢答: 一、 在美中聯合聲明中,關於提及美方必須尊重中國的主權及領土完整的原則,是否與對台灣主權的認知有直接關連?就此中美雙方聯合聲明的版本有無一致?以您的經驗,美國的對台政策除了有延續性外,有無逐漸轉向的趨勢?(中國時報仇佩芬小姐) 答:美中三公報已成歷史文件,其中涉及美國有無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主權,如果美國沒有承認,那現先前所言「尊重中國的主權領土完整」只是一般性的申述。 1982年美中簽訂「817公報」後,那時本人在駐美代表處服務,我們特別拜託幾位美國友我參議員舉辦幾場聽證會,當場詢問國務院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即到底美國有無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擁有主權,美方使用的字眼是“acknowledge”(認知),而認知並不代表承認“recognize”。當時,美國國務院表示,the U.S. acknowledged the Chinese position that there is but only one China, and Taiwan is part of China。這個Chinese position不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指兩岸的中國,美國瞭解兩岸當時共同的立場,但不是因此承認它。美國有位參議員曾提書面質詢,內容可於美國國會聽證紀錄中查得,即美國究竟對台灣主權抱持何種態度?美國國務院的答復是“The United States takes no position on the issue of Taiwan’s sovereignty”。本人在此不能替美國國務院答復,也不能代美國政府答復是否已改變立場,本人謹提供上述背景資訊供諸位媒體朋友參考。 二、 政府目前正積極爭取加入UNFCCC及ICAO,目前的進度為何?此外,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前處長楊甦棣(Stephen Young)曾提及美台間可考量簽署避免雙重課稅協定及雙邊貿易投資保障協定,然未達成上述目標,台美必須長期進行非正式協商協定,目前在美國牛肉進口來台後,美台間簽定「台美投資既貿易架構協定」(TIFA)的主要障礙似乎已消除,請問明年可達成何種目標?何時能重啟TIFA的諮商?(經濟日報劉煥彥先生) 答:我國正積極籌備參與UNFCCC及ICAO的相關工作,目前正準備一個好的說帖以說服其他國家,在中英文的專業要求上,不容許絲毫錯誤。以ICAO為例,國際社會在缺少了台灣參與的情況下,國際飛航有安全之虞。台北飛航情報區的面積有19萬5千平方公里,是台灣面積的6倍大,包括台灣以北的公海上空。根據民航局資料,最近5年最低的管制架次為140萬,最高可達180萬架次,共有30個國家、69個航空公司使用台北飛航情報區,日本國內線從琉球飛往花蓮東方海域的與那國島班機,亦須經過我國飛航情報區。本人於日內瓦服務時,ICAO的前任秘書長曾表示,如此驚人的數字相當於紐約飛航情報區。在1974年,日本為了與中國大陸簽訂民航協定,曾答應其提出的三個條件:(1)台灣與中國大陸的飛機不得使用同一機場,台灣的班機後來僅能使用日本羽田機場。(2)航空地勤部分,華航必須全部改名為「中華(台灣)航空公司」。(3)日本必須宣布華航飛機上的旗幟僅是商標,非國旗象徵。當時我國對於第三點條件嚴正警告,若日本有公開辱及我國國旗之言論,將可能導致雙方斷航。當時我國前往韓國必須先經過日本,也因為缺乏波音747飛機之故,必須先轉往東京再前往美國。日本政府錯估當時情勢,認定我國不至於有斷航之決心;日本外相大平正芳,在國會上經由套招議員故意質詢台灣國旗問題,並公開指出華航飛機上的旗幟僅是商標。我國民航局長毛瀛初於當日下午便將斷航通知遞交給日航台北支店長,以捍衛我國尊嚴。斷航之後,除了日本班機無法來台外,日本飛往東南亞的飛機亦須繞道,對於油料的開銷明顯增加。日方才認知到斷航的嚴重性,希望藉由道歉來換取復航,並改由宮澤喜一擔任外相,於國會質詢中重申,任何承認中華民國的國家都會認為華航飛機上的旗幟是中華民國的國旗。因為日方對我國國旗釋出的尊重與肯定,才使我國同意復航。至於UNFCCC,因為在國際的場合上中國大陸無法代表台灣,基於專業的理由及國際機制的完整性,台灣有必要參與。另外,有關與美國簽訂TIFA協定,事實上20年前在華府即有美國參議員倡議成立FTA,但是台美經貿問題相當複雜,必須循序漸進,目前與美國洽談的TIFA僅是台美FTA的第一步。經貿協商必須顧及其整體性,不論是對中國大陸、美國、日本或是歐盟,與大陸簽定ECFA僅是目前第一步,還有對美的TIFA及對歐盟的Trade Enhancement Measures(TEM),均需要花一些時間逐步實現。在美國總統歐巴馬訪中後,美中關係已進入新階段,我國會持續觀察、積極因應、正面期待,相信不論是在任何一個經貿協商上,我國均已取得一個很好的momentum。 三、 繼今日紐西蘭宣布給予我國人免簽證待遇後,未來美國予我免簽證的機會為何?我與美國目前進行的免簽正磋商進度為何?現在美國擴大免簽證修正案在今年6月已經失效,在美國重新訂定擴大免簽證修正案之前,我國如何降低美簽的拒簽率?基於美國的簽證政策著重於反恐議題,我國在邊境管制上與美國的國土安全部是否有相互交換訊息,以利我獲得美國免簽?(公共電視李曉儒小姐) 答:美國的免簽問題較其他國家更為複雜,因美國曾遭遇九一一恐怖攻擊,當時我人在華府且親眼目睹美國人民的反應與惶恐,因此可以瞭解美國對於簽證管制較其他國家更為嚴格。其中牽涉的問題包括我國護照是否必須親自辦理,美國基本上歡迎並肯定我國護照持有者赴美,然因我國護照並非親辦,易遭冒用;另同時在討論我國是否必須使用晶片護照才得以享受免簽。無論如何,此一系列問題乃是二重的,一是政策上、另則是技術上。政策上的問題也許較易解決,技術上則因為美國本身對反恐、防恐的關切,仍須相當諮商才能解決問題,使我國順利獲得免簽的便利。中華民國外交部的基本政策是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因此在爭取美國免簽議題上需要或許較久的時間。前美國在台協會處長張戴佑(Darryl N. Johnson)曾告稱,三年任內曾發出89萬份五年多次的美國簽證,他預期有朝一日每位台灣人都將持有美國簽證,能隨時前往美國。我方希望不只是國人均擁有五年多次的美國簽證,更希望能拿到免簽證。然而美國的考量較為複雜,也許政策上的問題並不大,但在技術上因其受過九一一恐怖攻擊,的確較其他國家更為小心保守。 四、 請問我國將以何種方式參與及加入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歐洲議會議員曾支持我國加入世界氣象組織(WMO),為何政府後來選擇參加UNFCCC及國際民航組織(ICAO) ?另外,漁業對我國至為重要,為何政府選擇加入「印度洋鮪類委員會」(Indian Ocean Tuna Commission, IOTC)等漁業組織?兩岸關係改善後我國爭取加入UNFCCC所需時間是否能比過去短?(Taipei Times許維恕小姐) 答:UNFCCC組織章程第七條前半段規定,觀察員資格有下列兩種:(1)聯合國會員或聯合國專門機構觀察員;但必然於開會4個月前登記,本年我方恐已來不及。(2)非政府組織。我國工研院曾以非政府組織身分申請成為UNFCCC締約方大會觀察員,今年12月工研院將續組團參加在丹麥哥本哈根舉行的UNFCCC締約方第15次會議(COP-15),並瞭解會議的結果,掌握會後機制。 爭取參加UNFCCC具有重大意義,儘管台灣面積不大,但佔全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之1%,不容忽視。今年我方將組團前往哥本哈根參加氣候會議,未來考量以WHA觀察員身分申請參與UNFCCC,此為進行中的過程(ongoing process),我們會努力把握所有機會。 我國已經以「漁業實體」(Fishing Entity)身分參與不少漁業組織。此外,我國雖非相關漁業組織如Illegal, Unregulated and Unreported(IUU)Fishing會員國,但也可獲得保障。基本上,我們選擇參與的國際組織須具備功能性強、政治性低且阻力較小、對民生有益、值得我方投入等特點。政府選擇參與UNFCCC及ICAO是經過審慎評估後所作成的決定,因為氣候變遷對人類生存環境造成重大衝擊,是目前國際社會共同關注且攸關我國家及產業永續發展的重要議題,而飛航便利與安全不僅符合兩岸及各國人民的共同利益,更可提升我國際航空地位。 至於「世界氣象組織」(WMO)是歐洲議會友我議員眼見我受颱風肆虐,提案主張應允許台灣參加WMO;歐盟執委會針對提案則回應表示,歐盟支持台灣有意義參與聯合國專門機構。 我們希望在兩岸關係改善的前提下,爭取有意義參與UNFCCC及ICAO並且在較短時間內順利達成目標。另一方面,也須考量所參與的國際組織是否須符合相關章程規定,我國是否具備足夠重要性,以及是否獲得美、日、歐盟等大國支持。外交部正在積極研擬相關說帖,希望能爭取友邦及重要國家的支持。 五、 針對台日關係,今年5月份日本交流協會齋滕代表發表「台灣地位未定論」的言論,外交部曾批評齋滕代表言論失當,齋滕代表嗣向總統府道歉並坦誠自己失言;我個人認為總統府尚未寬恕齋滕代表且總統府亦未表示解決之道,現今台日關係無法改善。目前外交部對齋滕事件有何看法?如何改善台日關係?(每日新聞社大谷麻由美小姐) 答:齋滕代表事件只是台日關係的一部分,然整體而言,台日關係進展非常良好;馬總統向來非常重視我國與日本關係。中華民國台灣希望無論對中國大陸抑或國際社會,皆能獲得美國、日本、歐盟三方面的支持,我國特別重視對日關係。無論如何日本是我國十分重視的盟友。我國政府宣布,今年為「台日特別夥伴關係年」、簽署「台日打工度假協定」、籌備設置駐札榥辦事處、我國民獲得赴日觀光免簽證待遇後赴日觀光客增加40%;此在在顯示台日關係之重要性且進展良好。齋滕代表在台灣乃為大家很尊重的友人,無論如何,現今的問題不在「人」,而在「事」(issue)。倘現今日本政府對台灣有任何須交涉的議題,隨時都有機會且有對象進行交涉。就全盤觀之,台日全面關係進展良好,我們也很希望與日本進一步深化各種關係。目前日本甫成立新內閣,我國國會與日本國會議員亦建立友好關係,以「日華議員懇談會」為例,歷年參與人士皆為日本政界前輩與政治家,如:灘尾弘吉、北沢直吉、賀屋興宣、金丸信等。當前日本政界第二代亦參與相關台日議員聯誼會,誠如佐藤榮作兒子佐藤信二。因此台日之間的關係無論政府如何輪替,大部分的國會議員都還留任,而且第二代往往繼承第一代的政治人脈;誠如目前鳩山首相的祖父亦曾擔任日本首相,我國透過擔任吉田茂副首相的緒方竹虎加強與日本維持關係,本人亦曾與緒方竹虎的女兒、擔任日內瓦聯合國人權組織的幹事長的緒方節子見過面。總而言之,我國與日本關係是全面性的,台日關係非常友好。 六、 巴拉圭目前仍為我邦交國,然今年卻未簽署支持我參與UNFCCC及國際民航組織,巴拿馬亦同。巴拉圭去年9月也並未簽署支持我參與聯合國,我國與巴拉圭的關係究竟為何?我們繼續與這種國家做朋友能得到什麼?(Taipei Times許維恕小姐) 答: 巴拉圭總統於2008年8月上任,當時本人仍在日內瓦服務。在所有的友邦中,在日內瓦幫助我最多的就是巴拉圭大使。儘管當時巴國政府已然更替,但其對我國的睦誼政策依然持續,因此我不太擔心與巴國的邦誼。雖然有些國家的總統在競選時皆表示盼與大陸發展關係,但到目前為止都沒發生,且以兩岸關係的發展來看,我國邦交國的數目應可穩定維持,這就是為何活路外交如此重要。兩岸關係的改善使我國外交關係得以穩定下來,如此才有所謂的外交休兵,也使我們的外交人員能夠從事更多專業性且正常的外交工作。我不認為必須特別擔心與巴拉圭的關係,但值得觀察的是,我們有許多高層訪問與合作計畫順利在推動。日前台灣媒體曾討論巴拉圭總統用單手接收國書的問題,過去蔣介石總統多用單手接國書,因為其著正式戎裝,左手往往攜白手套而不戴;而外國大使均是用雙手呈遞國書。在國際禮儀上,大使呈遞國書需用雙手,但元首用單手接國書是可以接受的。因此,不要因為巴拉圭總統用單手接國書就認為我國與巴拉圭的邦誼搖搖欲墜。總而言之,因為兩岸關係改善的緣故,我國與邦交國的關係可稱之穩固,當然在不同的國家可能存在不同的問題,但基本上邦交是穩定的。且就我個人的經驗來看,當時巴拉圭大使在巴國政府更替之後仍繼續幫我們,且是協助我們進入WHA最有效的聲音之一。(E)